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香火炼神道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一章 海眼爆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见过东王公。”

    苍老老龟一路出了龙宫,也无任何虾兵蟹将阻拦,顺利来到龙宫之外百里出的一处珊瑚层。

    徐渭虽然只是随意设置了一道阵法,不过他毕竟参悟了奇门遁甲,也不是那么容易堪破。于是颇为怪异的打量了一番这老龟。

    观其生命气息,活了至少有万年,不过未成神兽,寿元将近,身上背着一个破烂不堪的龟壳,徐渭也想到此老龟的身份,想必就是在龙宫之中帮助袁心取得如意神棒的的那只老龟,想必龙宫不会有那么多奇异的老龟。

    “老龟不知年长多少。”

    “一万九千载。”

    徐渭深吸了一口气,虽然知道此老龟寿元不断,没想到这么长,准神兽级别最多活万年,所谓万年神兽,一般很难突破这个寿命的限制。

    所谓老而不死是为妖,此老龟也当真是一个妖孽,当然不是指的妖族。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老龟竟然能寻到本尊,想必有一些手段,不防直言。”

    “是啊,神龟又如何,不过是一副残躯。”那老龟平复心情,转而问道:“尊上可曾听闻河图。”

    “有听闻过,听闻很久之前,便有神鬼背着河图出现,河图推演天下水脉,乃是水元之道的至宝,更兼有推算之能,玄妙无比。”

    “这更是一件先天灵宝,也是我龟族唯一的先天灵宝,奈何早就破碎消失,不过此先天灵宝与我龟族息息相关,寿命越长,背后的龟壳越是能够显露出河图的模样,若是我寿元无穷,百年年之后,我背后的龟壳恐怕就会承载河图再次显露与世。”

    那老龟淡淡道,他背后的龟壳只剩下三分之二,裂纹无数,徐渭张开神目,也看不出什么究竟,只能感到另有玄机。

    “龟族难道没有神兽级别的存在。”

    “有道是有,不过那是玄武一族,不是真正的龟族,我们神龟一族是长寿,推演,而玄武代表的水冥,最初的玄武倒是与我龟族有着莫大的关联,不过后世,我龟族神兽被斩,血脉深处被龙族刻下了了烙印,凡是我龟族皆都被奴役,唯有化为机缘脱离了血脉烙印,便有机会修成玄武。”

    “有神兽的存在,在蛮荒之中才有一席之地,龙族与玄武一族大战,为何你们龟族还能够被容忍。”

    “因为这血脉烙印的存在,我龟族是无法背叛,除非河图重现,神兽级别的神龟出现。而我今日前来也是向东王公卖一个好,若是东王公想要进入到龙宫之中,老龟倒是可以为你带路。”

    “你这不算背叛龙族。”

    老龟摇了摇头,道:“除非我正面与龙族作对,否则不算背叛,当然只有修行到我这等境界才能抵抗血脉烙印。”

    徐渭也感叹了一声,这龙族的手段还真的不凡,河图是什么自然知晓,这等先天灵宝不用说肯定是被龙族打碎,那神鬼被斩杀,后代全都留下血脉烙印,河图也将永远不会出现。

    河图与神龟就好似先天神灵和伴生的先天灵宝的关系一般。

    “你来此必有所图,还是说清楚为妙。”徐渭虽然相信老龟所言,可是不想结下因果,要知道擅长推演之道,对这因果一定不陌生。

    龟族天生便有一块推演的龟壳,比之其余种族都先走了一步,人族也是后天炼制罗盘代替用来推演,还是弱了龟族一筹,这是天赋,其余种族学不来的。

    而且面前的这一位可是站在了龟族的顶端,虽然只是准神兽,谁知道占据了一个种族气运的存在会有什么手段,徐渭可不想小瞧了蛮荒神兽,如今的他可之前可不一般,虽然他全力遮挡天机,谁知道这老龟会不会看出他的虚实。

    至于龙族,看到徐渭和拓跋昊日大战,还以为徐渭找到什么手段修复了伤势,那等事关龙族迷辛,又有些不光彩之事,自然不会说出。

    老龟嘴角微动,随即不在言语,看向徐渭。

    徐渭略微思索了一番,也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下来。

    一龟一人,一前一后,朝着龙宫的方向而去。

    那老龟对着徐渭一挥手多出一道清光,具有隐身之能,通过那龙宫的宝境也没有被堪破。

    至于那老龟,龙宫之中无论是虾兵蟹将还是龙子龙孙等等,看到全都恭敬不已,皆都知晓此老龟在龙宫之中的地位。

    “四象两极塔被摆放在龙宫的刑罚殿之中,那里布置特殊,能将塔内的景象投影而出,而恰好老龟我有些手段,又能够将那景象转移到其余地界。”

    龙宫之大,有着无数的宫殿,徐渭只来过一次,那时候守卫还未曾如同今日一般森严,些许阵法也困不住徐渭,奇门遁甲也不是简单的神通,可谓是阵法之道的大成之术。

    一处幽暗的水府,只有两个老弱残兵守门,门户也半开着,水府之上的名字也看不清楚,早已经模糊,此处正是老龟的居所。

    一入其中,内外倒是有些天壤之别,水府之内,到处摆放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有竹简,海兽的皮毛,有海中奇石,也有镜子。

