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伊塔之柱

第三卷 怒海,风暴汇聚 第一百一十一章 魔剑(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众骑士皆止步。

    在少年握住剑的那一刻,森林中似乎回响着一个低沉的声音:

    “记住我的名字……”

    “我是埃德温-克莱沃。”

    “北境的建立者,冬之国的主人。”

    “……世人啊,银色的旗帜穿过漫长的海峡,寒鸦与骑士驻足相望圣白的城邦,但古老的故事将有终末一刻。”

    一股冰冷的力量似乎渗入灵魂深处,那低语仿佛萦绕于心灵之中,不住向他述说着,述说着那过往的低语。“那剑从血中而生,必将主宰一切……我等荣辱与共,共缔契约……”

    箱子握住那漆黑的剑柄,脸上的表情冷漠得近乎于空白,他一寸寸将剑拔出,剑上的冷光仿佛映入人心之中的恐惧,令人每一个人皆听到来自于内心深处颤栗的声音——

    落雪沙沙,万籁俱静,连火光也为之一暗,营地之中的火焰仿佛臣服于一股无形的力量,正不住向着一个方向偏斜。雇佣兵们脸上写下恐惧的神色,行走于北地的人听过那个古老的传说:

    某个没落已久的家族,与他们世代相传的魔剑。

    当鸦语低萦之时,魔剑已从血中而生。

    箱子已经看到了魔剑的一段属性:

    灰石契约——魔剑的攻击力随持剑人的成长而成长。

    他继续向上提出剑,银色的剑光映在他的眉宇之间,那细长的剑刃犹如恶魔的细舌,笼柄上漆黑的鸦羽已栩栩如生,其上所嵌的宝石闪烁着妖异如血的光芒。

    第二段属性映入视野之内:

    血之荆棘——魔剑吮血而生,受魔剑所伤难以治愈,当一定范围内存在魔剑所伤之人时,持剑人的速度获得持续提升。

    森林中一片诡异的寂静,松软的雪地似乎吸收了一切声音,骑士们骚动着后退,直至那个领头之人厉声喊道:“是魔剑,阻止他!”

    他用剑指着雇佣兵们,雇佣兵们迫于无奈不得不上前,他们收过了钱,就得办事。看着雇佣兵围拢过来,小空吞了一口唾沫举起剑,他手心之中全是汗,已预见到自己的下场。

    但雇佣兵们还未靠近,一道无形的力量忽然从魔剑之上散出,那道力量无损分毫地越过小空,如同一道墙撞在那些雇佣兵身上。让几十名雇佣兵齐齐发出一声惨叫,横飞了出去,跌入雪地之中。

    这时箱子看到了魔剑的第三段属性:

    心魂献祭——魔剑每击杀一人,持剑人获得一次使用该对手能力的机会。灵魂寄住于魔剑之中,直至消失为止。

    然后是第四段属性:

    群鸦之磔——召来渡鸦吞噬敌人的血肉,持剑人可以短暂地化身为鸦。

    当箱子将剑尖轻轻从漆黑的剑鞘之中拔出之时,最后一行文字也映入他的视野之中:

    “血流如河,鸦语低萦;风暴已至,长船将临——”

    “其剑所名为,魔剑‘格温德斯’。”

    即古塔语,鸦之意。

    他拔出剑来,指向前方,剑刃上竟给人一种萦绕着漆黑锋刃的错觉,犹如无数针尖一样,刺入众人眼中。狭长的刃锋,竟让无数雇佣兵、赏金猎人与骑士齐齐后退一步。

    箱子心灵之中萦绕的尖细声音好像一下子变得高亢起来,它尖啸着说道:“……臣服于它吧,古老悠远的意志必将君临一切……而我等,荣辱与共……”

    但箱子神情冰冷如铁,一手紧握着那剑,他说:“你主宰不了任何事物。”

