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进化之眼

正文卷 第269章 白色玫瑰塞西莉亚(2合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白晓文见到了第三防线的另外两名步兵方阵统领。

    这两名步兵方阵统领,也都是北疆两个领地的领主,只不过他们的爵位要比白晓文更高。

    其中第十八方阵统领是一名男性领主,叫做朱利恩,是一名子爵,精英级的模板。他本身的实力一般,能够当上一个步兵方阵统领,主要是靠着领地中征召的士兵数量够多,达到了五百多人的规模,和白晓文相当。

    另一名领主,是个女人,长得还很漂亮,名叫塞西莉亚,同样是一名子爵。她的身材极好,前凸后翘,银光闪烁的铠甲为求战斗的轻便,只包裹住了重要部位,给人留下了不少想入非非的空间。

    同是子爵,这个女人的实力比朱利恩强多了,乃是首领模板。她麾下有着几十名精锐骑士,每一个骑士都拥有战马和铠甲,除此之外还有数百人的卫队,以此构成了第十九方阵的主力阵容。

    两人虽然出于贵族的礼节,和白晓文打了个招呼,但态度却比较矜持,对白晓文有些不冷不热的。

    原因很简单,白晓文区区一个男爵,麾下士兵也是良莠不齐,何德何能成为第三防线的指挥官?

    被白晓文骑在头上,两人肯定是不满意的。

    不过,尽管不满意,朱利恩领主还是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满,只是敷衍了几句,比如“一定会配合作战”云云。

    反倒是女领主塞西莉亚,明确表态道:“尽管我对王子殿下非常尊重,但我还是认为,任命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白脸做指挥官,实在有些儿戏。在战斗中,我会盯着你的,如果你的命令欠妥,别指望我会执行。”

    白晓文皱了皱眉,说道:“你如果对王子殿下的命令不满意,可以去黑岩要塞见他本人,请他换掉我。但是,只要我在指挥官的位置上,下达的作战命令你就必须听从。如果你拒不遵从我的命令,在战后我会如实向王子报告的。”

    “那你去报告吧。我不会让我的战士,听从一个没有任何军事经验的菜鸟胡乱指挥。”塞西莉亚径直转身离开,白色披风下的翘臀扭动,径直离开了。

    朱利恩领主见到气氛有些尴尬,嘿嘿笑了笑,打了个圆场:“迪奥男爵,塞西莉亚可不好惹哦,她是北疆最有名的刺美人,绰号‘白色玫瑰’。自从她的丈夫去世之后,她按照遗嘱继承了封地和爵位,不少人曾经打过这个俏寡妇的主意,不过无一例外,全都碰了一鼻子灰。”

    “白色玫瑰?这是北疆葬礼上的常见花卉啊。这个绰号可不怎么好听。”白晓文道。

    “是啊,”朱利恩领主意犹未尽地说道,“要知道,被‘白色玫瑰’拒绝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家伙,为此塞西莉亚的领地受到了不小的压力,甚至弄得盗匪横行……有些匪徒甚至还是受人专门指使,过去搞破坏的。”

    “但是,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塞西莉亚就稳住了局势,好几个强盗团的首领被她亲手射杀,还把脑袋送到了疑似幕后主使的人那里,附赠一束白玫瑰作为送葬之花……从此之后,白色玫瑰的绰号就被叫响了。”

    朱利恩领主最后总结:“所以嘛,她说的一些话,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其实,你就算跟王子殿下禀报,意义也不大……在这非常时期,王子殿下也不会随便就撤掉一个步兵方阵的统领,尤其还是白色玫瑰这样的实力派。听我一句,得过且过,前沿防线早晚是要丢掉的,等到手下的卫兵死光,我们就回黑岩要塞享福去了。”

    白晓文嘴角抽了抽:“说得有理。”

