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八百九十五章 姜家(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终于醒了?刚刚醒来,就好好躺着,别乱动啊!”

    院子中,姜研似在修炼,可洛北走出来的时候,她就马上张开了眼睛,看到了洛北,她是正对着那个房间的。

    这个小小举动,也是代表了她心中的关心。

    洛北笑了声,打趣的道:“我担心你又一个人,不留任何话的走了,所以着急的啊!”

    姜研神色微微一滞,不知道该给出怎样的表情和反应。

    她和洛北其实相处过的时间很少很少,对于后者,哪怕曾暗中留意过许久,可是知道的都是表面,洛北真正性子怎样,她并不太清楚。

    好一会后,她低声的道:“其实,我曾给你回过话的。”

    “呃?”

    洛北连忙拿出好像封存了很久的那枚传讯灵玉,听到了里面的传讯后,苦笑了声:“那个时候,心中想的,只是如何的去报复朝天门,把这个都给忘了。”

    “那,你就不能怪我了!”

    说完这句,姜研连忙低下了头,不敢多看洛北。

    原本面对洛北的时候,她绝对不是这个样子,肯定不是这个样子。

    可是和白衣女子那一番聊天之后,她说,让自己努力去喜欢上洛北,爱上洛北,所以现在,面对着洛北,想起当天说的那些话,突然就羞涩了。

    事实上,这句话,根本也不是她以前能够说出来的话。

    “大师姐,你怎么了?”

    如果不是可以肯定,眼中的这个女子就是姜研,洛北真会觉得,他是不是认错人了。

    他自然是不知道,姜研和白衣女子她们俩人所说的那些话。

    “还能怎么了,你让她害羞了呗。”白衣女子浅笑道。

    洛北更加不懂了,不过,他倒是察觉到了丝丝的异样,他更知道,身边的这个女子,看似高高在上,让他人遥不可及,但有的时候,也会有寻常女子那般的刁蛮和古灵精怪。

    而这个知道,洛北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知道,他就是知道白衣女子有这样的一面。

    “你说什么呢!”

    姜研白了她一眼,连忙搬来了张椅子让洛北坐下,再说道:“你的伤很重,这段时间,要好好休养,不要想别的事情,这个地方不错....”

    白衣女子道:“我选的地方,当然不错!”

    “你好得意啊!”

    姜研瞪了下她,这人实在可恶,就这样想把自己给卖了。

    洛北越发的茫然了,忙说道:“你们俩个,以前应该不认识的,什么时候,关系这么的好了?”

    可以随便调侃对方,这是好朋友、好闺蜜之间,方才有的状态。

    “就是不告诉你啊!”

    白衣女子盈盈一笑后,说道:“你才刚醒,不宜劳累过度,有什么想问的,就赶紧问,问完了后,好好休息去,免得某人成天一脸的担心,害我都吃不下饭。”

    姜研一脸的冷笑:“我要是能够摘下你的面纱,洛北应该就能看到,到底会是谁连饭都吃不下去。”

    白衣女子顿时骄傲的笑道:“那就等你有那个本事,摘我的面纱再说!”

    “放心,会有那么一天的!”

    “我等着!”

    洛北有些头大,这难道就是传闻中,三个女人一场戏?

    不过洛北也知道,这是白衣女子刻意的,为的是让姜研放松下心情。

    一柄始天剑,那必然,让姜研在这段时间之中,承受了太多的压力,而更为重要的是,她取始天剑,这本身,就应该是她心中的压力。

    等她们闹结束了后,洛北道:“大师姐,你也坐,我们聊聊。”

    姜研脸上笑容一收,道:“你是想知道,我身上的那些事情?”

    洛北点了点头,道:“大师姐,问你这些事情,很有可能,让你回忆起以往的愉快,可是大师姐,你一个人背负的太辛苦了,这些年来,无论在天玄门,还是在始天大陆,你都独身一人,虽有心姨在旁,可是,你始终是一人背负着所有。”

    “可能你是不想连累到别人,但你有没有想过,心姨会有多担心?”

    “仅仅只是你的心姨会担心,你就不担心吗?”

    白衣女子戏谑的道:“看来你还是不太会说话,讨女孩子欢心的本事还不够,以后多学学,啊!”

    洛北哭笑不得,姜研暗怒不行,但这份打趣,却可以在最大程度上,缓解掉姜研心中的紧张,让她尽可能的,卸下心中的一些防备和负担。

    姜研默然了许久后,说道:“洛北,你可否知道,一旦知道了我的事情,你今生,会因为我,而惹来极大的麻烦。”

    洛北淡笑道:“我惹的麻烦,都也足够的多了,朝天门乃至天涯宫,都已经惹上了,实在还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什么存在,是我所不敢惹的。”

    “天涯宫?”

    姜研双瞳为之一冷,但同时,也分外的复杂。

    洛北道:“你匆匆赶来找我,那就应该知道,我为的是什么,而与朝天门这般结怨,罗生宗那么多人的死,不是朝天门出的手,很大可能,出手的是天涯宫的高手。”

    “这是为什么?”姜研问道。

    洛北摇了摇头,这一点,他都还没想明白,就目前为止,他未曾与天涯宫发生过任何的大冲突,乌元那一次,不算什么。

    朝天门固然是天涯宫的下属势力,但面对自己,还需要天涯宫来办事,未免也太小看了朝天门。

    如果说,为的是十万大山中,古老战场上所发生的那件事情,天涯宫,倒是有理由出手,可是他们这样的出手,难道就不怕暴露的更多?

    所以真正出手的原因是什么,洛北还没想明白。

    “大师姐,我在问你的事,怎么又转到我身上来了。”

    白衣女子抿嘴笑道:“那是因为你笨啊,哎,姜研太聪明了,我突然有些后悔了,洛北啊洛北,拜托你,以后可不可以变得更聪明一些?”

    洛北的牙,直痒痒:“套用大师姐的一句话,终有一天,我摘了你的面纱,让你再无保留的呈现在我的面前。”

    “好啊,我等着哦!”

    白衣女子笑道,但如果注意一些的话,当能发现,那般笑声中,其实隐藏着诸多的伤,今生,可能永远,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洛北未注意,自然就没察觉到,姜研沉浸在她自己的心思之中,更加没有发现。

    许久之后,姜研终于出声说道:“我出身,姜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