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五百六十章 千年之后的再相见(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际之上,突然白光浮现,旋即化成重重山河!

    无边山河,自天际上降落,坠入到那无尽的密林之中,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密林深处,一道年轻身影,极其勉强的撑着一颗大树,大口大口的在喘着气,能够清晰的看到,每喘口气,其胸膛都在剧烈起伏着,他的脸庞,也因此而不断扭曲着。

    显然,他正在承受着可怕的痛!

    这道年轻身影,自然就是洛北!

    稍微休息了一会,能动后,洛北立即迈着沉重脚步,向着更深处走去。

    他现在这样的伤,别说所谓的高手了,随便来只野兽,怕都是致命的危险,当然,他有玄皇和修罗身,还不至于那么脆弱。

    但终究,还是小心些为好!

    他并不知道,在他离开后,白虎那样的高手现身,击杀了乌元,让凌万山黯然退去,所以现在,他并不认为自己是绝对安全的。

    在他人眼中,神奇无比的传送,并非山河扇之力,那是借助了洪荒大帝给他的洪荒之门的力量,山河扇只是用来掩护,以免被人察觉个中关键。

    而就算是那洪荒之门,其实也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神奇,那毕竟是洪荒大帝留给未来继承者之物,不可能给予洛北太大帮助,如此能够动用一次,已经很不错了。

    哪怕他可以动用的更加彻底一些,都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毕竟代表着洪荒大帝的传承,洪荒大帝郑重托付,洛北不会不放在心上。

    密林深处,山腹之中,洛北设下修罗结界,内有玄皇守护,然后进入到了修炼中。

    与乌元一战,不得不说,神府境高手果然与他差距太大,纵然先失一手,在重重掩护下,被玄皇所重伤,即便如此,后来种种,让洛北即便手段尽出,包括雷府在内,都未能加重对方伤势。

    错非乌元很想将他击杀,不然,前者至少在他的手中,不会有后来的那些狼狈。

    反观他自身,无论肉身、经脉还是骨骼,都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尤其乌元的最后一击,倘若没有雷府之力的守护,加上自身的雷神体,现在已经没了性命。

    说起来,他的雷神体,尽管层次不高,却在九玄紫金雷逐渐的洗礼之下,已经极为不凡,就算雷府主人复生,在五纹雷神体层次中,也不会强过洛北太多。

    一阵阵的痛,就算洛北在修炼状态中,都是无处不在,因为伤势的极其严重,导致灵力运转速度慢上许多,这一切,都在阻止着洛北恢复伤势。

    当然,只要能够进入修炼,再严重的伤势都会复原,所谓的后遗症,那也是在伤好之后才会发现,而这一点,洛北不会有任何担心。

    不管怎么说,他体内有修罗池和极天之力,不算修罗池,这家伙,终究不是被洛北所掌控,俩者之间,更多的像是在互相利用的关系。

    但是极天之力,那是完完全全属于洛北的,有它在,绝不可能让他发生所谓留下后遗症的意外。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不觉,过去了一天时间。

    洛北从修炼中退出,不是伤已经全好了,是根本就没有好上多少,那种阵痛频率太快,以至于连他,都无法长时间的修炼去快速恢复伤势。

    照这样的速度继续下去,只怕个把多月,那都未必能够伤势完全复原,可这又不能着急。

    洛北苦笑了声,在玄皇的陪伴下,走出了修罗结界!

    伤势固然没有好上多少,也不会像重病的人一样卧床不起,走动走动,一点问题都没有。

    山腹处,风景不错,山水相间,花草散发着芬香,难得在这山中,还有一处,没有太多戾气之地,实在有些难得。

    可这份难得....洛北双瞳猛地一紧!

    视线的尽头,竟有一位,身着白色衣裙,曼妙无双,犹若画中人儿,站在梅花树枝下,显得那么的安静。

    他在修炼,也因为受伤,各方面能力下降,神识之力也受到极大影响,这能够说的通,可是玄皇呢?

    以玄皇这神府境的实力,倘若这位女子早就在这里,居然没有察觉到?若是这位女子刚来,又为何半点感知都没有?

    洛北不由看了玄皇一眼,后者亦是凝重无比加茫然,显然,他也并不知道这位女子何时出现的。

    “高手!”

    洛北与玄皇脑海中,直接出现这俩个字,后者更是微微踏前一步,将洛北护在了身后,现在的他,半点保命的能力都没有。

    洛北笑了笑,越过了玄皇,如此的一位高手,若真有恶意,玄皇就算拼命,都也不会起到半点作用,还不如坦然一些。

    “这位姑娘....”

    不待他话说完,看着转身回来的白衣女子,洛北神色又是一怔,片刻后,有所吃惊。

    “原来是姑娘你!”

    这个女子,就算只见过一次,在洛北脑海中,那都不算陌生。

    “你还记得我?”

    白衣女子的声音,从面纱后面传来,似有些诧异。

    声如空谷幽兰,洛北真没有任何想法,可还是觉得,这声音听在耳中,竟是如此的享受。

    楞了一下,洛北旋即笑道:“当年北山域娄关城外山谷中偶遇一次,说实话,我还真的就记住了姑娘你。”

    白衣女子低声的道:“公子这张嘴,就是用来如此的欺骗女子的吗?”

    “呃?”

    洛北失笑了声,道:“看来在姑娘的心里,我大概已经是一个登徒子了吧?不过姑娘你真的别误会,我这也是有感而发。”

    “你的这句话,我有些听不明白。”白衣女子轻声的道。

    洛北道:“不敢瞒姑娘,当年第一次见你,虽然见不到你的容貌,可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你我之间,应当有着宿命的缘分,你我是陌生人,但我不认为我们是陌生的。”

    “那种感觉,就好像....”

    “就好像我们曾经在多年前,或者说,前生是认识的,是相熟的,甚至是,有过很深的一段交集,是吗?”

    不等洛北话说完,白衣女子说道。

    而如果,洛北能够看得见白衣女子俏脸上的神色,那必然发现,后者神情中,有太多的紧张与急切。

    洛北没想到白衣女子会说这些,他点了点头,道:“正是!”

    “我甚至觉得,我和姑娘之间,有冥冥中注定的缘分,但不知为何,我总是无法确定,姑娘,你,究竟是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