    他收剑于胸前,那一刻森林之中的风仿佛静止了,少年大衣的领子也静止下来,只剩下一对幽然的漆黑眸子,注视着那个领头的骑士。骑士长对上了少年的目光,竟好像坠入了一个无底深渊之中,他一贯自诩为意志坚定,但此刻竟心神动摇起来,无意识之下,竟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而下一刻,箱子动了。

    他身形一半融入光明,一半融入暗影之中,整个人像是处于光影交错的间隙之间——小空有些愕然地回过头——但只看到一道消逝于自己身畔的影子。

    箱子光明的那一半渐渐消失,暗影之中的一半化为了一道残像。

    “……影界通道,不好,他是一个魔导士!”骑士长如梦方醒,急忙高喊一声,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对手竟会是一个魔导士,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那魔剑之上,甚至忘了观察对方的魔导炉。

    他举起剑拦在自己身前,箱子之前注视他的目光总让他心生寒意,那种淡淡的杀意仿佛如影随形。同时他伸手向前方,动作果断地画出一个法阵,试图用次元锚,将那个刺客从影界通道之中抓出来。

    只是他的法术咒文还没来得及画完,箱子便已提前显出身形,大大出乎他的预料的是,对方并没有直奔而他而来。箱子一个闪烁之后,出现在了那些雇佣兵的面前。

    那些雇佣兵正纷纷从雪地之中爬起来,而一道阴影已经挡在他们面前。箱子只将手中剑一扬,那雇佣兵就算全神戒备也未必拦得住他,何况此刻,一道血痕划过,那雇佣兵立刻捂着脖子倒了下去。

    箱子走过他,同时从他背后扯下十字弓来,举起十字弓来,仿佛浸淫此道十数年一样,熟练地单手上弦,瞄准,一箭射出,一个佣兵应声倒地。他没有杀人,箭射中那个雇佣兵的大腿,令其哀嚎着倒下去。

    背后一道风声传来,箱子向那个方向丢出十字弓,一个雇佣兵一剑斩开十字弓。而箱子同时一转身,速度比之前似乎快上了不止一筹,他戴着魔导手套的左手向对方一张,“停住。”

    那个人立刻动弹不一得,他再一推,对方横飞出去,撞倒了那个方向的三四个人。

    箱子感到自己再一次提速,仿佛是心生感应一样再反手一剑,令另一侧一个偷袭之人右手齐腕而断,惨叫着向后退去。“射死他!”骑士长大声下令,顾不得雇佣兵们正在心中破口大骂,外围的赏金猎人纷纷托起十字弓,搭箭上弦。

    羽矢飞来,但箱子身形顷刻再一次半明半暗起来,箭矢纷纷穿过他,反倒令雇佣兵倒下一片。箱子犹如一道虚幻的影子游走于每一个雇佣兵身后,雇佣兵面对这样神鬼莫测的能力心胆俱丧,纷纷后退。

    “围上去!”骑士长再一次大喊,一众骑士纷纷拔剑出鞘,围了上去。

    战场的不远处,砂夜长长地吹了一声口哨,她看着那个方向,向身边的所有人下达了命令:“去帮他!”

    其实不等她命令,天蓝早已抱着魔导琴跑了过去。

    悠长的口哨声,回荡于森林之上——

    藏身于各处的猎人们,皆从灌木丛之下显出身形。他们一边回身去安抚那些藏身于暗处的妇孺们,一边迅速拿起武器,从藏身处一跃而出。“是砂夜小姐的声音,”人们交头接耳:“砂夜小姐在呼唤我们,我们得去帮忙——”

    羽箭从森林各处飞出,正准备上前的骑士们纷纷回头,举起盾牌挡住飞矢。

    而这一缓神的当口,箱子已再一次显出身形,他在一个雇佣兵身后现身,一剑将其刺了个对穿。但他仍旧没有杀人,这一剑从对方右肩肩胛之下穿过,带起一抹血泉,那人哀嚎一声跪了下去。

