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六百二十九章 相见不能相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没有了可怕的凶兽气息,那座宫殿,在众人的感知中,再一次的出现了如海般无底的感觉,而那种感觉,让人心头火热。

    “遗迹已开启,诸位,进吧!”

    天际虚无之中,苍老声音再一次的传荡出来。

    “不敢,你们先请!”

    这个规矩,大家都懂,也不敢违背,尤其现在,还有天人境高手坐镇的情况下,没有直接将这座宫殿给搬回去,对于众人而言,那已经是极好的结果了。

    “无妨,一同进去。”

    听到这不是客气的话,已经等候了许多天的这些人,再也不迟疑,各自以最快的速度,向那宫殿掠去。

    到达宫殿前时,自有毫光闪烁,带领着他们,进入到了宫殿中。

    “公子,你在看什么?”

    自从那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后,洛北就一直在看着天际。

    孙乾自然知道他在看什么,可眼下,他只能这样说。

    “这小子,该不会是吓傻了吧?孙老,就这样的人,你也好意思带回去?”

    屈无病嘿嘿笑道。

    “你在找死!”

    孙乾冷视着他,那一位都现身了,在那一位面前如此的说洛北,那和找死,真的没什么俩样。

    洛北猛地收回目光,低沉说道:“孙老,你回去后,若是能见到你家殿主和主母,帮我转告一句话。”

    “公子请讲!”

    孙乾的神色,都是变得恭敬了许多。

    时隔千多年后,这一家三口的对话,就将从这个方式开始。

    洛北道:“千年之期终有尽,期待未来,莫要流连过去!”

    话音落下,他身形一动,以极其之快的速度,闪电般的掠向那座宫殿,他的身上,此刻,陡然有着无尽的疯狂之意,在尽情的回荡着。

    这方天地,似乎都承受不住,不断发出不堪负重的声音。

    孙乾神色,无比沉重起来。

    “这小子!”

    屈无病看了眼孙乾,道:“孙老,你进不进去,不进的话,我可进去了。”

    “你还想进去?”

    天际虚无之中,一道苍老的身影,闪电般的破空而出,屈无病看都没看清楚,凶狠的一拳,已是重重的轰在了他的胸膛上。

    饶是他也有玄宫境的修为,加上阵法之道,就算是面对初入绝神境的高手,都有勉强一战的实力,可是,在这一拳面前,他如蝼蚁般。

    出手的是天人境高手,岂是他这等实力所能应付的?

    “牧老,不要!”

    感受到那股惊天的杀机,屈无病怕了,连忙叫喊:“牧老,属下并未做错,您为何要杀属下?”

    “你没做错?”

    身影清晰的现出,正是牧寒流!

    他冷笑着:“方才那个小家伙,你可知道是谁?他是白虎老大看中的,就连老夫在他面前,都要万分的客气,你算什么东西,一次又一次的嘲讽他,先前,竟然还想借凶兽意志来杀他,屈无病,你该不该死?”

    屈无病闻言,神色彻底呆滞了下来,倘若他要是知道洛北真正身份的话,现在只怕连自杀的冲动都会有。

    因为自杀了,还可保全全身,不然,那是真正的连死都不能。

    “如果你仅仅只是讽刺也就罢了,居然还想杀他!”

    牧寒流森冷的道:“我九天战神殿内部,固然有诸多之争,这也避免不了,但是,绝不允许搞伐异那一套。”

    “我九天战神殿,至今仍然屹立天地之巅,靠的是一代又一代无数出色之辈,为了一己之私,抹杀他方带来的出色之人,我九天战神殿,要你这样的人何用。”

    “不,不,牧老,我知道错了,求求您,饶我一次,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一次,足够你碎尸万断!”

    “不,牧老,我是大长老的人,有大长老赐予下来的战神令,你不能杀我。”

    感受着牧寒流那丝毫不掩饰的杀机,屈无病没办法,只得拿出了一面金色令牌,其实他知道,这也不是最好的办法,以后麻烦会更加大,可为了活命,也只能这样。

    果然!

    牧寒流森森的道:“战神令,连老夫都不曾有,你居然拥有,大长老对你,很是看重啊!”

    屈无病深咽了下口水,颤声的道:“我现在有战神令,您不能杀我。”

    “牧老不能,我应该可以!”

    清冷声突然传来,放眼看去,半空中,不知何时,一袭白衣,如仙子般的人儿静静的站立着。

    纵然脸带着面纱,那依旧让人知道,这必然是位倾国倾城般的佳人儿了。

    “见过圣女!”

    便是牧寒流,此刻,都恭敬躬身。

    白衣女子踏莲而来,素手好像轻轻动了一下,赫然,屈无病手中的战神令,直接飞到了她的手中。

    “现在,战神令在我手中,牧老,他,可以死了!”

    屈无病目瞪口呆,目光呆滞,在牧寒流面前,他还能争辩几分,还能想着活命,面对白衣女子,他知道,她若要杀人,举天之下,无人可保住他。

    莫说战神令,哪怕整个九天战神殿的高手都在这里,他也是要死的。

    对白衣女子来讲,屈无病微不足道,所谓生死,根本不会在意,她静静的看着那座宫殿,感受着,洛北在这空间中留下来的疯狂之意,面纱背后的俏脸,仿佛有无尽寒意在涌动。

    “小家伙刚才是怎么了,怎地突然变化那么的大?”

    牧寒流凑到了白衣女子身边,低声问道。

    白衣女子淡漠道:“相见不能相认,他的心,如何能好过。”

    旧友在前,亲人在前,曾经的一切,都在眼前,然而,只能这样默默的看着....

    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真实了解洛北心情的人,因为,她见着他,同样相见不能相认,那样的痛,她心中也有。

    牧寒流闻言,心中戾气陡然疯狂席卷着,若不是顾忌太多,他真想,现在就杀掉天涯宫上,问一问那对男女,良心是否过意的去。

    “千年之期终有尽,期待未来,莫要流连过去!”

    白衣女子轻声呢喃着,许久后,再次看向那座宫殿,低声的道:“风,你知道吗,我们都已经知道了你的事情,所以,我们现在,都在等你归来。”

    “答应我,你一定一定要,尽快归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