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俩百三十章 绝代双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小小房间,如同另外一个世界!

    看着房门已关的房间,银发女子美眸中,陡然寒芒快速掠过,似乎将空间D穿了一般。

    片刻后,她轻吐了口气,容颜上,露出颠倒众生般的美丽笑容。

    “洛北,是吧?本姑娘可是第一次被拒绝,正因为是第一次,所以本姑娘的心情就很不好,所以洛北,你会有大麻烦的。”

    房间中,洛北停留在圆桌前,目光一瞬不瞬,直到感知到银发女子离开后,他眼中的所有戒备,才缓缓的隐去。

    北山域很小,太偏....这是事实,但,洛北从不以为,小地方,偏僻的地方,就一定要比其他的地方差上很多,可现在,他有些相信了。

    银发女子的年纪,只比自身大上三四岁的样子,可那一身修为,让人凝重无比。

    莫说这秋家,即便在天玄门中,能与银发女子比肩的,都不会太多,而比她更加强大的,或许,只有寥寥几人。

    洛北可以肯定,同龄人中,应该还没有人做到这种地步。

    外面的世界当然要精彩无数,所以人人都想到外面去,洛北也不例外,只是差距如此之大,还是让人有些吃惊。

    当然,他千年之前所处的环境中,类似银发女子这样的年轻高手,实在是够多,然而现在的他,毕竟是北山域的人,他对千年之前的记忆,也是有太多的模糊。

    “希望她不会用强吧,否则!”

    洛北轻声呢喃着,立即到了床榻上盘膝坐下,时间,真的很重要。

    秋家外的长街,无论白天黑夜,都很安静,这里是秋家,便不会有任何一个势力,敢将门户建立在秋家附近。

    走出秋家的银发女子,显然心情还是很有些不爽,一想起洛北对她无视的态度,她就来气,所以在想着,要不要抓几个秋家的人过来出出气,甚至想着,要不要去找秋家大小姐的麻烦。

    因为洛北在面对秋家大小姐的时候,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她最在意的,便是这一点!

    凭什么洛北可以在你面前如此温顺,在本姑娘面前,见到本姑娘,就像见到了――那啥一样?

    只是这个念头,终究没有付诸成现实!

    银发女子的视线尽头,出现了一个人!

    这是个女子,年纪与她相仿,月色下,她穿着一身玄衣,紧致的衣衫,将她的身材,完好的呈现了出来,不看容颜,单是身材,足以让无数男子动心。

    而她的容颜....即使银发女子对自己足够自信,都也不认为,自己会比她更漂亮。

    “你是谁?”

    银发女子眼中,自然而然的就流露出了敌意,这钟敌意,来的没有任何道理可言,或许,同为如此美丽的女子,自会有比较,有比较,那就自然看对方不舒服了。

    当然,这也是她在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压迫之感,原本就心情不好,现在就更加的差了。

    玄衣女子淡漠的道:“不要打洛北的主意!”

    “又是为了洛北?”

    银发女子微微错愕,神色更见几分不爽,她娇笑道:“你还别说,本姑娘就是看上洛北了,不将他臣服在本姑娘的石榴裙下,本姑娘誓不罢休!”

    “你在找死!”

    “就凭....”

    银发女子美眸陡然一凝,这天地中,已经一股极端凌厉的剑意,已犹若化成了剑雨般,布满了天空大地。

    顿时空间破裂开来,大地之上,无数道剑痕,极其清晰的出现。

    “你究竟是谁?”

    银发女子眼神盯着玄衣女子,冷漠的问道。

    她对自己向来很自信,无论天赋也好,容貌也罢,然则这个玄衣女子,容貌不在自己之下,一身修为,似乎还要在自己之上。

    如此年轻的生玄境高手,如果玄衣女子是北山域中人,那么她就很想知道,后者到底是谁,北山域中,她可从不知道,还有位如此出色的年轻女子。

    玄衣女子淡淡道:“天玄门,姜研!”

    “原来是天玄门的人,什么时候,你天玄门出了你这样一位妖孽?”

    如此年纪,便得生玄境,用妖孽来形容,一点儿都不过分,让银发女子感到惊诧的时候,北山域中,有太多他们的人,可为什么,会不知道天玄门中,隐藏着如此一位非凡的年轻女子?

    姜研道:“你走吧,日后,不得来打扰洛北!”

    “呵!”

    银发女子娇笑道:“你让我走,就还骗不走,既然洛北是天玄门弟子,你觉得,你们天玄门,留得住他吗,或者,容得下他吗?”

    似乎,她知道洛北的很多事情,甚至有些事情,是洛北自己都未必知道的。

    “这就不需要你来C心。”

    姜研轻声道着,她美眸中,隐含着杀意,于是天地中的剑意,更加的森冷。

    “好吧,反正他洛北也不是我的什么人,我就不去C心他了,不过....”

    银发女子稍稍一顿,又道:“但我要做的事情,任何人都阻挡不了,你想管我的事情,还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

    悦耳如银铃般的声音,陡然之间,犹若雷声轰鸣,刹那间中,好似万道雷霆自银发女子体内席卷而出,这天地,剧烈震荡,唯有耀眼银芒,化成雷电,铺天盖地般的轰去。

    “嗤!”

    姜研轻轻挥手,漫天的剑意,由无形化有形,似乎化成无数剑芒,无尽虚空被撕裂开来,犹若剑雨般,闪掠于天地中。

    这片天空,突然就变得极为混乱,平静而又凌厉的轰撞,仿佛秋风扫落叶般,当落叶不在时,剑芒与雷电同时消失不见,然而这空间,始终混乱着,仿佛会永远存在。

    银发女子脚步轻踏大地,连连后退数十步之外,旋即身子犹若飘絮,消失在了远处的月色中。

    “姜研,本姑娘记住你了,今天输你一招,日后必然再度领教,你可千万不要输给我,不然,我把你这张迷人的脸,给花成十八瓣!”

    声音传来,姜研无动于衷,她只是静静的看着秋家,许久之后,方才飘然远去。

    她离开时,天空恢复平静,大地....大地上的所有剑痕,瞬间后消失,仿佛从不曾出现一般,自然也就无人会知晓,月色下,秋家外,已经发生了一场极其可怕的大战。

    然而她离开后,秋家中,秋萱缓缓的掠出,看着恢复了平静的月色,她黛眉越蹙越紧!

    方才的交谈,她都听在耳中,秋萱不去好奇银发女子是谁,对于姜研也不在意,她只是很想知道,为什么洛北,会在天玄门中待不上太久?

    难道,因为过往发生的事?可是,曾经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何天玄门会容不下洛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