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俩百五十一章 公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好了,现在,诸位有话就问,最好快一些,小家伙还有伤在身。”

    不加掩饰的关心,明里暗里的威胁,在场众人,也只能报以苦笑。

    过了片刻,素心对面,好似假寐中的白老者,才缓缓的张开了双眼,看了洛北一眼,道:“听下面的人讲,你在与闵长老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交谈的并不愉快,可有此事?”

    楼四海坐于最高处,他是门主,自然高高在上。

    其下便是素心,足见她在天玄门的地位,而素心对面是这位老者,连三殿殿主严世三人,都稍下一些,老者的地位,亦是非凡。

    洛北抱拳,问道:“弟子未曾见过您,您是?”

    “老夫左无道,天玄门大长老!”

    天玄门长老众多,都是某某长老,左无道为大长老,便是众长老之。

    “弟子见过大长老!”

    洛北这才继续说道:“这件事情,弟子并不否认,请问大长老,这和闵长老的死有关吗?该不会是有认为,弟子与他交谈的不愉快,就将这个嫌疑,安在了弟子的身上吧?”

    “尊老敬贤,古来有之,何况闵长老是师门长辈,交谈而已,你竟能与他生不愉快,洛北,这,就是你对待门中长辈的态度?”

    左无道淡淡问道。

    “大长老,让小家伙过来,说的是闵长老的死,其他不相干的,大长老可以不用多问。”

    素心道:“小家伙有伤在身,而且伤的还不轻,倘若有人,想顾左右而言他,拖延了小家伙疗伤的时间,然后留下了什么,那就别怪我借题挥了。”

    “素心!”

    “如何?”

    突然而来的针锋相对,令殿中多人,苦笑更盛。

    楼四海只得说道:“大长老,大师姐,我们就问闵长老的死,不谈其他。大长老,你请继续。”

    洛北倒是心神动了一下,楼四海称素心为大师姐!

    天玄门的排位向来很简单,实力为尊!

    连楼四海都要尊称素心为大师姐,难怪她有如此的底气。

    左无道强吸了口气,道:“根据我们对闵长老尸体的检查和判断,大抵上,与你离开秋双城是相同的时间,你在离开前,见过闵长老一面后,就直接向门中赶回,彼此再也没见过?”

    “没有!”

    左无道再道:“那老夫很想知道,为什么,你们会一前一后离开秋双城。”

    洛北问:“大长老,诸位师长,你们现在可以确定,弟子和闵长老,当真是一前一后,离开的秋双城?”

    “不错!”

    洛北顿时笑道:“那弟子倒也真的好奇,闵长老为何要随尾弟子离开秋双城?”

    “他是想要护送弟子一程吗?”

    左无道老眉微怔,道:“洛北,你只需回答老夫的问题就行,其他的,不需要多说。”

    洛北道:“弟子都想知道这个答案,又叫弟子如何回答?”

    左无道目光微寒,继续说道:“听闻你和秋家关系不错,而又与闵长老有过争执,会否,你刻意安排下,引诱闵长老出城,然后将之击杀?”

    洛北反问:“大长老这话的意思,是否已经将弟子列为了嫌疑?”

    左无道说道:“这是老夫的推测,也合情合理!”

    洛北道:“既然是推测,弟子可否说说弟子心中的疑惑?”

    “讲!”

    洛北再道:“且不说弟子是否有这个能力,请动秋家高手帮忙,即便真是弟子做的,请问,弟子为何不毁尸灭迹?”

    “也许你在故布迷阵,为的就是今日反驳!”

    洛北点了点头,道:“就当大长老此话说的通,那弟子想请问,闵长老就在弟子回来的路上被杀,而且是随尾弟子离城后被杀,如此方才让诸位觉得弟子很有嫌疑,为什么,弟子回来这么些天后,才有人将这个消息禀告回来?”

    “闵长老已经失踪多天,秋双城的师长们,不会是最近才现闵长老失踪的吧?”

    左无道说道:“有事外出,未曾告知,事后没有及时回来,还在外面办事,多天后才出去找,这也不算意外。”

    “好,此话弟子也认可!”

    洛北继续道:“而话到了这里,有一个很关键的疑问,闵长老为何要随尾弟子出城?”

    “大长老,诸位师长!”

    洛北抱拳,道:“你们对弟子所问的这些,都是基于弟子有嫌疑的基础上,但弟子是清白无辜的,那么诸位师长,是否就搞错方向了?”

    左无道眉头一皱,道:“有没有搞错方向,我等众人自有判断,你无需说什么,只需认真的回答我等问题就行。”

    洛北淡淡一笑,道:“弟子当然要配合,只不过,弟子很不喜欢,诸位师长将弟子当成嫌疑犯的态度,无凭无据,想让弟子心服,绝无这个可能。”

    “还有!”

    不待大长老说什么,洛北又道:“消息传回,闵长老的尸体也送了回来,必有护送尸体回来之人,请问大长老,弟子想知道,同样的话,同样的问题,是否也问过了那人?”

    “如果问过,那想必也应该知道,弟子方才所说的,所提出的疑点,就不是在为自己狡辩,而是事实。”

    “有件事,本来弟子不想说,闵长老已死,弟子就更不想提起,毕竟死者为大,但既然,诸位把弟子当成了嫌疑犯,那也就不得不说了!”

    洛北看向楼四海,正容道:“在这里,弟子倒是想向闵长老,为弟子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公道,什么公道?”

    众人不觉一楞,问的是关于闵长老的死,怎转变的如此突兀?

    洛北道:“弟子当天,接过击杀鬼影空空儿的天阶任务前往秋双城,到了后,立即拜见了闵长老等人,询问关于鬼影空空儿的消息,但不知为何,闵长老却故意隐瞒重要的消息。”

    “弟子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闵长老,竟然欲要借他人之手,来除掉弟子!”

    左无道喝道:“洛北,话不可乱说,逝者已矣,难道你还想诬蔑不成?”

    洛北道:“送回闵长老的人,必然是在秋双城的师长,大可唤来询问一番,当天在场的,还有好几位师长,诸位可详细的去查问,其实弟子也不想重提旧事,但事关弟子清白,也不得不这样做。”

    “不需要问,此事....”

    “为什么不问,难道此事,还有其他内情不成?”

    洛北道:“弟子进天玄门固然时日不长,却也知道,尊重师长,爱护同门,为天玄门,可以付出自身一切,接了击杀鬼影空空儿的任务后,便立即下山,半点停留都没有,为的就是要尽快将这家伙给击杀,免去我天玄门一个祸害。”

    “却不曾想,为了一个任务,竟将自身陷于不义,此事若不查清楚,弟子不服!”

    “请诸位师长,给弟子一个交代,一个公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