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八百九十一章 他(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袭白衣,如天上月明,让黑暗彻底消失,人如谪仙,让这里的一切混乱和血腥,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不是什么实力,这是一个人,降临在这天地之后,天地自行所做出的反应,如同迎接主宰!

    这些反应,鹰空老人自是不知,可是他很清楚的感知到,这个白衣女子,会极其的强大,那种强大,甚至于是他状态在巅峰之时,都不及一二。

    如此的一位高手……鹰空老人不由问道:“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白衣女子蒙着脸,让人看不到她的丝毫神色,自也无法透过她的神色,看清楚她到底在想什么。

    她其实并没有多想,自虚无走出后,便是立即出现在了洛北的身边,原本平静的她,这一瞬中,犹若化成成狂风骤雨,犹若磅礴怒海。

    这天地夜色,刚刚才平静下来,这一瞬,便是仿佛如同末日般的到来,这里的一切一切,都充斥着极尽的毁灭之意,让人心神,在无至尽的剧烈颤抖着。

    主宰一怒,天地又如何能够承受住!

    “你,终于来了!”

    洛北看着她,裂牙一笑,笑声落下,其人身子一颤,再也无法站的住。

    “洛北!”

    姜研一把将之扶住,然后揽在了怀中。

    白衣女子也伸出了手,不过她似乎没有姜研快,所以最后,慢慢的将手给收了回来,而心中,多了许多的歉意。

    洛北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帮我做一件事。”

    “你说!”

    “断去鹰空老人的四肢、拔了他的口舌、废了他的修为,我要让他,这一生,都成为乞丐!”

    原本这件事,洛北打算自己来做,可是,那需要太久的时间,而现在,他已经等不起了,既然白衣女子来了,那就由她来代劳。

    这般的残忍、这般恨,可想而知,洛北心中,对这鹰空老人,有着何等凛冽的杀机。

    还没等白衣女子回答,洛北头一歪,昏了过去。

    姜研温柔的拭去他嘴角边上的鲜血,道:“他早就承受不住了,可是,不想连累我,所以一直坚持着,你来了,他昏迷了!”

    “也请顺便答应我一件事,只让鹰空老人生不如死,其他人,暂且先放过。”

    白衣女子有所不解,看到姜研身边的始天剑后,微微的点了点头,转过身,目光落在了鹰空老人身上。

    清冷的目光,犹若无数雷霆,直接轰在他的心神上似的,让鹰空老人浑身在颤抖,不断的有着冷汗冒出。

    白衣女子道:“刚才,洛北的话,你都听见了吧?是让我动手,还是你自己动手?”

    鹰空老人想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卡在喉咙中说不出话来。

    好半天后,才说道:“姑娘实力高深,老夫自叹不如,可是姑娘,此乃朝天门之事,还请姑娘看在朝天门的份上,不要过问。”

    虽然都也看出了,白衣女子和洛北之间,关系非浅,可现在,都也只能希望,朝天门的大牌子,能够震慑住白衣女子一二,他不想死,更加不想生不如死。

    “朝天门,很了不起吗?别说朝天门,就算是天涯宫苍渊老儿这般伤了洛北,他的下场,都也只能如洛北所说这般。”

    没有人察觉到,在白衣女子提起苍渊这个名字的时候,姜研及其身前的始天剑,同时剧烈震荡了一下。

    鹰空老人真想嗤笑一声,说她狂妄,突然见道,一道流光在他身前出现,流光之中,包裹着一面令牌。

    只是一枚很普通的令牌,却是让得鹰空老人神色顿时大变,他都不敢再有任何呈现在表面上的放肆,哪怕在他心中,此时此刻,剩下来的,就只有敬畏和恐惧。

    他刚想说什么,那面令牌,便是飞快的倒掠而回,唯有他一人,看到了那令牌,其他人,包括搀扶着的陆颜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方才那一瞬,所有的空间,都被隔绝了开来,不会知道,哪怕近在咫尺,都也不知道在对方身上发生过什么。

    鹰空老人真有自杀的意思,可是他现在,面对着白衣女子,他连自杀,那都不可能办的到。

    想起关于白衣女子的种种传闻,他连忙说道:“还请圣女恕罪,饶恕我方才的无礼,好叫圣女知道,并非老夫如此的一定要对待洛北,实在是他太放肆,他竟敢,偷看我徒儿沐浴,所以……”

    如果能够看见,必然可以发现,白衣女子神色有着一阵错愕之意,她偏头看了眼洛北,偷看其他女子沐浴,这真是洛北做出来的事情?

    瞧着白衣女子的举动,鹰空老人心中一喜,果然,传闻属实,便有连忙说道:“为了徒儿的清白,老夫都只能下此杀手,还请圣女恕罪!”

    他绝对不知道,此刻白衣女子嘴角边上,扬起一抹淡淡的冷冽弧度,他只能够听到,来自白衣女子那一道,让他的心,瞬间犹若跌入十八层地狱般,冰冷之极。

    “莫说他,只是偷看了你徒儿沐浴,哪怕是他屠尽了整个天下,那又如何?”

    “圣女,你?”

    白衣女子清冷的道:“伤了洛北,你就该死,而今,还诬陷于他,鹰空,你就算被永世镇压,那都不觉得可怜!”

    找了洛北千年之久,方才将他给找到,好不容易找到了他,如若他要屠尽之天下,那么,她就一定会陪着他,将这天下,杀一个干干净净!

    他若是佛,她便是这天上的谪仙,光耀世人!

    他若为魔,她便陪他,永沉魔海!

    “圣女,饶命!”

    “还要让我动手?也好,那便依了洛北的意思,断了你的四肢,拔你的口舌,废了你的修为,让你这一生,永为乞丐,而我再加一句,你会很长命,长到你都厌恶了这个世界,都还不会死!”

    鹰空老人神色惊变,让他都再也控制不住他的思想。

    白衣女子言出法随,伴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她什么都没有做,鹰空老人便是阵阵的惨叫声音不断响起。

    他的四肢没了,修为没了,最后,口舌被拔,那等惨叫,便也化成呜呜之声,听来极其的刺耳。

    他本就被洛北和姜研所重伤,按照正常的情况,在这样的伤,他必死无疑。

    可白衣女子说他命会很长,他就绝不会死,不管是谁,都杀不了他,而他就算想自杀,那也做不到。

    因为,白衣女子是主宰,她一言,可定他人生或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