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科幻未来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604.人心叵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要觉得这很残忍。”

    “你的敌人只会比你更残忍。”

    “在这个世界上,想要活下去,必不可少的就是实力,不过,除了实力,该有的狠辣也是很必要的,这可以帮你减少很多毫无意义的麻烦,更能让你在实力弱小时震慑住你的敌人。”    “而且,就算震慑不住,退一步来说,能有效的削弱敌人手下的力量,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就像游击战一样,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大概的原理就是如此。”

    似乎是看出了萧炎的不适。

    陆渊如此开导着萧炎。

    尽管他的手段很残忍,但正如他上述所言,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就不可避免的要伤害其他人,他们只能做到尽量避免伤害自己人和那些相对无辜的人,所谓的道理确实存在,但是,也只有强者才能遵循这些道理来约束其他人。

    “举个最现实的例子吧……”    “这样,或许你能理解的更快一点……”

    陆渊敏锐的察觉到了萧炎的迷茫,但他却很理解这份迷茫,并没有因此而大声呵斥萧炎的愚钝,毕竟,只有穿越者才懂穿越者的心态。

    穿越前,他们都生活在一个幸福安稳的社会里,正常人在日常生活中能受到的最大的屈辱,也就是被上司打骂,最多最多被私企的老板扇耳光,并不会有性命之危,更不会留下什么终身难以治愈的伤势。

    某些思想极端者另算。

    比如说拿着硫酸泼人的那种。    这些都是个例,不具备参考价值。

    所以,别说是击杀一个人了,就算是看见车祸的现场,不少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弱的普通人都会赶紧避开,要么就是会产生诸如呕吐等一系列的不良反应。

    至于杀猪……

    说实话,不适肯定也是有的。

    但是,人和猪毕竟不同。    在人的眼里,人,才是自己的同类。

    而在人的眼里,牲畜并非自己的同类。

    所以,很少有人对牲畜的死亡抱有怜悯之心,部分负责宰杀牲畜的人倒是有这份怜悯,但是,怜悯归怜悯,因为怜悯而选择放生牲畜的人终究是极少数的,而负责宰杀牲畜的人也是这个社会里的一小部分人,大多数人是没有见过这种开膛破肚的场面,所以在击杀一个敌人和击杀一只魔兽的感受上也是截然不同的。

    萧炎会产生不适,情理之中。

    其实,他之所以没产生不适,也不是在于他击杀了多少只魂兽,更不是在于他击杀了多少名魂师,他之所以在下杀手时能做到毫不犹豫,主要是因为他给自己进行过一次次的手术,为了活命,他必须要在星斗大森林里自行缝合伤口。    这种工作哪怕是对于一位专业的手术医生而言,都是一种不小的考验,毕竟,为了保持手部的平稳,保持自己意识的情形,保证自己下手时不会割下点什么不应该割的东西,自行缝合伤口的人绝对不能使用任何类型的麻药,相当于要忍着疼痛,还要准确无误的处理好每一处伤口。

    这和手术医生在平日里做的手术完全是两种概念。

    平日里做手术,耗费的是精力,就算一不小心失败了,在手术之前,患者也都签了相对应的免责声明。

    但是给自己做手术,耗费的不仅仅是精力,还有血液,忍着疼痛操作只是基本中的基本,一但持续时间过长,哪怕有血包作为补充血液的备用手段,自身的意识也会渐渐模糊,失血过多的后遗症不是闹着玩的,一但没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手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死亡,剩下的百分之零点一,或许能遇到什么好心的魂兽,救你一命。

    当然,概率很小就是了。

    所以,对于陆渊来讲,他的胆量早就在那一次次的手术中磨炼了出来,他的心也渐渐变得冰冷,学会了在大多数情况下用理智去思考问题。

    但在没进入星斗大森林前……

    他也是个天真的青年……

    天真的认为规则不会被打破……

    哪怕他当时已经最好了唐三被他打败后耍赖的心理准备,也没对从唐三手里要来玄天功的事抱有什么希望,但他也是真没想到过唐昊会以大欺小,用杀气限制他,让他动弹不得!

    因此,自那以后,他就明白了,只有实力才是践行理想的唯一保障,所谓的公道不过是强者眼中的公道,而所谓的正义,也不过是强者眼中的正义。

    所以……

    这个最现实的例子其实很好列举……

    因为在生活中,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你今天吃了一块魔兽肉。”

    “这是你家下人从市场上买回来的一只新鲜魔兽,现宰现杀,专门为了给你补贴一下身体,完全出自于好心,而且,也确实达到了这个效果。”

    “但出产这块肉的魔兽,却是一只六阶魔兽的唯一子嗣。”

    “发现自己的子嗣被人猎杀后,这只六阶魔兽非常愤怒,覆灭了包括青山镇在内的很多小镇,荼毒一方,杀人无数,伤害了很多很多和它没有关系的修炼者,当然,还有更多的普通人。”

    “请问,罪魁祸首是谁?”