    老龟一挥手,那一面古朴的石镜之上显露出画面出来。

    正是一处堂皇的大殿之中,四象两极塔已经被放置而出,大约有百丈之高,而东海龙王就在一旁将法力注入到一圆形石台之上。

    石台表面平滑,能浮现出四象两极塔之内的景象。

    借助这阵法,东海龙王不仅仅能少用很多法力,更能最大程度的催动此阵法用来激发四象两极塔的威能。

    东海龙王也见到了那一战,这金猴的身躯强悍,可不是那么容易炼化。

    塔内

    一片昏暗的空间,上下颠倒,左右不分,犹如混沌之中,唯有两道黑白气旋不断的交转,首尾相连,却从不接触,好似两者之间有一股无形的压力。

    袁心进入到此处之后,身上的困龙锁自然的脱落,他自由了,至于他的神兵如意神棒倒是被龙族拿走,不知放在了何处。

    “这地方很恐怖,恐怕呆久了会有性命之忧。”袁心心中生出一种明悟,不过以他的本事看不出任何破绽,至于那空中纠缠的黑白两气更加不敢触摸。

    在这边虚空之中胡乱的走着,看不到边际。

    黑白两道气体越来越强,越来越大,仿佛充斥了整个虚空一般,袁心也停住了脚步,开始被一股压力死死的困在了原地,只好盘膝而坐,开始打坐,运转各种法术,尝试着朝着四周轰击而去。

    他的法术修为虽然不高,可是地煞术包罗万象,袁心也产生了一种期待,可惜带来的是失望。

    无论何种法术也接触到那黑白气体就会化为虚无消失不见。

    “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是何来历,不过一切到今日就为止吧。”

    一道声音传出,随即那黑白气体开始异动,疯狂的转动。

    细微的切割着袁心周遭的金毛,一瞬间的功夫,所有的毛发消磨干净,接下来便是皮层与那气体接触。

    两种颜色的气体代表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但是没轮转一次,袁心都能感受到身形缩小几分,虽然十分的缓慢,倒是确实能够感受到血肉的流逝。

    这一点一点死去的感觉让袁心颇为不甘,可是他也无可奈何,法力护体玄光也丝毫不能够阻拦半分,在这里只能任人宰割。

    难道真的要死了吗?袁心的心中突然闪过这么一道念头,他几次三番面对死亡,只有这一次是最为接近。

    他的身躯近乎不可被摧毁,上一次还是遇到了雷劫,因为劫数的力量,似乎让其金刚不坏的身躯失去了一种本质万法不侵,可是就算是如此,他也是硬生生的扛了过来。

    现在面对此阴阳两气不断的磨灭,袁心更是感到无力,钝刀子杀人更加难受,他倒是希望直接死去,可是这阴阳两气流转之中形成强大的禁锢之力,以他的力量也动弹不得。

    血肉先是消失,玉骨更为坚韧,不过也一点一滴的骨粉开始飘扬在虚空,多磨灭几圈,便是看不到骨粉的踪迹。

    不知磨灭了多久,虚空之中,阴阳两气越发的强盛,而那袁心的身躯早就不成人形,化为一团模糊不清的血肉,倒是没有血液流出。

    再过片刻,血肉消失,露出了桃子形状的黑红色的心脏。

    心脏之上依附的血肉开始消失,只有一颗完整无缺的心脏在虚空之中,没有任何奇异之处,不过到了此刻,阴阳两气却是不能够磨灭半分。

    顿时阴阳两气好似被激怒了一般,疯狂的朝着其上磨灭,转动了半天,最终盛极而衰,恢复了平静,开始慢慢的散去,不断的缩小,最终只有两道拇指大小粗细的阴阳气体。

    而那颗心脏已经浮现在半空之中,本来是黑红色的心脏,此刻已经变成了黝黑之色,犹如一块石头一般。

    “结束了?竟然还有一颗心脏无法磨灭,想必就是此金猴强大的根源。”东海龙王一脸的炙热之色,这天地间也总会诞生一些奇珍异宝,有些不弱于先天灵宝,不过另有妙用,无法如同先天灵宝一般被炼化。

    这些奇珍异宝可丝毫不弱。

    他一伸出手,那可石心出现在他的手中,龙目张开,神念横扫,欲要探查一个究竟。

    老龟洞府之中。

    徐渭皱了皱眉头,到了如今的地步,天条之力竟然都未曾显化而出,难道就算是将袁心杀了,但是不是彻底的毁灭所有存在的痕迹,天条依旧存在。

    不过此刻徐渭倒是知晓袁心并没有死,与诸多生灵不同的是,袁心没有魂魄,他只是一道融入到混沌神石的心灵之力所化的心猿。

    与天条有些类似,同样是融入在混沌神石之中,只要混沌神石不灭,就不会死去。

    徐渭也未曾着急,他倒是想要看一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大殿之中,东海龙王的神念一接触到石心就被弹开,心中一惊,在他充斥着金光的双眼之中,那颗石心之上竟然刻画着密密麻麻诡异的纹路,好似是一种文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