    箱子一击得手,再一次化作游影——但这时骑士长神术终于完成,一记次元锚落下,令箱子不得不从影界通道之中弹出。雇佣兵见此齐齐发了一声喊,穷凶极恶向这个方向扑了过来。

    只是箱子十分从容地一停,一剑挡开雇佣兵向自己劈来的弯刀,细长的剑刃犹如一道银线,切开弯刀,犹如剖纸一样一剑两断。那人目瞪口呆,眼睁睁剑刃向自己刺来,直指咽喉——

    那一刻快至巅毫,但在箱子的感知之中却缓慢得如同时间在沙漏之中流动,他甚至微微偏了一下头,收回手,偏转剑刃,避开对方的喉咙,然后一剑斩下对方一条手臂。

    时间才重新恢复流动,那人捂着手臂惨叫着向后倒下去。

    在他的视野之中,更多的雇佣兵已如同潮水一样从那个方向涌了过来。

    箱子举起左手,漆黑的手套上银光一闪,用力一扯,只听轰然一声巨响,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目光注视之下,一株两三人方能合抱的巨松竟被一道无形的力量连根扯起,横飞过来。

    佣兵们吓得立刻转身抱头鼠窜,但还是被扫飞出去——

    只有两位骑士走上前来,身后的魔导炉同时为之一亮,高高跃起,如同肋生双翼一样向着箱子飞扑了过来。

    但箱子抬起头来,微微眯起眼睛,他一侧身以几毫米的差距躲开对方直劈而下的一剑,看起来险之又险,但在箱子眼中一切皆缓慢无比。他向前一步,一剑刺穿对方的魔导炉,然后将之挑飞,穿透性的力量直接扯开了那个骑士魔导炉的防护,‘哗啦’一声将魔导炉从他身上扯了下来,连带七七八八的零件一起散落一地。

    他再回过剑,一剑抹过已毫无防备力量的骑士的喉咙。

    一抹温热的血珠飞出。

    箱子在再一次转过身,剑上竟然燃起紫色的火焰,向着另一名骑士一剑斩去,“鸦羽剑!”那骑士看到这一幕震撼得几乎连声音都变了调,“你怎么会这个!?”他本来举剑想要格挡,但看着这剑上的火焰赶忙收剑回撤。

    但怎么来得及,箱子已一剑扫过他,将他连人带甲一起斩为两段,横飞了出去。箱子微微一怔,收剑看了看,自己都没想到这一剑竟有如此的威力。

    不过击杀了这两个骑士之后,他也不再上前,而是看了看那骑士长之后,回身继续向那些雇佣兵走去。那骑士长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只是与那些心胆俱丧的雇佣兵不同,他这一刻终于看出了些什么。

    他正越看越不对劲,一开始自己的手下至少还可以在对方手上走上一个来回,但眼下连边儿都追不上。对方的速度已经快到了一个恐怖的速度,似乎连行走之间也会在身后留下一道血色的残影。

    骑士长猛然之间意识到什么,大喊一声:“撤退,骑士上!”

    其实不用他喊,雇佣兵们已经失去了一切斗志,他们原本以为用人命可以堆得下来的胜利,但眼下似乎成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骑士们穿过雇佣兵,举剑上前。

    箱子此刻终于停了下来,他看着那一排排的骑士,心想已经差不多了。

    他又看向四周,砂夜的同伴们,她手下的选召者,猎人们正从森林各处涌出来,加入到这场战斗之中。那些人势单力薄,在雇佣兵与骑士面前不值一提,不过他们仍旧来了。

    他竖起剑来,以剑刃贴着眉心。

    然后再举起剑,向前一斩。

    那一刻,几乎所有人都感到那狭长的剑锋,仿佛分开了空间一样,令森林之中都为之一暗。人们听到了一阵低沉的尖啸声,似乎是什么声音,正从那里森林之中汹涌而出。

    而马上,他们便看到阴影之中飞出了无数的羽翼,那是无以计数的乌鸦,从箱子身后,从漆黑的暗影之间呼啸而出。它们张开双翼着掠过少年的身后,如同一片流动的影子一样,向着面前的骑士们尖啸而至。