    其实,白晓文何尝不知道尼古拉斯王子不会随便撤换将领,他之前说的话,只是作为一个新任指挥官必须要有的态度。

    至于塞西莉亚那个小寡妇……就在战场上好好教育她便是了。

    在一场并不愉快,但也没有撕破脸的统领会面结束之后,白晓文给麾下第十七步兵方阵编队,以老带新,每五十人编成一队,共计13队,每队都有一个精英担任队长。

    白晓文展开精神连接,通过这些队长指挥部队,每一队都只看队长小旗,行进、停止、撤退、迂回,模拟操练了一番,倒也似模似样。

    只不过,真正上了战场,那些新入伍的平民,肯定做不到这么镇定。这也是白晓文分散编队,以老带新的原因,等打几仗下来,新兵自然就成了老兵,变不成老兵的都死了。

    黄昏时分,白晓文接到了尼古拉斯王子的命令:趁遗民先锋军初来乍到,立足不稳,三大防线的九个步兵方阵主动进攻!摧毁尚未建好的遗民先锋军营寨!

    王子就在城头督战,命令的执行力还是很强的,九个步兵方阵的统领,一边暗骂着这个让人送死的命令,一边大声吆喝着整军,乱糟糟的一片。

    这群乌合之众整合起来之后,开始以乌龟般的速度向遗民营寨推进。

    说是乌龟,真是对乌龟的侮辱,按照第一防线三个步兵方阵挪动的速度,每一步只移动几厘米,比蜗牛还慢。

    遗民营寨早已做好了准备,一个个手持战矛的半兽人,从兽人苦工中冲出,根本没有阵型,嚎叫着冲向了人类联合军的步兵方阵。

    见此情景,前面的三个步兵方阵反而不动了,握持刀盾等武器等候在原地,颇有些“不动如山”的威严感。

    遗民半兽人长矛手的冲锋,就像是呼啸而来的海浪。

    第一防线的三个步兵方阵,就像是沙滩上的城堡……

    哭叫、喝骂声几乎第一时间响起,白晓文站在怒爪的背上,以他的目力,几乎能清晰地看到战斗的过程。一名半兽人长矛手,毫无花俏地一矛戳出,直透木盾,将藏在木盾后面的人刺了个透心凉。

    侧方一剑砍过来,在这名半兽人长矛手的肩膀上留下一道血痕,不过他却丝毫不以为意,反倒是激发了凶性,咆哮一声,双手握持战矛奋力往前推进,将那名被贯穿的人类士兵,足足向后推了十几米远,双脚在地上犁出了两道深沟。

    同样的情景,也发生在其他地方。刚刚接触,人类联合军第一防线的步兵方阵,阵型就宣告散乱。

    当然,人类联合军也不全是弱鸡,也有一些精英,吼叫着挥动大剑、重盾砍杀敌人。不过,双方的战损比还是很惊人,就以白晓文的目测,平均四到五个人类联合军的死亡,才能换掉一个半兽人长矛手。

    所幸,第一场接触战,人类联合军有数量优势,战斗陷入了焦灼。

    沉闷的鼓声响起,在遗民正在建设的营寨道路之间,忽然又冲出了两道黑色的浪潮。

    两支兽人狼骑兵,挥舞着砍刀加入战场!

    兽人狼骑兵,是兽人族的主力兵种之一,性情凶悍,侵略如火,论爆发力,要比人族的精锐骑兵强。不过,狼骑兵因为坐骑狼的耐力有限,无法长途奔袭,这也是其缺点。

    遗民阵营在此时放出狼骑兵,正是发挥了其优势。

    两支狼骑兵像是两根烧红的铁杵,戳进了人类联合军的步兵方阵之中,砍刀所到之处,人头滚滚。而凶悍的座狼,也是连啃带咬,不少人类骑兵的战马受惊后退。

    代表着人类联合军骨干力量的骑兵败退,那些底层的剑盾手、长矛手,更是一触即溃。前队影响了后队,士气一旦丧尽,就像是推倒多米诺骨牌一样,后果肯定是相当致命。

    粗略估计一下,这两支狼骑兵,总共也就不到两百人,却能起到左右战局的作用,让接近两千人总数的第一防线,三大步兵方阵向后溃退。这就是骑兵冲锋的可怕之处。

    而在这时,一个清晰的女声响起。

    “四十五度,抛射!”

    是白色玫瑰塞西莉亚,她骑乘着一匹高大的白马,细剑对着兽人狼骑兵的方向,猛然一指。

    簌簌簌!

    破空声响起,塞西莉亚麾下的弓箭手,在几十名白甲骑士的喝令之下,纷纷弯弓射击!