    陆渊缓缓抬手。

    举起一只手,反问道:“罪魁祸首是你这个吃肉的人吗?”

    旋即,自顾自的回答道:“不是,因为你只是一个坐享其成的人,你并没有亲手宰杀这只魔兽,所以,这只魔兽的死亡和你没有直接关系,只有间接关系。”

    旋即,继续反问道:“那,罪魁祸首是那个挥刀的下人吗?”

    接着,自顾自的反驳道:“不是,因为他也只是一个买家,他虽然与这只小魔兽的死亡有直接关系,但是,如果卖魔兽的那名商贩将这只小魔兽列为非卖品,或者是根本没从屠宰场那边进货,这只小魔兽也不会被你家的下人买来,成为刀下亡魂。”

    听陆渊说到这里,萧炎已经是有所明悟了,没等陆渊继续往下说去,就主动的接过了这个话题,根据陆渊提供的模板,轻声自问道:

    “所以,能怪哪名卖货者吗?”

    “自然也不能,他并不知道这只小魔兽的来头有那么大,不知情者不怪,这句话放在这里虽然有些残酷,但是,这也确实不能把责任完全推卸到此人的身上。”

    “所以,能怪抓捕魔兽的人吗?”

    “自然也不能,没有人嫌弃自己兜里的钱太多,而且,每个进入魔兽山脉的人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失去性命,为了钱连命都不要的人,根本没法指责。”

    “那能怪六阶魔兽的迁怒之举吗?”

    “自然还是不能的,那毕竟是人家唯一的孩子,正常父母看见自己的孩子死在眼前都要冲上去拼命,人家找不到凶手,只知道是人类偷的,那么,在愤怒之下,给孩子报仇也是合情合理的……”

    萧炎越说,声就越低。

    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眼中的不忍渐渐消退。

    最后,紧皱着眉头,沉声道:“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永远不存在绝对无辜的人,如果有人发现这名抓走了小魔兽的修炼者并进行举报或阻拦,或许,一切都有转机,但他并没有阻止,所以,他也有一部分责任。”

    “没错。”

    陆渊无奈的摊摊手。

    看着几个脑子不太灵光,很明显没太听懂的佣兵,微微挑眉,毫不犹豫的踩住了下一个佣兵的手掌,总结道:“所以,我们只需要分辨出三种人就能决定自己为人处世的态度——第一种是自己人,第二种是敌人,而第三种就是相对无辜的陌生人!”

    “他们是敌人。”

    萧炎看着这些倒地不起的佣兵。

    强行让自己狠下心,沉声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句话我还是知道的,我想,我也明白了你的意思,我会学着去适应,但是,第一次所见,肯定还是有点不适应的。”

    人心险恶的道理萧炎明白。

    但他是真没想到生死搏杀。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正是因为狼头佣兵团的存在,才让原著里的萧炎第一次狠下了心,一手覆灭狼头佣兵团后,在心境上才渐渐的成长了起来。

    “说的很好。”

    陆渊点点头,夸赞了一句。

    旋即,看向这些战战兢兢的佣兵。

    头也不回的对萧炎科普道:“所以,我并不是在折磨他们,我只是用一种见效更快的方法让他们配合我,说出我想知道或是有价值的消息,而在这个过程中,必要的牺牲是存在的。”

    药尘并没有蹦出来指责陆渊。

    因为他也觉得陆渊这番话说的很多。

    也觉得陆渊举的例子很有启发性。

    既然谁都没错,那又如何能用公道去评判这些人呢?

    这已经不是实力能决定的问题了。

    这本就是一个没有答案的答案。

    而强者只是赋予了一个他眼中所见到的答案,却并不代表这个答案就一定是绝对正确的答案。

    更何况……

    出身药族的他很清楚……

    在这个世界上,人不狠,站不稳!

    不会真有人以为星陨阁是靠他的炼药术组建起来的吧?

    不会吧不会吧?

    不会真有人这么想吧?

