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进化之眼

进化之眼 第1379章 登基称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一次,白晓文并没有手下留情。

    泰始二年四月,燕王携大胜之威班师,回到邺都。

    即日颁下王命诏书,将耿纪、韦晃、金祎等人,夷平三族,全部斩于菜市口。

    这也是立威,为了接下来称帝铺路。

    果然,群臣惕惧,不敢有人发一言。

    董昭、华歆联名上表,称燕王“德布四方,仁及万物”,就是唐尧虞舜,也有所不及;经过群臣商议,希望汉帝效法尧舜,把江山社稷,禅与燕王,自己还能保有清平之福,天下幸甚。

    皇帝大惊哭泣,自言没有作恶过失,不忍舍弃祖宗江山基业。

    华歆引两人:李伏、许芝上前奏对:“陛下可问这二人,便知天数。”

    李伏说道:“自燕王即位以来,麒麟降生、凤凰来仪;黄龙出现,嘉禾蔚生,甘露下降。陛下,这是上天赐下的祥瑞,证明燕王应当替代炎汉。”

    许芝又说他执掌司天监,夜观天象,炎汉气数已尽,燕之乾象,极天际地。

    随后华歆总结:“臣听闻在征江南之时,燕王大军遭遇贼兵火攻,忽然风向大变,转为西北风,贼兵引火自焚,燕王才能这么快削平江南。由此可见,天命在燕,这是臣等商议之后的共识。望陛下详察,不要让百官失望。”

    演义之中,刘协还是努力做了一番抗争。

    不过现在和演义不同,天下已定,白晓文已经完成了事实上的大一统,刘协没有半点希望。

    又有耿纪、韦晃等人被抄家灭族的血淋淋惨案在前,刘协心中畏惧。

    他也不是不明白大局。如今西川、荆州、江南皆平,天下归燕,他这个名义上的皇帝,已经没有丝毫用处。

    说句残酷的话,燕王袁熙就算杀了他,踩着他的尸体登基上位,也不会有人敢于反对了。

    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皇帝就认命了,让陈群草禅国之诏、华歆捧传国玉玺;董昭为使者,前往大司马府宣诏。

    接下来又是三辞三让的戏码,然后皇帝在贾诩的“劝说”下,命人建造了一座受禅台,在受禅台上宣读禅国诏书。

    白晓文站在受禅台上,受大礼,登帝位。

    当即改泰始二年为太初元年,国号大燕,传旨大赦天下,追谥逝父袁绍为太祖皇帝,是为燕太祖。

    大小官僚四百余人,在受禅台下跪拜。

    华歆请问如何安置刘氏。白晓文便依托演义,封废帝为山阳公。

    白晓文受禅结束,便回到邺都朝廷,接受百官朝贺,然后大封官职,旧大司马府属官,尽数成为朝臣,原本朝堂上的旧臣,又是一番大换血。

    甄宓被封为正宫,之前甄选的侧妃十五人,悉数纳入宫廷,充实后宫。

    白晓文初次上朝,便传诏天下,大意是华夏久经战乱,百姓苦难。如今大燕皇帝即位,当鼓励垦荒,劝课农桑,兴修水利,减免赋税等等,进行了一系列的善政。

    退朝之后,白晓文正在思考要不要提交了大一统任务,却是迎来了一个客人。

    葛玄。

    白晓文大喜,当即命近臣设宴,与葛玄对坐。

    葛玄看到白晓文龙袍玉带,笑道:“陛下即位称帝,已经是天下第一人,贫道岂敢与陛下对饮?”

    白晓文笑道:“道长是我的旧友,也是我的道友。在他人面前,朕是皇帝;在道长面前,我仍是一个修道人而已。”

    葛玄笑呵呵,却是改了称呼:“公子,现在四海平定,你曾经的志向已经达成。不知你接下来,是要做人间帝王呢,还是继续求仙得道?”

    白晓文正色说道:“修仙得道,是我本愿,岂会因名利禄位而改变?”

    葛玄点头:“公子不忘本心,视天下尊位如草芥,实在令贫道佩服。不过,此时的天下,却不能少了公子。否则,罪过皆在贫道,贫道可承受不起。”

    白晓文故作奇怪,说道:“道长何出此言?我即位皇帝,只需施行善政,交由百官臣属去执行就可以,又不耽搁我修道。”

    葛玄笑着摇头,从袖中摸出了一块玉简。

    “公子还记得此物吗?”

    白晓文心说你终于掏出来了。我的东西我怎么不记得?

    葛玄笑道:“在西川锦屏山,贫道与公子分别,就是因为锦屏山上有一位高士,道号‘紫虚’。贫道携带玉简,登锦屏山拜访紫虚上人,询问玉简之事,终于得出了一些线索。”

    紫虚上人!

    白晓文眼睛微微眯起,三国演义中,确实出现过这么一个人物,只不过只出场了一次。

    当时刘备攻取西川的时候,刘璋派出四将:刘璝、邓贤、泠苞、张任,前往雒城据守。

    这四将在路过锦屏山的时候,就曾经拜访过紫虚上人,得到的批复是“左龙右凤,飞入西川。雏凤坠地,卧龙升天。一得一失,天数当然。见机而作,勿丧九泉”。

    而对于刘璝四人,批复则是“定数难逃,何必再问”。

    后面果然是凤雏庞统被射死,卧龙诸葛亮入川协助刘备;刘璝四人,都没有逃过一死,全部被斩。

    由此看来,紫虚上人应该是擅长卜算天机的道门高人。

    白晓文一念及此,心中兴奋,问道:“那位高人怎么说?”

    葛玄道:“上人一开始不肯说;后来贫道搬出师门,上人才批下十二个字。”

    葛玄真是一个优秀的说书人,白晓文只能追问:“哪十二字?”

    葛玄从袖中取出一截绢帛,展开。

    “欲解玉简事物,当在道门祖庭?”

    白晓文眯起眼睛:“道门祖庭在哪里?”

    葛玄笑道:“公子你是修道人,怎么能不知道道门祖庭呢?在西川剑阁之东,有一座奇山名叫‘鹤鸣山’,据传先秦炼气士广成子,西汉周义山都曾在此悟道,跨鹤飞升。一甲子前,张道陵在此山光大道门,奉老子为教主,天下人才知道道教之名。”

    白晓文点头说道:“道门祖庭,就是鹤鸣山了。”

    葛玄说道:“公子如今可明白了?这玉简之中,藏有仙缘。公子既然是因果之始,就须亲自前往,才能解开玉简之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