    骑士们瞪大了眼睛,已经看到了那隐于羽翼之下,寒光闪闪的利爪,他们赶忙举起双臂挡在面前,鸦群一扑而至,砰砰乓乓撞在金属的盔甲之上,仿若一道呼啸的风暴。但它们的利爪,仍旧透过盔甲缝隙,或者骑士们裸露于外的部分,带一道道血痕。

    血花飞散之间,箱子向前踏出一步。

    而那一步之间,远远地那位骑士长从无数的乌鸦之间,看到的并不是寒芒闪烁的爪牙,也不是飞散的羽翼,而是一双,黑幽幽的,闪烁着冰冷的光芒的眼睛——而在那眼神之中的目光,仿佛直指人心,注视着他内心深处最软弱的地方。

    箱子向前一步的那一刹那,他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化作为一只渡鸦;那渡鸦张开双翼,漆黑的羽毛之下,覆盖着闪烁着腥红光芒的眸子;而下一刻,那赤红的色泽化为了一道血色的流光,宛若坠入夜空的星辰。

    几乎所有人都没有看得清楚那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太快了,快到了已经超过了人类视觉的极限,犹如一道分开黑夜的血红的线,那线将天地之间一分为二,天地之间的万物皆安静了下去。

    那骑士长喉咙之中只发出咯咯的声音。

    他吃力地试图要转身,但只不过让上下半身分离开来,然后坠落下去,倒入雪地之中,扬起一片带血的雪花来而已。

    少年在一片黑雾之中收拢身形,在原地立定,他举起剑,轻轻收入鞘中,一抹暗光,随剑刃消逝不见。

    仿佛所有人都听到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只有我,方可以主宰我的剑。”

    ……

    当方鸻步入那幽暗的大厅之时,大厅之中一片空寂。

    布莱克博带着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停在方鸻身后,也抬起头看向大厅的中央,那面容不清的高大塑像。艾丹里安的圣像神圣而肃穆地伫立着,注视着步入大厅之中的每一个人。布莱克博撇了撇嘴,拔出剑上前,但方鸻伸手拦住他——他们是来拿回这个地方的,而不是来渎神的。

    艾丹里安终归是欧林神系的一位,在上一次灾难之中殒落,虽然预言它会化身为乌鸦之王泰拉厄契回到这个世界上,但这位神祇曾经终归有恩于这片土地。而且,也没有这个必要。

    对于方鸻的阻止,布莱克博不置可否,只默默收回剑。他有些敬畏地看了这个少年一眼,才答道:

    “他们都先一步逃了。”

    “他们?”

    “圣殿在这里至少有一个鸦骑士,有一个牧首,那个大骑士叫做费摩恩-灰焰,我认识他,那家伙是一个相当高傲的人。”布莱克博答道,这正是他对方鸻产生崇敬的原因。原本他预计至少要有一场恶战,但没想到对方竟然望风而逃。虽然鸦爪圣殿的人可能已经得知了旅店之外那场战斗的结果,但骑士们复活之后还是可以一战的。

    方鸻不由想到了自己在旅店遇上的那个有着焦黄目光的高阶骑士,不知道对方口中的费摩恩-灰焰是不是就是那个人,当初应当就是他察觉出了希尔薇德的身份来。他原本还有一些问题想要问这个人,但没想到对方嗅觉竟然这么灵敏,先一步离开了。

    只给他们留下这座空荡荡的圣殿。

    这时一个‘’受赎者’的游侠正急匆匆大厅外面走了进来,向他们开口道:“团长,艾德先生,外面有人想要见见你们。”

    “怎么了?”布莱克博回头问道。

    “是圣选者,”那个游侠答道:“他们说他们是银林之矛的人,艾德先生,那个领头的人说认识你。”

    “银林之矛的人?”方鸻微微一怔回过头:“银林之矛的人,认识我?他叫什么名字,吴迪,琉璃月?”

    “不,”游侠摇了摇头:“他说他叫鸫。”

    “鸫?”

    ……

    妙书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