    如果他只会炼药术的话,恐怕早就被某个斗尊抓走当成一个炼药的工具了,星陨阁就算再强,没有硬实力的保障,也只不过是一个肉包子,谁想吃了都能过来咬一口,一点都不用担心崩牙。

    就像丹塔以炼药术出名,但也有斗圣坐镇一样,任何势力想要成长起来,不能忽视的就是硬实力,这和他们的起家之本是两个概念,而且,并不冲突。

    用时髦点的话来说……

    好比一座大学,这座大学可以有自己最强的专业,是那种放在全世界都能数一数二的专业,但是,决定这座大学最终排名的永远是总师资力量,而在这个所谓的总师资力量里,这个最强专业里的导师人数也许连十分之一都占不到。

    因此,药尘才没有蹦出来否认陆渊所说的这番话。

    “好了,闲聊到此结束。”

    “说说吧,为什么抢占地盘。”

    “是你们有什么计划?”

    “还是一些其他的东西?”

    轻轻的踩了踩这名佣兵的手掌,陆渊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在确保这名佣兵能很好领悟自己微笑中的意思后,才把问题扔给了其他佣兵:“不要想着骗我,我有无数种方式来让你们说出真话,只不过,无非是死的人多与少的问题,多几个人说真话,自然就能少死几个人,你们不会真以为,没了你们我就调查不出来了吧?”

    陆渊一边说着。

    斗气微微浮现。

    一层银色的斗气铠甲顿时浮现。

    只不过,被陆渊眨眼间再度收回。

    但是,只是这简简单单的一释放,就彻底攻破了这些佣兵的心理防线。

    不得不说,这些佣兵很聪明,如果说先前他们还有坑陆渊的心思,那么现在,在得知陆渊是一名大斗师后,很清楚自家团长是二星斗师的这些佣兵彻底失去了这种阴险的小心思。

    没办法。

    明知道这位是设伏都打不过的那种。

    为了活命,还是老实交代比较好。

    毕竟,如果说斗之气是踏上修炼之路的初始,拥有一定的杀伤能力,那么斗者加玛帝国的大部分城镇内也算不上什么不起眼的小喽啰了,哪怕放在加玛帝国的军队里也是构建基础的中坚力量,而斗师在正常情况下可以单刷近百位斗者,哪怕放在加玛帝国的军队里也是中坚力量,像大斗师,已经算的上是高层了,有点指挥能力的,手下管着三五千人很正常。

    至于斗灵,算的上是顶尖人物了。

    纳兰桀只是斗王,就能成为加玛帝国的三军总元帅,虽然最后卸任了,但狮心元帅的名头在加玛帝国里也是很好使的,足以证明斗灵就能成为加玛帝国军队里的顶尖人物了。

    而在一位大斗师的面前……

    别说是一位二星斗师……

    就算十位二星斗师,都只有被对方砍瓜切菜的份!

    不怪他们转变的太快。

    他们是真不想死的冤枉。

    更何况,不仅仅是死的冤枉,还是死的没价值,就算他们全死了,也一样保守不住秘密。

    所以……

    耐心听完了这些佣兵的描述。

    萧炎的表情略有些古怪:“就只是为了一个不知真假的宝藏,就要封锁周围,宁愿与青山镇的这些佣兵团为敌,赌这个宝藏是真的概率?”

    “怎么会是不知真假的呢?”

    一名佣兵不服气的反驳道。

    随后,拿出了自以为是的证据:“如果是假的,那么,小医仙只要把钥匙拿出来让我们下去看看就一目了然了,目前,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宝藏已经被小医仙发掘,另一种是宝藏还没被小医仙发掘,至于宝藏,有肯定是有的,就是不知道这份宝藏究竟有多丰富!”

    “所以,就因为这个,你们就对一个无冤无仇甚至还救过你们这些佣兵的医生痛下杀手?”

    萧炎的表情上写满了荒谬。

    说着,都止不住的笑了起来。

    摇摇头,沉声道:“那你们还真是一群死有余辜的货色啊!”

    他这个没上过战场的人都知道,在战场上不主动攻击医疗兵,是对彼此都比较好的结果,但是,这群被小医仙救过的佣兵却把自己手里的武器对准了小医仙,先不说这是否愧对救命之恩,也不说那份宝藏值不值得他们这么做,就说这种做法的结果,无疑是与这青山镇上上下下的所有医生为敌。

    下回,谁还敢给你们治伤?

    今天你们敢杀一名医师,还不是因为医死了你们的同伴被你们愤怒的打杀,明天谁知道你们又会杀谁,又会找什么荒谬可笑的理由?

    说句实在话。

    医师本就以救人为职责使命。

    要说学艺不精治死了人,那也算了。

    毕竟,治不好本就是你医师的问题,没有那个金刚钻就别揽那个瓷器活,既然选择接下了这个陶瓷活,一但失败,那自然要做好承担代价的心理准备。

    但不管怎么说,在没治死人的前提条件下,我救了你们,就算没有几分恩情,怎么说也不至于成为仇人吧?

