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九百四十八章 龙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阵法被破,整艘巨轮,毫无设防的呈现在蛟龙王的眼中!

    此刻,回荡在天地中的毁灭风暴好像更加的凶猛,固然阵法被破,船身依旧坚固,航行在大海中一点问题都没有,这一路过来,阵法未开,也依旧到了这里。

    然而现在,没有了这方阵法,便也直接让人没有了最初的安全感。

    “滕奎,交人吧!”

    似乎破掉了阵法,蛟龙王之前被伤的怒气,也减弱了许多,愿意再度给滕奎一个选择的机会。

    只不过这样的选择……相熟的双方,纵然见面机会不多,彼此间了解的应该很多,毕竟,这是一条,对无数而言,乃是不归路!

    行走在这条路上的人很少,所以,仅有的那么些存在,就会很了解!

    滕奎是一线天中最出色的冒险者,这条路上,无论任何存在,对他的性子和能力都很了解,在如此了解的情况下,此刻,蛟龙王还说出了这样的话,这家伙,倒也够狡猾的。

    果然,滕奎无比坚定的声音,缓缓的回荡起来:“除非船毁人亡,否则,休想在滕某船上,带走任何一个人。”

    “很好!”

    蛟龙王铜铃般的眼瞳中,露出清冷之色,庞大的身子,第一次,仿佛完全浮出海面,那果然,如同小山般,横立在巨轮之前,那无尽的狂风,都因如此巨大而受阻。

    “蛟龙王!”

    船身甲板上,滕奎身影闪电般的出现,他站在正中心位置,伴随着他的出现,船身四周,正有淡淡的青芒,向他快速汇聚而来,显然,滕奎在调动阵法之力。

    只可惜,之前阵法强行被毁,加上消耗太大,此阵原本之威,已经难以给予滕奎太大的帮助,何况滕奎本身,也因阵法被破而受伤,他这玄宫大成境的修为,站在这里,即使大部分风暴,都被蛟龙王那庞大的身子所阻挡,剩余而来的,让他在这里,依旧如同风中小草般,随时都有可能被连根拔起。

    看着滕奎,蛟龙王眼瞳深处,似是掠过一丝不忍,它沉声的道:“本王很清楚的知道,你们跑船之人,视信誉为生命,这是你们安生立命的先决条件,可是,凡事都可以变通,面对本王,你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侥幸,又何必如此执着?”

    滕奎淡然一笑:“我有我的坚持,这一点,是你蛟龙王所不能理解的,来吧!”

    蛟龙王深深的吸了口气,不在多言,庞大的身子之中,陡然一股可怕之极的毁灭气息,浩荡而出。

    单就那么的气息,直接震的滕奎一退再退,他好不容易汇聚而来的阵法之力,便是这样的,被轻而易举的给震散了。

    现在的他,没有任何资格去面对蛟龙王!

    他深吸了口气,声音顿时传遍船身的任何一处之地:“今天,滕某抱歉了,非是滕某不懂得变通,而是,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换成是你们当中任何一人遇到危险,只要在滕某的船上,滕某都会誓死守护。”

    “请原谅滕某无法将你们送到目的地,但请你们放心,必然会将你们送到安全之处,滕某的手下,会想办法,继续带领你们前行。”

    或许之前,有人会怪罪滕奎,为了一人,而连累所有的人,虽然这份坚持是他的信誉,可是否值得?

    现在的话,众人有所明白,滕奎争的,不是一口气,而是一世人!

    “嗤!”

    就在滕奎的话音刚落下,突然一道身影,闪电般的暴掠而出,瞬间之后,已是掠向了那方茫茫的大海之上,其身影,也瞬间后被无尽的狂风所淹没。

    “终于忍不住自行出来了?嗯,你是谁?”

    一番话,让人知道,这出来的人,并不是蛟龙王的目标,那么,是谁这么有种,敢在这毁灭风暴之中,还敢去面对蛟龙王?

    “滕老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你回去掌舵,准备随时启程。”

    直接传到脑海中的声音,让滕奎不由的楞了一下:“洛公子?”

    出现在风暴中的,正是洛北!

    他原本也不想多管闲事,毕竟面对的是一尊绝神境高手,而且又是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中,这无疑很是冒险。

    但如果滕奎死了,他或许没办法找到前往莽原域的路,那就麻烦更大了一些,还有就是,滕奎的这份坚持以及信誉,让洛北多少有所动容。

    如此,这次麻烦,就帮滕奎解决掉好了。

    无边山河,席卷而出,笼罩着一方天地,以尽最大的能力,去阻止风暴的来袭,同时,也是将他和蛟龙王所在之处,直接给封印了下来,让外人无法知道这里面所发生的事情。

    “年轻人,你倒是胆魄足够的大!”

    看到这个年轻人后,而且只有玄冥境的修为,蛟龙王神色不由有些古怪起来,现在的人,都是这么的不怕死吗?

    洛北笑了声,道:“蛟龙王,看的出来,你对滕老大颇有几分敬意,那又何必如此为难他?给个面子,这事到此为止,如何?”

    “面子?”

    蛟龙王不由森笑:“年轻人,在本王面前,你有什么面子?”

    它对滕奎有几分敬意,那是因为了解后者的为人,说实话,对于滕奎坚守着的那份信誉,它着实很动容。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可以如此的坚守住了。

    所以它对滕奎有些客气,但不代表着,它对其他人,也可以如此客气。

    洛北淡笑一声,道:“你今天受的伤,我有丹药,可以让你恢复如初,不会有任何的后遗症留下,另外再给你一些丹药,当成是你这一趟的辛苦费。”

    “甚至于,我可以额外送你一件神器,我不需要给你我面子,就当成是交易,如何?”

    丹药对妖兽而言,比之人类的渴求还要大上一些,而神器,也是难得之物,纵然绝神境高手,都也未必能拥有,洛北此举,算是对症下药了。

    “好大的手笔!”

    蛟龙王都忍不住的倒吸了口凉气,倒没想到,如此的一个年轻人,居然可以拿出这么多东西来,不过!

    蛟龙王森笑道:“这些东西,本王固然会心动,但可惜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年轻人,你别白费心机了。”

    “这样啊!”

    洛北轻叹了声,心神微微一动,陡然间,一道奇特的波动,自他体内,闪电般的席卷而出,回荡在山河扇的无边山河之中。

    那样的波动,并不如何浓烈,可是,却让蛟龙王神色震变,连声音,都是变得无比嘶哑起来。

    “龙…龙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