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五百六十四章 你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山谷外,李岩脸色极其不善!

    这里终究是昊阳殿的地方,无论你洛北什么来历,如此越俎代庖,似乎都有些不妥吧?

    何况,在洛北的声音中,李岩听出了决断、说一不二,仿佛他才是主人,不,好像他是这主宰一般。

    如此的反客为主,实难叫人心生什么好感。

    玄皇守在山谷外,瞧着李岩的不快,他淡淡道:“我家公子心情有些不好,希望你能够见谅,而在我看来,你若有机会,能让我家公子欠你人情,那是你和昊阳殿最大的造化。”

    纵然跟随洛北的时间已经不短,玄皇依旧对洛北的身份、过去等等有所谓的了解,可是,他知道,洛北所拥有的这些,无不是这天地中,极其可怕的存在。

    那方神秘池潭,丹田中神秘的力量,雷府等等,就算不提这些,单是那位神秘女子对洛北的呵护与关心,那就是任何一人,都无法去与之比拟的。

    要知道,那位神秘女子,可是凌驾于天地之上的存在啊!

    李岩闻言,有些不敢相信,可他却清晰的把握到了,眼中这人,称洛北为公子,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称呼。

    在覆海城相遇的时候,他没有发现洛北身边有这样一号人物,尤其是,他感知不出玄皇的真实修为,这就说明,眼中的这位,修为远在他之上。

    能够有这样一位人物随身护卫,洛北的身份,至少已经与他相当!

    李岩乃是八面玲珑之辈,得出了这些结论,原来的不快迅速消去,转而微笑道:“方才李某有些失态,还请前辈莫要见怪。”

    玄皇淡笑了声,道:“交朋友,还是真心一些的话,若是在乎太多,以你的身份,足以交到很多朋友,而那些朋友,全是没用的。”

    李岩心神微微一紧,目光轻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山谷中,荒凉之气越发的浓郁,行走于其中,仿佛是身在落叶飘零的秋日一般,那股萧瑟之意,令人心神在不断颤抖。

    所处环境,代表着人心的选择,他竟如此的选择!

    洛北目光看向前方,在山谷的最深处那里,修建着一座凉亭,亭中,一袭黑袍的落魄之人,静静坐着。

    尽管角度有些不对,洛北依旧清晰的可以看到,他双瞳中,刺眼之极的灰色。

    覆海城一别至今,前后还不到俩个月时间,他眼中的灰色竟然....无疑,随着时间流逝,他眼中的灰色,还会越发的浓郁起来。

    那是他心中对这世间的留恋越来越少的缘故,当那道灰色,占据眼瞳,占据心神,占据他全身上下任何一处之地时,他会对这个世界说再见。

    “你来了?”

    “是,我来了!”

    洛北慢慢的走向凉亭,之所以很慢,他是想看清楚,这个往昔的对手!

    千年不见,曾经意气风发,逍遥于天地间的人物,竟变成现在这样,何其悲凉,又何其悲哀!

    走的再慢,终有到达的时候。

    他的对面,洛北缓缓坐下,看着对方,看着他眼中的灰色,以及那股无可形容的萧瑟之感,心颤不已。

    “想不到,你真的会来!”

    他率先说道。

    洛北道:“我当然会来,而且,会以最快的速度来到这里。”

    “为什么?”

    “因为你在这里!”

    他眼中,布满灰色,可因为这句话,陡然一抹洛北曾经熟悉,也十分佩服的精芒闪掠而出。

    “你认识我?”

    声音很平静,但正因为极度的平静,反而让人觉得有着冰寒之极的冷,那仿佛要将人给冻成冰块,虽然他的声音中,不曾带有丝毫的杀意,可是,依旧让人心寒之极。

    千年之后的洛北,至少目前,还没资格,成为他的对手。

    “要不认识,我又何必来此?”

    洛北并未否认,这一路上他想了很多,想着要怎样说,怎么做,才能够让这个对手吐露出自己的心声。

    想来想去,洛北发现,或许,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坦诚相见。

    既然要坦诚相见,便不能有任何的隐瞒。

    “为何,你会认识我?”

    他的双瞳,陡然变得无比凌厉。

    这里是昊阳殿,固然昊阳殿在太玄大陆名声极大,而太玄大陆放眼整个天地中,也算得上是一方大的地域,武道兴盛不错。

    但,也仅仅不错而已,与那些超级大陆依旧没有任何的比较,个中差距太大。

    他藏身在昊阳殿中,几乎很少与人接触,即便随着李岩外出时,大部分时间,都遮掩了自身的身形与容貌,虽然太玄大陆上,会有曾经熟悉的人到来,但要认出他,几乎不可能。

    洛北居然说认识他!

    眼中的这个年轻人,他可以确定,以往从未有过任何的交集,前者身上的气息是陌生的,这是一个完完全全,与自己没有过交集的陌生人。

    可居然,认识自己!

    他心中很清楚,自己在见到这个陌生年轻人的时候,突然有一种非凡奇妙的感觉,那仿佛似曾相识,但,这并不代表,后者会认识自己。

    多少年了,他在这昊阳殿,可能有许多人要找自己,也会想各种方法来找自己,试探自己,他都不得不怀疑,洛北是否有这样的用心。

    “认识一个人,需要理由?”洛北淡漠说道。

    如此的话,令他突然一笑,仿佛拥有了往昔的几分神采,他看向对方,淡淡道:“很多年了,都无人这样与我说过话。”

    “如此,你觉得很威风,是吧?”

    洛北嗤声冷笑:“既然很多年,都无人和你这样说话,那为何这么些年来,窝在这昊阳殿中等死?”

    “你是觉得,这样的生活有意义?还是说,这世间中,真的就没有任何一件事务令你能感到有兴趣?”

    “曾经的你,何等意气风发,何等的逍遥自在,为天上地下至尊位,锋芒尽出,视天下同辈入无物,可为何,今时今日的你,会变成这个样子?”

    “当年对星空的誓言,你可还曾记得几分,当年你所许下的诺言,你又可曾还记得?你又是否还记得,曾经的人和事?”

    一句接一句的话,令他心神一变再变。

    曾经的那些,这个陌生的年轻人,竟然知道的这么多,为何他会知道那么多?

    “你,究竟是谁?”

    看着洛北,他一字一顿的问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