    抛射的箭矢,如雨点般降落,贯穿力相当强。兽人狼骑兵被射中一箭无所谓,仍能带伤冲锋,但两箭、三箭却是吃不消。尤其是座狼受伤之后,速度更是锐减。

    不过,此时狼骑兵正在追杀第一防线的人类联合军,双方距离很近。塞西莉亚的抛射命令,角度虽然很精准,但还是有一部分箭矢,射在了自己人的身上。

    第一防线的三名领主,纷纷怒骂。

    “塞西莉亚!停止你的射击,我是友军!”

    “够了!死在你箭下的同胞,比死在兽人手底下的还要多!”

    ……

    然而,不管是如何怒骂,塞西莉亚手中斜指出的细剑,始终没有收回。她麾下的弓箭手,也是一刻不停地射击。

    李淑仪望见了,有些敬佩地说道:“真是个铁血的女将军,太酷了。”

    白晓文:“我就想知道,她一直保持这个姿势……胳膊不酸吗?”

    “……”

    李淑仪白了白晓文一眼:“好啦,我们是不是也该行动一波?尼古拉斯王子在看着呢,现在风头都被塞西莉亚抢走了。”

    白晓文回头看了一眼城头上督战的尼古拉斯王子,露出了一丝笑容。

    “别着急。现在还不到时候。”

    ……

    在箭雨的阻断之下,兽人狼骑兵终于停止了冲锋,第一防线的溃败,只是冲乱了第二防线的部分阵型而已,没有酿成全面溃败。

    而在此时,尼古拉斯王子的第二个命令又到了,这次的命令很简短,只有四个字——

    “全军冲锋!”

    在接到这个命令之后,好几个领主都错愕万分。已经吃了个不小的亏,也不见要塞里的帝国精锐军团出战,反而让他们这些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继续冲锋?

    有的人不由产生了厚黑的想法,难道尼古拉斯王子要先把这些泥腿子新兵,一次性全部拼掉,节省口粮?

    有人不情愿,但像朱利恩领主这样的人,却是不在乎的。拼掉就拼掉,正好无事一身轻,回到黑岩要塞躲起来。

    不管怎样,城头的尼古拉斯王子还在督战,他下达的命令,没有人敢于明面上不从。

    九个步兵方阵,在短暂的整顿之后,开始了第二次进攻。这次,连白晓文所在的第三防线,都加入了战斗。

    遗民营寨道路,一队队半兽人长矛手如潮水一般涌出,其中还夹杂着一个个巨魔猎头者。这可是遗民中的精锐,实打实的精英模板。看来,遗民的指挥官,也被人类联合军这种打不过还要打的骚扰行径弄烦了,要给人类联合军来一次记忆深刻的教训。

    “吼哇啦……”

    一名高大的巨魔猎头者,居高临下地一矛矛戳刺,接连杀死了好几个人类联合军的士兵,身上的状态已经叠加了3层之多,愈发是出手如风。

    杀到兴起之处,这名巨魔猎头者甚至直接扯过一个穿着简陋皮甲的人类联合军士兵,长着长长獠牙的嘴巴一口咬下,从对方身上硬生生扯下了一大块皮肉,和着鲜血大嚼,简直就是地狱中的恶鬼,形象骇人!

    周围的人类联合军士兵纷纷被吓得逃窜,只有一个顶盔贯甲的骑士,吼着正义必胜之类的口号发起了反冲锋。然而巨魔猎头者却是龇牙一笑,咬破手指涂抹在战矛上,念叨了一句词汇之后,战矛带着血光戳出!

    !那名骑士直接被捅穿,从战马上跌落下来。

    相同的场景也出现在其他地方,这一次人类联合军更加扛不住,纷纷倒退。

    而在此时,一个号角声响起。

    从战场两侧的地平线上,猛然出现了两股骑兵队!这两股骑兵,都打着金雀花帝国的旗帜,从侧翼向遗民营寨发起了冲锋!

    而在其中一股骑兵队前,是一名身穿湛蓝铠甲,背后有猛狮图案披风的骑士,他手持雷光闪烁的战锤,每一次挥舞必定带走一名遗民士兵的生命,勇不可挡!

    手机用户请访问,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