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九百零三章 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是她的儿子,这是她想了千多年之久的儿子!

    世界上的母亲都是伟大的,世界上任何一个母亲,都会在儿子不在身边的时候,会无时无刻的不在担心着。

    儿行千里母担忧!

    任何一个母亲,在儿子离开身边的时候,就会去思念着,牵挂着,担心儿子过的到底好不好,有没有在生活中,受到挫折等等,何况,她还这么多年,未曾与儿子接触。

    整整千多年的时光,难以想像,一个人,是如何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因这丧子之痛而度过来的?

    现在看着儿子,哪怕儿子的容貌已经改变,这些,都阻止不住心中那一股激荡之情。

    她知道,儿子现在,还不想回归九天战神殿,因为他是洛北,不是北辰风!

    儿子想等到,终有一天时,当洛北与北辰风完完全全的融合在了一切的时候,再重新回到九天战神殿。

    到那个时候,是洛北还是北辰风,那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依然是九天战神殿的少主,而不会因为身份的稍微转变,让九天战神殿发生极大的动荡,甚至面临着意料之中的那种不好局面。

    这是儿子的设想,亦是儿子在千年之后,要为九天战神殿所做的事情,所以,她强力的压制着心中的激荡,不想惊醒儿子。

    不想因为自己的不能克制,将许多事情提前在这个时候发生。

    这一次来见儿子,只是因为知道儿子伤的很重很重,她克制不住自己,所以来见儿子,可也绝不想,因为自己的这样举动,让目前的局面发生任何变化。

    但,到底是母子连心啊!

    纵然这房间中,被宫装妇人设下了结界,在这样的结界之下,除非修为实力在她之上,不然,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不会知道她的存在,洛北也醒不过来。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的修为实力在宫装妇人之上?

    不算白衣女子和墨流云,几乎没有!

    可是,当她的眼泪,不停的滑落,喜悦和内疚,相伴着出现的时候,沉睡中的洛北,就这样,在宫装妇人的注视下,以及错愕的眼神之中,慢慢的张开了眼睛。

    这一瞬,母子对视!

    这一刻,母子之间,相视而无言!

    洛北自然是认得母亲的,不管过去了多少岁月,无论在曾经的岁月之中,经历过什么,母亲的容颜,在心里,从来都没有忘记过,片刻都没有。

    此刻骤然见到母亲就在身边,在这样的看着自己,洛北的心,当然激荡万分,可是,他又不得不强行压制住自己内心中的那股即将要爆发的情感。

    他并不知道,母亲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看自己,但他以为,母亲是不认识自己的,不知道自己就是她的儿子,他又怎能够,将那样的情感给爆发出来,从而吓到了母亲?

    看着儿子眼中的情绪不断变化,宫装妇人在洛北清醒过来的那一瞬中,就将自身所有情感,都是埋藏在了心中。

    她知道眼中的这个年轻人就是儿子,可她也不能够,让儿子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了儿子这千年多年的遭遇。

    于是,母子二字,在如此相见的情况下,非但不能相认,反而还要死死的压制着心中的情感,对他们而言,这显然极其的辛苦。

    不知不觉,便是过去了分钟的时间,宫装妇人率先回过了神,她心中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旋即保持着一贯从容和优雅,笑着说道:“小家伙,好些了吗?”

    “对了,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谁,你就喊我云姨吧……”

    最后的这几个字说出口,宫装妇人的心,不觉一痛,这是她的儿子,应该喊她母亲的,可是现在!

    但她也都只能强硬着心,继续的说下去:“这个地方,是我曾经的修炼之地!”

    这算是解释了她为什么会来,这是她的修炼之所,自也是这里的主人,主人回来,理所当然。

    主人归来,见到这里有客人,而且客人还受伤很重,来探望一下客人,这也是必须的礼节,让人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云姨……”

    这俩个字,从洛北的口中发出,亦是觉得无比艰难,这是他的母亲,可现在,竟要用别的称呼来代替,这是为何?

    纵然多年历练,心坚如铁,这一刻,当这俩个字出口之时,一股无法形容的震天之怒,伴随着冷冽之极的杀意,毫无征兆的,从他内心深处,疯狂的席卷而出。

    原本一家多人,其乐融融,享受着天地中最幸福的天伦之乐,可是,却因为挚友、爱人的背叛,落的个如此的下场,如何不怒,又如何不恨!

    宫装妇人的心,亦是重重的震了一下,她明白儿子现在的情绪波动,事实上,她比儿子要更加的恨,可是当此之时,她不仅要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也要帮助儿子克制住他的情绪。

    她伸出手,像儿子小时候一样,轻轻的抚摸着儿子的脑袋,柔声的道:“小家伙,你的伤势还没有尽好,不可有如此激烈的情绪波动,否则,会留下大麻烦的。”

    “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我们都要着眼未来,对吗?至少现在,我们都还活着,那么一切,都还有可能重新再来的机会。”

    洛北心中的怒与恨,慢慢的压制下来,许久后,人也恢复了一些理智,他缓缓的点了点头,道:“多谢云…姨教诲,我记住了。”

    这个称呼,说出来依旧那么的拗口!

    宫装妇人的心,忍不住的又是一痛,她强忍着这样的痛,低声的道:“这里,我已经很久没回来了,不曾想,倒是来了你们俩个小家伙,你们都很好,好好努力,快速成长,未来天地很广,只要你们够努力,终会完成你们心中梦想的。”

    洛北道:“是云姨,我知道了!”

    宫装妇人微微点头,道:“那好,小家伙,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说的是走了,而不是出去了,那显然,她不会在这里停留。

    看着母亲起身,然后转身离开,看着母亲向外走去时,那在洛北眼中,显得极为孤独、萧瑟乃至是孤苦的背影时,不管洛北再怎么的克制住自己的心,此刻,都也克制不住了。

    “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