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俩百二十四章 落花流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夜渐深,万花楼中气氛越来越放的开,圆台上的表演,已经有那么几分不堪入目!

    有越来越多的人慢慢醉了,但还有更多的人是清醒着的,她们要从醉的人口袋中得到更多的钱,所以越发的热情,进而越发的动人起来。

    洛北说少喝一点,桌面上也多了几个空酒壶,他双眼迷离着,左半身子,几乎被花奴全部占据,至于右侧,月奴仿若云淡风轻,除了斟酒喂吃的,就似乎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上,与这里的********,格格不入!

    世上有没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女子?有!

    洛北不知道月奴是刻意的,还是本性如此,无论是什么原因,这样的她,在万花楼中,自然受到万分喜爱,至少对面的那道目光,由始自终,从不曾离开过。

    “差不多了!”

    洛北轻轻的说道。

    月奴道:“公子,可是要回去了?”

    看似整个人都要融入洛北怀中的花奴,立即坐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洛北,这却不是意犹未尽,而是想着,这个年少又多金的客人,晚上会给予她多少好处。

    人啊,就是这般现实!

    却能怪谁?

    她们在这样的环境中,只是为了赚钱,陪了一个晚上,想要得到的,当然是钱,而不会是感情,如若天真的以为,之前的情意绵绵,所有的温柔细语,乃至非你莫属,是看上你了,那么你是笨蛋。

    洛北笑了声,道:“我是要回去了,你愿意跟我走么?”

    像这样的话,月奴每天都会听到,万花楼中三年,她也都不知道听过多少类似的话,早就已经麻木,并且觉得恶心。

    今天似乎有些不同,月奴至少在这个年少的客人中,自打他看到自己的第一面起,他的眼中,即便到了现在,都没有丝毫的非分之想,他好像,真的愿意带自己离开,而离开,便是赎身!

    月奴贝齿轻咬着嘴唇,不在迟疑,轻声道:“公子若真心,奴家愿意!”

    花奴蓦然看向月奴,眼中毫不掩饰着流露出来的吃惊,错非一个晚上,自身都在,她真以为,这个年少的客人,给月奴灌了**汤,怎地让后者,如此相信了客人酒后的话?

    她又那里知道月奴心中所想的,这是唯一的机会,月奴不知道,未来是否还会有这样的机会,虽然很多人都想为自己赎身,可是那些赎身,目的为何,月奴再清楚不过,那样的赎身,她也不需要。

    洛北一笑,招了招手,不远处一直候着的中年管事立即到来,客气道:“公子,有何吩咐?”

    “本公子要为月奴赎身,说吧,需要多少钱,爽快一些说个数,本公子不是生意人,可不会和你们讨价还价。”

    中年管事脸色顿时一沉,喝道:“月奴?”

    洛北摆了摆手,淡淡道:“别来这些有的没的,也别和本公子说,万花楼不准她们赎身,纵然不准,你也得看看,本公子是否你万花楼能得罪起的。”

    能够创下偌大产业,万花楼当然背景极大,再怎么大,月奴既然愿意走,洛北就会带她走。

    这和恻隐之心无关,更与美色诱人无关!

    “公子今晚来,是要找麻烦的了?”中年管事脸色更冷,如若这样的威胁,便可吓到万花楼,那么,也做不到这样的规模了。

    洛北起身,笑道:“今天来万花楼,倒的确是来找麻烦,不过,找的不是万花楼的麻烦,但如果,万花楼真觉得,要和本公子来一场麻烦,那本公子也只好领教一下,秋双城中的万花楼,到底有多麻烦,是否比秋家,还要麻烦!”

    中年管事双瞳猛然一紧,旋即抱拳,道:“赎身之事,尤其月奴,不是在下能够做主的,公子稍候,容在下请示上去,放心,很快便有答案。”

    洛北微微点头,中年管事匆匆而去。

    “公子,抱歉,给你添麻烦了。”月奴低声道。

    洛北道:“麻烦会有,本公子也不在乎,而且你会知道,因为本公子,你日后的麻烦或许更多。”

    “奴家不怕!”

    “哦?”

    月奴道:“离开万花楼,是奴家毕生心愿,无论怎样的麻烦,相信,都没有比失去清白来的重要。”

    洛北深深的看了眼月奴,道:“你果然很聪明,难怪连他,都如此的喜欢你。”

    月奴低下头,道:“喜欢奴家的人太多,不喜欢奴家的人,却只有公子你一人。”

    “哈哈!”

    洛北不由放声大笑,她实在很聪明,若恣意无束,逍遥自在的话,有这样一位红颜知己,想必日子会惬意许多。

    可惜了,今生的自己,不会有这样的生活。

    不久后,中年管事再度赶回,说道:“上面同意月奴赎身,也不用公子出钱,只是想问一句,公子是谁?”

    洛北屈指一弹,一枚戒指落在中年管事手中,道:“里面有百万灵币,应该足够月奴姑娘赎身,以及晚上的费用。月奴,走吧!”

    “公子,鄙上想与公子交个朋友!”中年管事忙道。

    “交朋友,可以,只是你主上这样交朋友的方式,本公子不喜欢!”

    洛北牵着月奴,在那道目光死死注视下,走下大厅,旋即,又在无数目光注视下,走出了万花楼。

    夜已深,夜风吹来,让人觉得有点冷!

    洛北将外衣披在月奴身上,向夜色中走去,没走上多远,他脚步突然一顿。

    “怎么了公子?”

    洛北微微苦笑,道:“我突然想起,秋双城中,我似乎没地方住。”

    “啊?”

    “就辛苦姑娘,陪我逛逛这长街好了。”

    “公子果然不喜欢奴家!”

    “我喜不喜欢有什么要紧,要紧的是,喜欢你的人,已经来了。”

    月奴低声道:“众生万象,相由心生,公子不喜欢奴家!”

    牛头不对马嘴的话....洛北笑着摇了摇头,道:“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这是人间至苦!”

    月奴道:“奴家现在,还体会不到这种至苦,可奴家知道,终有一天,奴家会体会到的。”

    “我倒是希望,天下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

    说到这里,洛北不由摸了摸自己鼻子,笑道:“麻烦都已经来了,我们在这里风花雪月的,是否很不合适?”

    月奴抿嘴笑道:“我们这样,算是风花雪月吗?”

    “应该不算,但也不管了,好久都没这么轻松过了,先别管什么麻烦,来,陪本公子,好好的看一看,这夜色中的秋双城,到底有多迷人。”

    “秋双城的夜色,向来都很迷人,不过我知道,你应该可以这个机会去欣赏了!”

    虚无缥缈的声音,陡然响在四周,又好像在耳旁响起。

    尽管早有准备,此时此刻,依旧让洛北感到毛骨悚然,如同厉鬼在身,鬼影空空儿,果然名不虚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