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俩百八十八章 冥王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遥望那十多个人掠来,洛北眼中的冷意,越来越浓!

    话说的没错,凡俗之地,不容杀戮!

    他们若只是误会,洛北也自可一笑置之,然而,连开口解释的机会都不给,直接动了杀心,倒让人很怀疑,这些家伙,是否就是魔道中人的改头换面?

    “滚!”

    所以洛北很直接,山河扇腾空而起后,双手结印,幽芒闪烁,毕生灵力在其中翻腾,刹那之后,化成百丈巨鼎,于天际之上出现。

    “怎么,还想杀人灭口?小小年纪,竟然心性如此歹毒,既然如此,留你何用!”

    十数人中,为首灰发老者暴喝,他乃神元境高手,即便山河扇与那百丈巨鼎声势骇人,都也不曾有丝毫的畏惧之意,干枯手掌破空,犹若揽月之手,同时拍向山河扇与百丈巨鼎!

    以为神元境,便可掌控一切了?

    洛北冷笑,手掌掠在空中,下一瞬,山河扇陡然消失不见,再度出现时,已在灰发老者身后的那些人头顶之上,而与此同时,百丈巨鼎,直接于天际中轰然一声爆炸开来。

    即便神元境,却只是神元初境而已,如此的爆炸,倒也的确是炸不死他,却足以将他给牵扯住。

    没有了他的干扰,剩余的那些人,固然个个都是结丹境高手,洛北还全都没放在眼中,单单只是山河扇,足以让他们狼狈不已。

    “贼子,敢尔!”

    灰发老者D悉了洛北的意思,当即厉声大喝。

    “不敢?”

    洛北笑着,百丈巨鼎尽数爆炸,无边之力,向灰发老者尽情的席卷而去,与此同时,那方山河,已经镇压下来,这电光火石中,洛北闪电般的出现在其中一人面前,即使后者已有所防范,那雷霆般的一击,同样让他血洒长空,跌落大地。

    “贼子,我等乃冥王宗人,你若敢继续放肆,北山域中,将无你容身之地。”

    眼见洛北还要继续,灰发老者都也不得不自报了家门。

    “冥王宗?”

    洛北不由为之楞了一下,没想到,这些家伙居然是冥王宗的人,但正是这样,才显得极不正常。

    槐园距离天玄门如此之近,如果说这些人是赶往天玄门传信或有事,那还说的过去,可看他们模样,洛北怎么都不相信他们是向天玄门而去的。

    这一瞬间的停滞,冥王宗剩余多人,已经组建成阵,纵然无比山河依旧在,洛北也难以用方才的方式,可以给予其中某人致命般的伤害。

    灰发老者看来有些本事,百丈巨鼎爆炸的威力,纵然还未被他完全化解,但现在,也已经不用全部注意,都在这股爆炸上了。

    “小贼,伤我冥王宗的人,老夫会让你生不如死!”

    洛北嗤笑:“冥王宗的人,难道就伤不得?谁规定了,你冥王宗的人不伤,小爷我可以仍由你们击杀?”

    “小贼!”

    那灰发老者厉喝道:“在凡俗地杀人放火,本就罪不可赦,老夫等人替天行道....”

    “我替你全家去行道可不可以?”

    不知为何,听到这老东西张嘴正义,闭口一身正气,洛北心中就很不舒服,根本就不具备这样的心怀,偏偏用这个做借口,叫人觉得恶心。

    若真是替天行道....魔道中人刚走,他们就出现了,如果说这是巧合,未免也太巧了些,何况,不容分说,这也是替天行道?

    “下面的人都还没有死,你们大可去问一下,谁在放火杀人,问都不问,还替天行道,老东西,你是在借题发挥,这事,本就与你们冥王宗有关吧?”

    “混帐!”

    灰发老者气急,却还没完全失去理智:“郑冲,去问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一人闪电般的掠进院子,不久后,快速而回。

    “禀长老,那些人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小子呢?”

    “那些人不认识,也不确定,这火是否就是他烧的。”

    洛北心神微微一紧,察觉到了一丝异常,魔道中人出现,他们交过手,在交手之前,他提到过天玄门,火光下,魔道中人也说,区区天玄门弟子,何足挂齿。

    相信,这些话,院子中的人都听到了,纵然不确定自己是否就是天玄门的人,然而,火是谁放的,他们必然清楚。

    但这些人,居然用不确定这等模糊的字眼....

    “不确定?”

    灰发老者双手连连挥动,磅礴灵力席卷苍天,将所有的混乱尽数消弭,其身影一动,在洛北身前出现,冷喝道:“说不确定,那么,还是你的嫌疑最大,小子,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长老,请等一下!”

    冥王宗的弟子赶紧说道:“那些人虽不确定火是谁放的,但他们说,火光快要熄灭的时候,此人才出现的,应该与此人无关。”

    洛北就笑了声,笑声中,还有着冷意,看来院子中的人,还不敢将自身给牵扯进来,故而稍微说的清楚了些,然则,这就够了?

    不过,对于那个叫郑冲的冥王宗弟子,他倒是有了些好感,倘若没有这句话,以那灰发老者的脾性,大概这件事,还会继续下去。

    “应该?”

    灰发老者冷冷道:“那些人是普通人,这小子结丹之境,如何能够发现得了他?”

    郑冲又道:“回长老话,院子中,倒是有几人,有着灵力的波动,修为固然不显,但结丹境的高手,还没办法来无影去无踪,依弟子看,此事的确与他无关,还有,弟子察觉到了一事。”

    郑冲靠近了灰发老者,以二人才听见的声音,快速的说了一句话。

    灰发老者似神情变了一下,旋即看向洛北,喝道:“小子,杀人放火之事,的确与你无关,伤我冥王宗弟子的事,你却要给老夫一个交代。”

    “交代?怎么,不说替天行道了?”

    洛北淡笑道。

    “你?”

    灰发老者眼神为之一紧,他在冥王宗,虽没有很高地位,却也见过无数年轻一辈,就冥王宗内,当今出色的年轻一辈也不知凡几,然而,在他的脑海中,似乎找不出一个人,有面前这个年轻人这般难缠。

    一句替天行道,这是自己的话,便用自己的话,将自己一切退路都给堵死了。

    他静静的看了眼洛北,问道:“你是谁?”

    “不想告诉你,可以不可以?”

    洛北无赖的笑道。

    灰发老者双瞳微寒:“好,山水有相逢,老夫相信,你我日后还会有相见的机会,年轻人,今日老夫认栽,以后,莫要犯在老夫手中!”

    “告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