    恩将仇报的狗东西,死了活该!

    所以,如果说萧炎刚刚还对这些人抱有犹豫的态度,那么,在现在,这点犹豫可就一点都没有了,转而变成了无语的嘲笑与无名的愤怒。

    不过……

    “事情应该不像你看的这么简单!”

    “应该也不像他们说的这样简单!”

    眺望着远处的魔兽山脉,陆渊制止住了萧炎想要动手的动作,瞥了一眼在场的这些佣兵,一挥手,一串骨骼爆裂的声音顿时响起:“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那名小医仙既然敢进入这魔兽山脉,要么就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要么就是笃定了狼头佣兵团不会动她,一个小姑娘能在这佣兵云集的地方安安稳稳的活下来,听这些佣兵的口风,容貌还相当漂亮,没几分心机和手腕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和就是说……”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萧炎摸着下巴,思索道。

    旋即,感觉这个形容不太准确,连忙修改道:“是猎人变成了猎物?”

    “对,但也不对。”

    陆渊罕见的拿出了斗笠。

    在萧炎意外的目光中,戴在了头上。

    在沉默片刻后,才一脸平静的摘下了这顶斗笠,重新塞入了一旁的空间里,无视掉萧炎羡慕的小眼神,语气里情不自禁的带上了几分欣喜:“一开始,我是以为这名小医仙有一定的底牌,就算做不到反杀,再怎么说也是有脱身的把握,所以,我简单的预知了一下,但在现在,我突然想改变我不出手的念头了,或许你没听说过,但我觉得,住在你戒指里的那位药老应当不介意给你解释一下厄难毒体是什么玩意吧?”

    “厄难毒体?”

    萧炎和药尘的声音几乎重叠在了一起。

    只不过,萧炎的声音里满是疑惑,而药尘的声音里则满是惊讶,甚至是直接从戒指里跳了出来,简单的思考了一下前因后果之后,追问道:“莫非,刚刚那些佣兵提到的小医仙就是厄难毒体?”

    “不是,你们俩先等等。”

    “能不能解释解释这是什么?”

    “和碧蛇三花瞳一样吗?”

    萧炎连连摆手,插言道。

    听见萧炎提到了自己的碧蛇三花瞳,青鳞也好奇的看向了陆渊和药尘,似乎想从这两人的口中得到答案。

    陆渊没解释。

    当然,药尘也只是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他还有很多的问题想问陆渊,自然不可能大费口舌的跟萧炎长篇大论,意简言赅的说道:“总之,就是一种很恐怖的体质,和碧蛇三花瞳不一样,碧蛇三花瞳只是对蛇类魔兽有天然克制的效果,而拥有厄难毒体的人可以提炼出特殊的毒属性斗气,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不需要辛辛苦苦的提炼斗气用以提升境界,他们只需要不断的吞服更高等级的毒药就能直接提升境界,缺点就是抵达斗尊之后,要么凝聚出毒丹,要么就是被自身的体质坑死,压制不住毒性,最后死于万毒噬身上,总的来说,上限和碧蛇三花瞳其实是差不多的,但是,提升境界的速度和在同级别中的战斗能力,还是要超过拥有碧蛇三花瞳的使用者的,前提是,这两种人都是单打独斗。”

    碧蛇三花瞳是典型的召唤流。

    而厄难毒体是典型的群攻流。

    如果青鳞拉出一批斗尊或斗圣且填充了蛇族魔兽灵魂的天妖傀,哪怕是同境界的小医仙上去了,也只有挨打的份。

    毕竟,天妖傀不怕毒。

    变相封锁了小医仙恐怖的范围性杀伤能咯。

    “是的。”

    陆渊在一旁补充了一句:“而毒丹的凝聚方法过于苛刻,很多人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凑不出相对应的材料——选用三种异火和一枚七阶天毒蝎龙兽的魂核,外加一滴世所罕见的菩提化体涎,其中,这枚七阶的魂核反倒是最容易获取到的东西,而最难获取的却是菩提化体涎,三种异火都算不上最难收集的,可想而知,解决厄难毒体的条件究竟有多苛刻。”

    萧炎点点头。

    旋即,一敲手掌。

    在陆渊、青鳞和药尘无语的表情中。

    提出了一个很有想法的论证:“那我们完全可以试着接触她,我手里的海心焰,老师手里的骨灵冷火,外加据说存在于塔戈尔大沙漠里的青莲地心火,这就已经凑满三种异火了,猎杀魔兽是个简单的过程,无非是打得过或打不过,剩下的也就只有那什么菩提化体涎了,只要小医仙不傻,应该会跟着咱们赌一把!”

    (本章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