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万道仙师

章七百九十五 你下面还疼不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中文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明来妖族,毕竟是客人,客不欺主,对于这样的安排倒是没有什么意见。

    见到陈明到来,除了烟生笑之外的所有人都是起身,朝着陈明行礼道:“见过燕皇,光明无眠!”

    陈明拱手,然后朝着烟生笑拱手道:“妖帝!”

    烟生笑连忙伸手朝着陈明的桌案一指,然后道:“帝师快快请坐。”

    陈明也不客气,走到自己的桌案前,稳稳坐下,不过刚刚坐下,北君武便是起身道:“此次大战,若是没有帝师,我等恐怕都已经战死沙场,我敬帝师一杯!”

    陈明端起酒杯,然后道:“都是将士用命,大家勠力同心,才能有的战果,我不敢居功!”

    两人饮下水酒,陈明不过刚刚放下杯子,就有烟生笑的侍女替他满上,夜豹连忙起身道:“光明无眠勇武不可挡,箭法绝伦!乱军之中,射杀了叛王龙雀,功不可没!我这一杯,敬光明无眠!”

    陈明举杯,笑道:“不过是运气好而已。”

    陈明一口饮下酒水,心中却是不以为意。

    龙雀并不是他杀的。

    烟生笑也是举杯道:“妖族危机之际,帝师出手,力挽狂澜,我代表所有妖族,敬帝师一杯!”

    陈明笑着点头,然后道:“妖族和我燕国本就是盟友,这都是应该的。”

    众人都是欢笑起来,庆祝这得之不易的胜利,待得一席酒罢,烟生笑也是知道陈明现在时间紧,毕竟至高无冕的寿元无多了。

    为了让陈明节约时间,烟生笑也是决定将这一次战斗封赏赏赐下去。

    烟生笑道:“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此次大战,北君武功不可没,悍不畏死,以我之命,敕封北君武为妖族右亲王!”

    北君武露出一抹喜色,虽说只多了一个字,但是这身份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即便在妖族再册封亲王,也是在他之下。

    北君武连忙起身道:“小王,多谢陛下,日后必定为陛下效死!”

    烟生笑道:“起来吧。”

    烟生笑看向夜豹,接着道:“夜豹亲王,在这次大战之中英勇无比,身先士卒,指挥有方,以我之命,敕封

    夜豹为妖族左亲王!”

    夜豹大喜,这一次,他赌对了!

    夜豹连忙起身跪地道:“小王,多谢陛下!小王必定以死效忠!”

    烟生笑这个时候才开始册封其他仙王,以及各个有功之臣,“其他仙王,参战的所有妖族,统计功劳,由右亲王上报于我,论功行赏!”

    大殿之中呼啦啦跪下一大片,“我等多谢女帝陛下!”

    烟生笑这才起身,朝着陈明弯腰道:“帝师不计个人安危,拯救妖族于生灵倒悬之际,我妖族无不感恩戴德,从今以后,妖族历代帝主,需前往燕国拜燕山山主为师,唯有在燕山之上学成归来,才有资格继承帝位。燕皇麾下四大龙王,有权在妖族征兵。”

    陈明微微一笑,这烟生笑,倒是上道啊,这样一来,不就是妖族的帝主,需要燕国册封才算数吗?

    学成归来可是一个有意思的词,遇到燕国不满意的,没办法学成归来啊。

    学成不学成,还不是燕国说了算数?

    而四大龙王,更是可以在妖族征兵,简直就是一家人了啊。

    烟生笑的姿态,可谓是极低。

    陈明点头,然后道:“起来吧,妖族是燕国的盟友,此举,大善!”

    而后众人又是开始饮酒,众人都是朝着陈明敬酒,陈明得了这么大的便宜,也不好拒绝。

    待得陈明喝了七八碗之后,陈明脸上涨红,他的酒量一直不好,虽说仙人之躯,可以用术法解除酒意,可是谁没事干这事。

    那tm不是浪费酒水嘛,酒水不要钱的咯!

    陈明一声大喝,“都听我说!”

    众人都是看向陈明,紫霞连忙起身道:“光明无眠酒量不好,可能喝醉了,大家不要见怪!”

    众人都是道:“没事没事。”

    众人的目光落在陈明的身上,光明无眠见过,但是喝醉的光明无眠谁见过啊,要是听到了什么比较有意思的,那可是能吹一辈子!

    陈明刚想说什么,却是酒意袭来,一头栽在了桌子上。

    “光明无眠!”

    “燕皇!”

    烟生笑看到这副情景,连忙道:“来人,速速将燕皇送到燕国四宗主处,小心一些,若是燕皇少了一根头发......”

    第二天清晨。

    陈明觉得浑身难受,他睁开有些迷糊的双眼,将一只手手从两团丰盈之中抽出,然后在床上坐起来,嗯,本仙师昨天晚上好像喝醉了。

    喝酒误事啊,也不知道自己喝醉之后,有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陈明刚想起身去洗把脸,却是发现自己的胳膊被人抱在怀里,他心里忽然有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很软,很滑......

    嘶,完了,出大事了!

    喝酒误事啊!

    他愣愣地看向身旁,陈鱼抱着他的胳膊,睡得正香。

    陈明抬起没有被陈鱼抱住的手捂住额头,却是看到在床单上,有着一抹血迹。

    卧槽!

    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一个女人一辈子只有一次的落红!

    我tm到底干了啥!

    陈明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手抽开,刚准备偷偷摸摸起身,却是听到旁边的陈鱼道:“师父你醒了啊?”

    陈明微微点头,然后深吸一口气,自己做的孽,自己承担。

    陈明看向陈鱼,然后道:“小鱼,你下面还疼不疼?”

    陈鱼露出一抹奇怪的神色,问道:“什么疼不疼?”

    陈明道:“我昨天喝多了,醉了,醉了,可能不太温柔,你还好吧?”

    陈鱼疑惑不解,道:“师父,你昨晚睡得跟死猪一样,什么不太温柔?”

    陈明伸手一指床上的血迹,然后道:“那这个是怎么回事?”

    陈鱼道:“昨天师父给我疗伤之后,我已经差不多大好了,睡觉的时候,吐了最后一口淤血,如今已经彻底好了。”

    陈明道:“那你为什么不换了床单,害的我担惊受怕。”

    陈鱼白了陈明一眼,然后道:“也不知道是谁,抱住就不撒手,动都不让动一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