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进化之眼

进化之眼 第1241章 天子诏!天下攻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许都,天子寝宫。

    汉献帝刘协、伏皇后相对坐于禁宫之中,四周已经从曹操的党羽,换成了精悍的翼骑兵。

    “陛下,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还能得以保全吗?”伏皇后神色惶恐,低声探问道。

    汉献帝也是神色惶然,他听着殿外传来的喊杀之声,再看看如雕塑一般静立的翼骑兵,苦着脸摇头说道:“朕也不知道自身能否保全。”

    汉献帝问翼骑兵,兵士倒是恭敬有礼,不过在献帝尝试走出寝宫大门的时候,却被两名翼骑兵拦住。

    按照白晓文事先教过的说法,两名翼骑兵行礼道:“公子正指挥大军,剿灭许都曹氏党羽。陛下切勿轻出,免得遭到贼人迫害。”

    汉献帝问道:“你家公子是何人?”

    翼骑兵答道:“大将军之子,幽州刺史袁熙公子。”

    汉献帝听了之后,心中更增忧闷,转而回到寝宫龙床之前坐定,嗟叹不止。

    就这样枯坐了一个时辰(两小时)有余,忽然听到殿外声音传来:“公子到!”

    随后就是一个略显年轻的声音训斥道:“噤声,莫要惊扰了陛下。”

    “是。”

    年轻公子的声音又响起:“陛下是否就寝了?”

    翼骑兵:“未曾。”

    “与我通传,就说幽州刺史袁熙,拜见陛下,恳请陛下召见。”

    “是。”

    汉献帝听的分明,不等通传,便一叠声地吩咐道:“宣,快宣……不,快请袁幽州进来。”

    白晓文整了整衣冠(幻化),做足了礼数,等到翼骑兵所代表的侍卫通传,方才低头进入寝宫殿内,伏地跪拜,恭恭敬敬行人臣之礼。

    “臣袁熙叩见陛下!臣救驾来迟,致使陛下受辱于国贼,罪该万死!”

    汉献帝稍稍放心了些,说道:“卿不必多礼,起来说话。”

    “谢陛下!”

    白晓文起身,脸上却是泪痕点点,沾湿衣袖:“家父在冀州,日夜思念陛下,常恨不能杀入许都,攘除国贼,迎候陛下!若知道臣完成了他的夙愿,必然欢喜。”

    汉献帝有点诧异地说道:“大将军(指袁绍)当真如此?”

    说到这里,汉献帝目露犹豫疑惑之色,不过很快就收敛了。

    白晓文知道汉献帝想说啥。

    当初汉献帝率文武官员,被李傕郭汜等贼凌迫,偷渡黄河到了山西,势穷力竭,连一口饱饭都吃不上,只能吃枣、栗子当粮食,身上穿的衣服都破烂了。

    袁绍夺取了冀州,有了根基之地后,是沮授先劝说袁绍,去迎奉天子。

    不过,袁绍却没有这么做,原因有二。

    其一,汉献帝刘协,是董卓册立,当初在立刘协的时候,袁绍曾经明确表示过反对。

    其二,袁绍野心膨胀,眼光短浅——作为当时最有实力的军阀,他把天子看成了累赘、绊脚石,而且觉得汉室已经衰亡,天子没什么用处了。

    至于后来曹操迎奉天子,挟天子以令诸侯,关中地区,悉数归附。袁绍是否后悔,就不得而知了。

    白晓文也清楚,以这个便宜老爹的薄脸皮,就算后悔也绝不会向外人说出。

    “陛下,家父盼望陛下之心,可昭日月!”

    白晓文知道空口白话没用,赶紧转移了一下话题:“近来家父听说了国贼曹操,许田僭越、滥杀群臣,欺凌君上、屠戮贵妃的恶行,怒发冲冠,几度昏厥。所以,家父才兴义兵,奉陛下衣带诏,讨伐曹贼。臣便是受父亲派遣,带军南下,侥幸攻破许都。这都是仰赖陛下的洪福啊。”

    提到许田僭越、屠戮贵妃的事情,痛苦不堪的回忆,又一次浮现在汉献帝的眼前。

    【当时董贵妃已有五个月的身孕,哭着让我救救她,救救她啊……朕身为九五之尊,苦求曹操放过贵妃一条生路!可是,朕无能,无能啊……】

    【朕只能眼睁睁看到,董妃死在自己的面前……】

    汉献帝眼眶通红,低声问道:“爱卿,曹贼是不是已经败亡了?”

    白晓文听了这句话,顿时醒悟。

    曹操把汉献帝当猪养,内外侍卫都是曹氏党羽,当然不会透露重大军情给他知道。所以,对于袁绍、曹操的战事,汉献帝仅仅知道两大军阀交战了,但具体进程之类,丝毫不知。

    这次看到袁绍的儿子居然带兵杀进了许都,汉献帝一时不明形势,以为曹操已经全线溃败了。

    白晓文心思微动,斟酌字句说道:“陛下勿忧,曹贼已经势穷力竭,他的败亡,便在旬月之间。”

    “好,好!”汉献帝吐了口恶气,“曹贼欺君罔上,我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白晓文随即说道:“陛下,伐曹大计,尚未完全成功。现在曹军尚在官渡顽抗,天下英雄,都是作壁上观。臣建议陛下明发诏书,号令各路诸侯伐曹,加速曹贼的败亡。”

    汉献帝犹豫着说道:“你不是说,曹操已经势穷力竭……”

    白晓文赶紧说道:“话虽如此,但曹操势大,犹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果没有天下英雄群策群力,想要灭曹恐怕还需一番工夫。”

    汉献帝推托道:“如今的天下,愿意奉诏讨贼的忠臣,恐怕不多了。”

    白晓文脸色严肃地说道:“陛下为何如此悲观?天下虽乱,但各路英雄,仍是心向汉室,此乃天意不绝炎汉!若是连陛下都想放弃,岂不是让忠臣寒心,志士凋零?二十四代先帝有灵,必不愿见陛下如此消极。”

    汉献帝见到白晓文神色变化,自己心里先软了几分:“我……朕若是发诏讨贼,能否保证让曹贼覆灭?”

    白晓文举手立誓:“若不能覆灭曹贼,臣愿死于刀剑之下!”

    汉献帝赶紧劝道:“卿不必发此重誓。朕亦有心除贼久矣,恨力不能及。若能诛杀曹贼,卿必当头功。”

    当下,翼骑兵寻来笔墨,汉献帝亲自执笔,一篇讨贼诏书,挥毫而成。

    白晓文见书“大喜”,急忙命人誊抄多份,都盖上天子玉玺。

    随后,派遣使者携带讨贼诏书,分路前往荆州、扬州、益州、凉州诸地,命其讨伐曹操。而汉献帝亲笔写下的那道诏书,则是和白晓文的家书一起,遣最可靠的人——李淑仪给送到官渡大营。

    “有了这道诏书,天下伐曹的大势,便告完成!”

    其实白晓文也知道,各路诸侯,摇旗呐喊的多,真正兴兵讨贼的少。但是,这是来自汉室正统的态度,能够把曹操集团,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别的不说,单单是关中世家门阀,就不可能像之前那样继续支持曹操了。

    白晓文拜谢皇帝之后,并没有离开,躬身再拜道:

    “许都不可久留。臣请陛下移驾,迁都邺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