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俩百二十六章 狡兔三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夜色中,血芒陡现,无论洛北反应如何的及时,速度如何的快,都也无法避开同时出现,来自左侧的那道攻势。

    左腰处,痛楚传来,血芒在夜色中格外清晰,远处月奴,情不自禁的捂住了嘴....

    “原来如此!”

    洛北眼中寒芒大盛,毕生之力,犹若浪潮般滚滚而出,在左腰处血芒陡现瞬间,一道雷光,似悄然掠过,少年的身影,陡若捕食猎豹,闪电般的冲出。

    道道幽芒迸S于空中,由巨掌,化巨鼎,鼎中自成天地,可怕力量,破空镇压而下。

    “哼!”

    虚空之中,好似闷哼声响起,混乱如风,尽情的蔓延而去,这一瞬,方圆千米之地,尽在其中。

    少年旋即扬身而立,看着城西方向,目光中,笑意缓缓浮现,空空儿?

    “公子,你怎么样了?”

    月奴连忙跑来,用手帕,紧紧捂住洛北腰中的伤口,不让血继续流出。

    “没事,放心!”

    “还没事,若是那一击更重些,足以将你身体给D穿了。”

    数十道身影,自远处快速而来,将洛北二人围在中间,附近一座楼阁中,秋萱飘然而下,看着洛北和月奴,美眸中,好似有些吃味。

    “他也得刺的进去才行。”

    洛北笑了笑,看着秋萱,道:“放心,我真的没事。”

    努力想为洛北止血的月奴,身子突然僵硬了一下,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洛北对这位,美得有些像画中的女子,和对自己,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否则,何必要多说这一句?

    也是,她那么好看,比自己都还要好看,而她又仿佛仙子,不食人间烟火,固然那股魅惑之意,让她像跌落九天的谪仙,可依然不是自己能比的。

    她看起来那么高贵,年纪与自己相仿,却仿佛君临天下的女王般,自己出身万花楼,如何能与之相比。

    这分自卑,无人在意到,而即便在意到了,秋萱心思都在洛北的伤上,岂会去理?

    洛北轻轻拍了下月奴的手,随即走到了秋萱身边,问道:“那边,都安排好了?”

    秋萱道:“洛大公子的吩咐,奴家哪里敢不尽心!”

    “呃?”

    洛北顿时尴尬一笑,压低了声音说道:“误会,误会了,没办法,我也是为了空空儿。”

    “是啊,为了空空儿,也顺便,哦!”秋萱瞥了月奴一眼,道。

    洛北忙道:“没,没有的事,别乱猜想啊!”

    秋萱淡淡的道:“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乱想有什么关系,你也和我解释不着。”

    “今晚月色真好啊!”

    洛北看苍天,一本正经的道。

    秋萱不由无奈的笑了声,轻声道:“来,我给你看看伤势。”

    “放心,真不要紧的。”

    若是以往,这样的一击,即便不重伤,也不会太轻,那一击,终究是击实了,现在雷神体已经入门,一纹雷神体,或许不足以让洛北发挥出雷神体的强大,空空儿那一击,也只是破了些皮而已。

    “我知道不要紧,可你都让她看了,我就不能看吗?”

    秋萱故作幽怨。

    洛北脸色顿时一苦,怎么这茬,还没有结束?

    “好了,不逗你了!”

    秋萱看着城西方向,数分钟后,那里的天空中,好似一道流光若隐若现而出,除却秋萱外,谁都不会察觉到有如此变化发生过。

    “已经确定了!”

    秋萱说道:“他在第三个落脚点,似乎,也是受了些伤。”

    洛北道:“好,我现在就去,你帮我安排下月奴。”

    秋萱道:“我和你一起去。”

    洛北没拒绝,看向月奴,道:“你和他们先回去,办完事后,我来找你。”

    “公子小心!”

    月奴忙道,看着二人破空而去,瞬间后在夜色中消失,其美眸中,更多几分苦涩,他们,才是相配的神仙眷侣。

    城西,相对而言,秋双城中,城西比较简陋些,与其他几处相比,被戏称为贫民窟,之所以是戏称,便也是因为,城西比不上城中其余几处,可是,也要比无数城池中最繁华地带更加的好。

    自然,在城西,也见不到低矮平房,到处高楼,即使在深夜中,都市的繁华感,依旧可以清晰的感受到。

    空空儿在城西有三处落脚点,狡兔三窟!

    错非有秋家帮忙,洛北根本就不知道,空空儿有三个落脚点,一直觉得只有俩个,这也是万幸了,不然的话,以后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时机击杀空空儿。

    众多楼阁中,一方占地面积不小的庄院外墙上,洛北与秋萱并肩站立。

    庄院中黑灯瞎火,无数道睡梦中的呼吸声,从中此起彼伏的响起,这是一个私人庄院,看样子庄院之主在城中还是有些地位,否则,也撑不起这么大的一个家。

    可是这家的主人绝对没有想到,在他的家中,有位不速之客,将庄院深处安了窝。

    “这家伙,倒真够小心的!”

    所谓大隐隐于市,应该就是这个道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根本就不会相信,这是空空儿的一个落脚点。

    “不然的话,也不会十数年来,那么多人想要他的命,他都还活的这么好。”

    “今天晚上,便是他的死期了。”

    “你这么有把握?我与你一道吧,总归是可以干扰到他。”

    “没事,你看戏就好!”

    洛北笑道:“而且惊扰了这家主人,还得你来维持秩序,可不能让空空儿趁乱给跑了。”

    秋萱道:“放心吧,今晚,就算是空空儿变成苍鹰,那都C翅难飞!”

    “那我就割了他们的脑袋来给你看看。”

    “他们?”

    秋萱一楞,不明所以,为什么不是他,而是他们?

    庄院最深处,僻静而又仿佛被荒废的院子中,洛北看着那个房间,道:“空空儿,客人来了,不出来欢迎一下吗?”

    房间门打开,又立即关上,院子中,便是多出一个人。

    “能找到这里,小子,你好大的能耐!”

    空空儿果然受了伤,大浮屠决下,而且是有所完整的大浮屠决下,即使他的身法在精妙,都也无所遁形。

    但只是叫他受伤,也出乎洛北意料,这家伙,不容小觑。

    洛北淡笑了声,目光掠过四周,而后说道:“空空儿,你这个主人不怎么样啊,我这个客人都来了,竟不一起出来欢迎,怎么,看不起我这个主人?”

    话音传来,空空儿神色大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