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绝世废少

作品相关 第七十三章 铁山出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好心提醒,竟然被大家笑话,小雨又气又急,再次大声说道:“真的,我不骗你,我哥哥会武术。”

    又是一波大笑声响起,许多人都笑得前仰后合了。

    会武术算个什么,随随便便一个武校毕业的学生都会武术,但都是一些花拳绣腿罢了。只有武术到了一定的层次,才能称之为武者,而武者到了一定的境界,才能称之为大家,在大家之后,对武道有了很深的感悟,才能称之为大师,大师之后还有宗师,大宗师,无敌大宗师……

    铁山在少林习武二十年,身体锤炼得钢铁也似,一身硬功夫见神杀神,遇鬼杀鬼,也许还不能称为武道大师,但是武道大家受之无愧。

    叶天这个吊儿郎当的样子,即使会武术,那也是花拳绣腿的多,如何能和铁山相比?

    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可是,军武世家出身的梁飞却是眉头一蹙,看向叶天的眼神带着几丝异样。他很费解叶天面对铁山为何能会如此淡定,一般人早该吓尿裤子了吧。

    他哪来的底气?

    谁给他的自信?

    铁山高大的体型,迫人的武者气息,就是梁飞面对他都会感受到一股压迫感。

    梁飞是军校生,学过军体拳,格斗术,而且小时候在省城临江的武道世家林家习过武,算是林家的一个弟子,武道大家不敢当,但可称为武者。

    自己是武者,所以梁飞对武道很了解。他曾经和铁山交过手,切磋,结果只过了几招就败了。铁山的一身硬功夫在他看来应该有个外劲中期的境界,放眼这偌大的天海,除了天龙武馆的几个金牌教练,基本上再没有对手。

    再看看叶天,一身松松垮垮,不像有武道底子,但是身上的那股淡定又不像是装的,他有些看不透。

    最终结果怎样,很快就会出来,因为两人已经交手了。

    铁山哪里会听宁小雨的劝告,退回去,反而被激怒了。他本来还想着下手留几分力道呢,可一听宁小雨说她哥哥会武术,很厉害,他上来就是倾尽全力的一拳。

    只见到,铁山一身的气息如渊似海,虬结炸裂的肌肉充满着爆棚的力量感,似罗汉金刚转世。

    “咤!”铁山猛地吐气开声,声震如雷,震得围观者耳膜嗡嗡作响。

    接着铁山脚下猛地一跺,人就像豹子一般冲了出去,地面轰然一震,整栋大楼似乎都晃了一下,脚下一块进口的大理石地砖赫然被踩裂了。

    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道!

    这是何等强大的存在!

    谁人能惹得起?

    场中人无不色变!

    “好好好。”

    “铁哥纯爷们,无敌真汉子!”

    “打死他,看他还敢嚣张。”

    ……

    有人嗷嗷叫,有人鼓起掌来。

    “吃我一拳!”铁山一声虎啸狮吼,右手铁拳猛地轰了出去。

    铁拳破空,响起刺耳的尖啸,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势。

    这倾尽全力的一拳,再加上他身体的惯性,力道何止千钧,只怕一堵墙都能击得穿。

    “太强大了!”梁飞摇头苦笑。他这才看出来他上次和铁山切磋,铁山根本未尽全力,不然的话他可能没有一合之力,一招就败北。

    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叶天如何接这一招,哦不,看叶天如何被一拳轰飞。没有人认为他能接得住铁山的这致命一拳。

    而叶天却摇了摇头,不闪不避,淡淡然道:“花拳绣腿罢了。”

    许多人纷纷侧目,你妹啊,这叫花拳绣腿?

    你脑袋是被驴踢了吧?

    如果这叫花拳绣腿,那什么叫武道?

    铁山本来就是暴脾气,一再被侮辱,当真恼怒异常。一股凛然的杀气从他体内瞬间迸射而出,充塞包房的每一个角落。

    杀气无影无形,普通人感觉不到,但是六识敏锐的武者能感觉得到。

    对武者来说,杀气如芒刺在背,无影无形,却如实质!

    “不好,铁山动真格的了,这是要把人打死吗?”梁飞突然眉头一紧,有种不详的预感。

    如果把人打死,那可就麻烦了!

    “唉,臭小子,不管你有何依仗,你不该激怒铁山啊!”梁飞心里一声叹道,突然大喊,“铁山,手下留情!”

    几乎同一时间,一个尖锐中带着几丝清脆,清脆中还有几缕甜美的女声也响了起来,“不要啊!”

    “叫什么叫,闭嘴!”赵小玲连忙把白雪的嘴巴捂住。

    宁小雨循声看去,顿时被惊艳到了:

    好漂亮的女孩啊,肌肤胜雪,唇红齿白,纵使发丝凌乱,衣衫不整,依旧美得让人窒息,纯洁如百合,让人忍不住捧在手心。

    奇怪,这女孩的衣服怎么烂成这样?

    脸上还有红红的巴掌印,难道和人打架了?

    当宁小雨看向白雪的时候,白雪也对她望了过来,两女四目相对。

    宁小雨浅显一笑,对白雪说道:“放心好了,我哥不会有事的!”

    白雪轻轻点了点头,也许是信了宁小雨的话,或者,仅仅是出于礼貌。

    这时,铁山倾尽全力的一拳已经轰到叶天近处,刚猛到极致的拳势带着呼啸的拳风之声,便是一堵墙他都自信轰得穿,更何况一个人,他这一拳要定了叶天的老命。

    梁飞让他手下留情,可是他的拳势一经打出,根本停不下来。

    但是,梁飞的提醒还是让他猛地惊醒了,法治社会,光天化日之下,他哪里敢杀人去,杀人要偿命的好不好。拳势收不住,但是他把方向变了一下,本来对准叶天的面门,手臂突然往下猛地一压,下降尺许,轰向了叶天的胸口。

    胸口,同样也很致命啊!毕竟,铁山的拳劲太大了,连墙壁都能轰穿,力量可想而知。

    而叶天,不仅双脚未动,不闪不避,就连双手都没有动作,还插在裤兜里呢。

    “他在干什么?”

    “吓傻了吗?”

    “唉!死定了!”

    ……

    许多人不忍看到血肉横飞的场面,闭上了眼睛。

    “啊啊!”伴着铁山的一声怒吼大叫,他的拳头实打实的轰到了叶天的胸口上。

    如流星坠落,和大地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这一刹那间,似乎天地都在为之变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