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五百六十七章 向苍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是啊,他为何会陨落?

    千年之前,他号称天地之中,最耀眼的新星,其威之盛,哪怕是他认为的对手墨流云,都无法与之相比。

    他有极其之好的天赋,无与伦比的潜力,这些墨流云也有,可是,后者没有他的那般出身!

    九天战神殿少主,这个身份,放眼整个天下,又有多少年轻一辈可以与之相比?

    如此的出身,如此的天赋与潜力,注定了他在踏进武道之路后,就会得到世间中最好的栽培,他所处的环境,他所接触到的一切,都不是他人所能及得上。

    正是有如此之多的原因,洛北对墨流云这个对手才极其的重视,后者并没有他这般显赫出身,所处环境更是远不及自己,却依然能够,得到与自身相同的成就。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墨流云比千年前的洛北要出色许多。

    也正是这样的原因,洛北竟在渡化神劫的时候陨落,让人感到极不可思议,他怎可能会陨落?

    天际虚无中,白衣女子视线眨都不敢眨一下,全神贯注的听着,千年前骤闻洛北陨落,她肝肠寸断,失魂落魄,她从来都不相信,洛北会因为化神劫而陨落。

    所以,在修为大成之后,她问苍天,也仅仅只是得知,洛北或许还在人世,可始终不知道他陨落的真正原因。

    洛北轻笑一声,道:“你可知道萧云山和沐清柔?”

    墨流云楞了下,道:“知道,怎么了?”

    “我渡化神劫最紧要关头的时候,看到了他们出现,而且,是手牵着手相依偎的出现。”

    “轰!”

    这话音刚落,天地之中,陡有无穷冷冽之意于虚无之中迸射而出,这一瞬,整个天地,仿佛是处在一种可怕的毁灭当中,让人毫不怀疑,下一瞬,这天地就会完完全全的崩溃。

    山谷外,玄皇与李岩脸色为之大变,如此的可怕,是如何才能够释放的出来?

    李岩脸色更为震惊,是墨先生,还是洛北,或是二人联手?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那都叫人深为恐惧,他终于明白,山谷中的那俩个人,的的确确,需要他用心去结交。

    而如此的恐怖,洛北以为来自墨流云,他们是对手,更是知己,千年前同在星空下,对浩瀚星空发誓,要走到天之尽头,去看天外风景。

    当年他的陨落,最伤心的,亦有墨流云,而今知道了他陨落的真实原因,墨流云如何不怒。

    墨流云却以为,这是来自洛北!

    千年的生不如死,千年的等待,千年前的一切,都因为这俩个人化为灰飞烟灭,洛北又怎能不恨!

    二人都乃当世绝顶之辈,却都没有察觉到,那股恐怖,来自虚无之中。

    “萧云山、沐清柔!”

    世人眼中,向来清心寡欲的白衣女子,此刻心中,已有一股,要让这天地换乾坤的冲动与冷冽,原来,洛北是这样的陨落的。

    墨流云沉默许久,深深的吐了口气,他的目光,亦是有着无尽的冰冷。

    “萧云山是你结拜大哥,若没有你的帮衬,在千年前那个时代的年轻一辈中,他不可能有崭露头角的机会,更加不可能,受到各方帮助。”

    “而沐清柔....她沐家更是因为你的缘故,方才摆脱了被灭的下场,更从此重新崛起。”

    “这俩个人,倒是真该死啊!”

    “是啊,他们该死!”

    洛北心冷笑着:“这千年中,我神魂被囚禁,时刻生不如死,可是,我依然走出了绝境,为什么?因为我要报仇,我要让这千年的痛,加倍的给他们。”

    墨流云道:“有什么,是需要我帮忙的?当然,我也知道,以你现在的天赋和潜力,纵然错过了千年时光,想要报仇,也只是时间问题。”

    洛北淡淡道:“我的报仇并不急,因为我知道,我一定可以报仇,我的目标很明确,所以不着急,让他们多活一段时日又如何?”

    “而我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有此心,你呢?”

    墨流云顿时默然下去,双瞳再度恢复原来的灰色。

    洛北道:“流云,我们曾经,在星空下起誓,或许,你可以当那些誓言是放屁,可以不在乎,那么,你和你心爱之人曾经所许下的诺言,是否也同样不在乎?”

    墨流云眼神为之一变!

    洛北再道:“我想,曾经你们海誓山盟过,也曾共同畅想过美好的未来,虽然,这所谓的结局太不美好,她永远离你而去,只留在你在这世上孤苦的活着。”

    “她说,让你好好活着,但现在的你,是生活的很好吗?”

    墨流云苦涩道:“心已死,如何活的好!”

    “那也就是说,你忘记了曾经你们的誓言,你也没有将她的话牢牢记住。”

    洛北声音顿寒,冷声道:“好,既然你没有遵守你们之间的承诺,那为何,又要死守着心里的痛?”

    “恕我不敬,她已经死了多年,你也守了她这么多年,在这么多年的时间中,你从未想过报仇,你就守着这份痛苦活着,你觉得,这是你一个大丈夫应该有的担当?”

    “的确,她在临死之前让你不要报仇,因为对象是她的姐姐,可是,她姐姐从来都没有顾念过姐妹之情,害了你,更害死了她,这份因果,你竟不想了断!”

    洛北冷笑道:“我实在都没有想到,昔日大名鼎鼎的流云公子,为人为事,竟如此的不果断、不坚持,放着杀爱你的人仇不报,却整年多年的在这里悲伤,这就是你爱她的方式?”

    “你不懂!”墨流云痛苦的说道。

    “是啊,我的确不懂!”

    洛北能够明白他心情中的复杂,与那股爱恨纠缠。

    墨流云的那些年中,时刻陪伴在佳人身边,可是始终不知,所谓佳人,其实另有他人。

    于是自然而然,他爱的是另外一人,可是,他心中,也不知不觉,将陪伴在身边的人,与爱的那个人,结合在了一起。

    最后固然真相大白,可他的心里,已经留下了姐姐的身影,要报仇,他心里的这一关,无论如何都迈不过去。

    沉默许久后,洛北道:“在我今生十八岁那年我清醒过来,那一瞬中,我向苍天,我说,既然我没死,这便是给了我报仇的机会,如此,我怎能放弃!”

    “流云,你亦是一样!”

    身中剧毒,毕生修为一夕而散,仍人宰割,却仍然未死,时至今日,那一身的实力,已经无可想像,机会,已经出现!

    洛北道:“如若你无法明确自己的心,那么,和我一样,向苍天,看一看,你的本心,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