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俩百三十四章 送君千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溪水潺潺,走在小溪边,叮咚般的声音,秋意中特别的景致,都能令人心旷神怡,但可惜,二人都有心事,却不曾注意到这些。

    不知不觉,就这样相伴无言的,走出了十数里外。

    “洛北!”

    秋萱率先打破二人间的沉默,她说道:“终有一天,你会离开北山域,到时候,带我一同离开,可好?”

    离开北山域,不需要有人带,想什么时候离开,只要能够放下心中牵挂,自然可以随时离开,现在都可以离开。

    让洛北带她离开,意思为何,不言而喻!

    总归是女儿身,即便想说一些话,还是因为害羞,而不敢说的太直白。

    洛北脚步微微顿了一下,旋即继续向前走着,而后他说道:“真有那一天,与你一同离开北山域,我心之所愿,但是秋姑娘,我不想带你离开。”

    “为什么?”

    秋萱美眸中,掠出失望,但她是聪明人,不会像其他小女儿家般,让自己看起来太过失望,从而面色惨然。

    如果那样做的话,二人连朋友都不是了。

    洛北道:“我有我的苦衷,有些事情,我现在也不能说,你是值得相信的,和你说也没关系,但这些事情,我暂时还不愿意让任何一个人知道。”

    他是洛北,可又不完全是洛北,他的身体是今生,魂魄来自千年之前。

    终有一天,他会借助着洛北这个身份,回到千年前的生活环境中,而那个环境,会让人有极其沉重的压力,他要面对的,也将是极其可怕的存在。

    不告诉秋萱,就是不想让她与自己一同分担这些压力,而他的心中,始终还有另外一个女子存在!

    无论他对那个女子是爱,还是恨,这一段情,总也需要有一个了断后,他方能开始自己的新生活,这些,全都不能和秋萱讲。

    秋萱沉默良久,道:“如果没有那些事,没有你所认为的过去和苦衷,你愿意,带我离开北山域吗?”

    “我想,我是愿意的!”

    洛北从不否认他对秋萱的欣赏,小小年纪,就肩负起家族的兴亡,担负起家族的重任,她非但没有被击倒,反而活的越来越好,这样的女子,相信没有人会不喜欢。

    “那么,我可以等!”

    秋萱低声的说道,相信,她此生,也从未有过如此的坚决。

    洛北摇了摇头,道:“我不希望你就这样等下去。”

    没有等秋萱说话,他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够真正的对自己有个交代,在这件事情上,我很自私,更加很残忍,届时你会知道,或许你等到的,会是无边的痛苦。”

    “我不在乎!”

    “可我在乎!”

    洛北道:“未来不可预知,今生我要还的太多,我就不希望,再多上你这一段情,知道吗,若是有朝一日,你看到的我,是行走在人魔俩界边缘的我,那时候的我,就绝对不愿意你会看到这一幕。”

    秋萱笑了,笑的很开心,他在乎自己不会等到痛苦,他更加在乎自己所看到的他,会是顶天立地的伟男儿,他在乎那么多,她当然就很开心。

    然后,她看着洛北,说道:“人也好,魔也好,乃至被全天下唾弃都好,你的选择,你的这条路上,如果可以允许有人陪伴,我会陪伴在你身边。”

    “我就是不愿意看到有这个未来出现,还有....”

    秋萱直接握上洛北的手,道:“我有信心陪你走到最后,哪怕永沉苦海,而你,既然现在拒绝了我,难道给我这样的信心都不行吗?”

    洛北苦苦一笑,抽出了自己的手,道:“给你信心,这是在害你。”

    秋萱不容分说的,又将他的手握住,这次,用了全身的气力,绝不让他抽手回去。

    “你觉得自己在害我,可我为什么不觉得?”

    “那你是笨!”

    洛北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仍由着她握住自己的手,轻吁了口气,道:“或许接下来的聊天方式,我应该转换一下。”

    “不管你怎么转换,都也晚了。”

    秋萱对他展颜一笑,这一笑,堪称风华绝代!

    洛北看着她,略去了她的笑容,道:“我有一个未婚妻,家里给安排的,事实上,我也很喜欢她,想与她永生永世,我在等她,她也在等我....”

    “洛家?”

    秋萱道,看着洛北,美眸中的笑意,逐渐凝固。

    “与洛家无关!”

    洛北慢慢抽回自己的手,道:“秋萱,我于北山域,只是一个过客,北山域中的一切,对我而言,像是在梦中,更像是镜花水月,我这一生,已经不需要再有人搀和进来。”

    “至少目前,不需要!”

    洛北在心中,将这句话说出。

    北山域中,他要带走的只有一人,母亲柳萱,她是生身之母,无论魂魄怎样,体内留着母亲的血,这是洛北无法拒绝的。

    除却母亲外,他不想与北山域中的任何一人,发生任何情感交集,千年前的种种,无论洛北承不承认,都是心魔!

    心魔未去,就如他自己所说,北山域中的一切,对他而言,是一个梦,一个他不想,却只能继续下去的生活。

    或许洛北自己也知道,在秋萱面前,他退却了,胆小了,可他只能这样做,因为他不想,在未来,带给秋萱更多更大的痛苦。

    他对千年前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甚至有很大的一部分,仿佛在被封印着,洛北不知道,封印住的那部分记忆,还有着别的什么事情,如果那些事情中,没有沐清柔,那一切相对而言,就简单许多。

    但如果,还有沐清柔的话,或者还有其他人,对秋萱许下任何一个承诺,未来都是伤害。

    毕竟现在记得的,只有沐清柔,这是因为她将自己伤害的最深,所以记忆也最深。

    所以,这个险洛北不想冒,他也不敢!

    “为什么说的话,这么模棱俩可,为什么不能说的更加直白一些,你是觉得这样说,我就会好受一些,也能够忘记的更快一些?”

    秋萱问道。

    洛北摇了摇头,道:“送君千里,终有一别,秋姑娘,回去吧!”

    秋萱看着他,一字一顿问道:“何时,可以向我把你的过去,完完整整的告诉我?”

    “我不知道,因为我还没有想到那么远,所以你不要等下去。”

    洛北看向前方,渐行渐远,直至背影不在。

    即便他已不在眼中,秋萱还着这样看着,许久后,她轻声道着:“知道你为我好,可你却不知道,等一个人,等一个值得等的人,有多么的幸福。”

    “所以我会等下去,等到未来有一天,你带着我,走近你的过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