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八百九十八章 你在、我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洛北和姜研,都是聪慧之辈,都是非凡之辈,可是对于白衣女子的话,实在也都有所听不明白。

    他们的境界层次,还未达到那种地步,对于这等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的事情,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从这其中,倒也是对于过往,有了一些了解,比如曾经天地之中,所发生的那场,席卷整个天地的大战。

    在那场大战中,原来,邪族扮演的,是启劫者的身份。

    如此一来,天涯宫派陆颜到十万大山中,去取邪族之本源,那就可以想的通了。

    并非是天涯宫中,有人要借邪族来修炼,而是,天涯宫中,也有启劫之人,俩者本就同样的身份。

    默然了许久后,洛北问道:“所谓大劫,难道在大劫来临之前,除却只能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外,我们什么都不能做?”

    白衣女子道:“如若在大劫还未形成之前,那或许有可能,我可以于虚无浩瀚中,击溃大劫,让之烟消云散,现在的话,我办不到了。”

    姜研道:“照你的意思,除非大劫真正开始,否则的话,哪怕我现在,有着如同你这样的实力,那都不可能,为姜家真正的报仇?”

    “大致上,是这个道理,不过,凡事都有变数,一切都是未知,就连我,都无法把握到未来会怎样发生,所以,人定胜天这句话,有着一定的道理。”

    白衣女子道:“但不管怎样的变化,姜研,我劝你一句,你想报仇,还是尽快将实力提升起来,不提你姜家守护者的身份,如今只能在你身上体现,你自身,都面临着诸多的劫难。”

    姜研点头道:“我知道,这次来始天大陆,只是为了追寻过往之事,如今这些都大概明白了,我当然不会去莽撞。”

    白衣女子正容道:“你不仅不能莽撞,还要万分小心!”

    “凡事都有变数,一切都是未知,或许,你可以在大劫开始之前,就报了你姜家的血海深仇,可也有可能,你会提前陨落,这些,都是相互的。”

    “大师姐,先离开始天大陆!”洛北道。

    白衣女子问他:“那么,你呢,还要在这里继续的下去?”

    不待洛北回答她,白衣女子继续说道:“你知道自己是谁,你比我更加清楚,一旦你的身份有丝毫的被怀疑,到时候的杀机,你根本抵挡不住。”

    “洛北,罗生宗因你而灭,这个仇,当然要报,但也不用急在一时,你不能让那些因你而死去的人失望,还有,薛鼎山没事,他的三个儿子也都事,罗生宗的其他一些人,也都早就被安排离开了罗生宗……”

    “真的?”

    罗生宗被灭已是事实,死了很多人,这也是事实,而现在听到,还有很多人还活着,那自然是不幸中的万幸,无论如何,罗生宗和薛家,总算星火还在,让人心中稍微好受了些。

    “我要骗了你,你可以以后找我算账。”

    白衣女子道:“洛北,就先离开始天大陆吧!”

    洛北道:“你别担心,其实,归云山庄那一次后,就打算离开的。”

    “归云山庄?”

    白衣女子轻瞥了他一眼,道:“你可知道,鹰空老儿和我说了什么?”

    “什么?”

    “他说,你在偷看陆颜……”

    白衣女子当然不相信,就算是,她都也不会在意什么,谁让她爱煞了洛北,都爱到了骨子里,但如果真这样,她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的,所以,就有了这一句。

    “没有的事!”

    洛北很有些无奈:“只是想给陆颜一个惊喜,谁能想到……”

    “还真是好大的惊喜啊!”

    白衣女子嗔怪了声,便也到此为止,旋即说道:“既然你打算要离开,那伤好之后,就马上离开,莫要在停留,还有你,你们俩个,一个比一个大胆,我真是不放心你们俩个在一起留在这里。”

    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的别扭?

    “你要走?”

    白衣女子点了点头,道:“大劫已起,我既然被尊称为一声主宰,那自然也要为这天地做一些事情,只是,终究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些。”

    洛北二人默然,他们能够想像的到,这些年来,白衣女子在无数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为这天地苍生做了多少事情,而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她的劳累,尤其心累,那是他人所无法想像到的。

    “你要多加小心些,更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我知道!”

    分别在即,似乎有些伤感,白衣女子看了二人一眼,戏谑的笑道:“反正我以后不在你们身边,你们想尽情的打情骂俏都可以,洛北,好好把握哦!”

    这种方式,的确可以抵消掉离别的伤感,但很多时候,更加会适得其反。

    洛北看着她,似乎要透过面纱,看到那张脸。

    “曾经我答应过你,要在最适合的时机,亲自为你摘开这层面纱,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等到我,摘开你面纱的那个时候!”

    曾经轩辕小筑中所说的话,洛北依旧记忆犹新,在今天,听到天地大劫之后,他突然明白了白衣女子心中的抗拒、抵触、以及,那份想,却不敢的复杂心思。

    这些,洛北不想说破,以免带给白衣女子更多的沉重,可是,一定要让她知道他的等待。

    “洛北?”

    洛北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轻声道:“以前,我很想知道你是谁,现在,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我只需知道,如若你不在这个世界上,那么,不管你在那里,我都会将你找到。”

    “你在,我在!”

    白衣女子愣住了,姜研同样愣住了。

    曾经,白衣女子找了洛北千年,难道,在未来,要让洛北来找她,如此,弥补她这千年的苦痛吗?

    姜研轻轻上前,道:“所以,你一定要等着洛北!”

    她知道曾经那千年的找寻,所以这番话,便是在告诉白衣女子,惟她在,洛北此生,才可能会幸福。

    默然着,白衣女子将一物,放在了洛北的手中,说道:“等我离开后,你在看,这是我给你的礼物,你要好好珍藏着。”

    然后又来到姜研身前,轻轻的抱住了她,低声道:“无论如何,他的心,你要抢走!”

    姜研道:“答应过你的事情,无论如何我都会做到,可是他的心,已经不能没有你,好好保重!”

    白衣女子默然着,她的身影,就这样凭空的不见了。

    “洛北、姜研,你们保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