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俩百二十三章 目标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万花楼越来越热闹,这是因为客人越来越多,下面的大厅,几乎全都满了,圆台上,也已经开始了歌舞表演。

    二楼和三楼,还是没有多少人,只因为消费太高,能在大厅中玩一个晚上,那都已经是财力的象征。

    不久后,再度有着香风袭来,一名面容精致,穿着也挺朴素的女子,在管事的带领下,来到了洛北这里。

    “公子,这位就是我万花楼的花魁月奴。”

    万花楼管事说道:“月奴,公子是我万花楼最尊贵的贵宾,好生伺候着,莫要怠慢了。”

    “是!”

    月奴轻声应道。

    她的声音,比起花奴这些女子来,少了许多的刻意,显得有些真诚,语气平和,没有太多的伪装,犹若邻家小妹。

    她的容貌也是极美,身段婀娜多姿,浅浅一笑着,俩个酒涡极为迷人。

    和秋萱,以及林青儿来,或许有所不如,然则,也许是在万花楼这样的地方讨生活的缘故,她多了一份,前者二女所不会拥有的成熟,黛眉微微蹙着中,让人分外的怜惜。

    能够成为万花楼的花魁,果然名不虚传,难怪,能让空空儿看中,让他一个,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下出现的家伙,也流连在这万花楼中。

    对面那个位置,就是空空儿订走的,看来这家伙,身家很丰厚,对月奴,这家伙也很上心,就是不知道,月奴有没有被他感动。

    不过想来,万花楼中的姑娘,已经都忘记了,感情是什么东西了。

    “月奴,对吧?”

    “是,奴家为公子斟酒。”

    月奴轻声的道,至少从她的声音和神色中,看不出有任何的喜悲。

    洛北淡笑了声,接过月奴递来的酒杯,放在鼻间,道:“听说有人订了你,而现在,本公子将你抢了过来,不知你是否会不开心。”

    月奴道:“奴家在万花楼中讨生活,无论什么样的客人都是客人,所以不会不开心。”

    “你这话,有些言不由衷了,生客哪里有熟客好伺候?”

    洛北淡淡的道:“让你过来,本公子也只是想见识一下,现在已经见识到了,倘若你觉得,伺候本公子,你心里有一丝不情愿,那本公子也不会勉强,本公子可不希望,第一次来万花楼,就玩的不尽兴。”

    月奴略有些慌张的说道:“公子,奴家不会,请公子不要有任何误会。”

    洛北笑道:“会慌张,说明还有些在意,不论你在意的是万花楼的规矩,还是在意本公子的生气,总之你有在意,本公子就很喜欢,好了,安心的伺候着,伺候好的话,或许,今天也可以是你在万花楼的最后一个晚上。”

    话音传来,花奴神色不由震颤,此话固然不是对她说,同为万花楼的姑娘,她何尝不想有这样的一天。

    相比较而言,月奴似乎要平静许多,或许她也是觉得,这只是客人的随口之言,万花楼何等地方,将一个姑娘赎出,那是许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一个数字。

    即便如此,她美丽的双瞳,都是轻轻的颤了一下,显然,她的内心,没有她表面上的那么平静。

    “本公子还没喝醉,而且,本公子向来都不会信口开河。”

    洛北手掌微微一压,放在了月奴的手上,道:“晚上还有事,不能喝多!”

    “那奴家给公子捏捏肩膀。”

    “好!”

    夜,越来越深!

    万花楼中,却是越来越热闹,这里,本来就是一个通宵达旦的地方。

    圆台上的表演很精彩,不时有掌声响起,洛北双肩上的手,不时的会移动到太阳穴俩旁轻轻按着,加上手臂和小腿大腿上,有另外一双手在按着,这当真是极好的享受,他此生,还从未如此的享受过。

    可惜,他注定不是一个纨绔子弟,类似的享受,此生,可能也只有这一次。

    他在看着圆台上的表演,目光,此刻随着万花楼中姑娘,带着一位客人,慢慢的上了二楼,坐在了他对面处的那个位置上。

    目标,出现了!

    那是一个中年人,穿着一件墨色长衫,相貌很普通,放在人群中,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然而让洛北有些意外的是,此人的神色中,隐隐透露出一股傲然之色,浑身上下透露出来的气息,也并非是那种阴冷,反而显得有种厚重之感。

    这与洛北想像中的空空儿,有着极大的不一样。

    没错,此人,正是鬼影空空儿!

    一般而言,擅长隐匿与暗杀之术的人,因为常年生活在暗中的缘故,自身的气息,无法做到厚重,而应该呈现出阴冷,乃至虚幻之感。

    然则,空空儿刚好截然相反,当然,不排除这是空空儿故意呈现出来,迷惑他人的手段,又或者,为了月奴,他得改变下自己。

    毕竟,没有人会对一个,气息阴冷,甚至有些不真实的人,产生所谓的好感。

    刚坐下,空空儿的目光,立即看到了对面的月奴,其眼神中,顿时有着冰冷之意缓缓的浮现出来。

    “月奴,来,坐,陪本公子喝俩杯!”

    洛北拍了拍肩膀上的手,说道。

    或许正是这样很正常,但又有些不那么正常的接触,对面处的空空儿眼中,竟有杀意在涌动,看得出来,这家伙,很紧张月奴啊!

    “公子不是说,晚上有事,不能多喝吗?”月奴低声道。

    “稍微喝几杯也没事,只要不醉就没关系。”

    洛北笑了声,眉头突然皱了皱,说道:“对面那家伙,你们谁认识,怎么看过来的时候,眼中带着冷意和杀机,本公子好像没得罪他吧,还是你们谁,得罪过他了?”

    花奴压低了声音,道:“公子,就是他,订下的月奴妹妹,他很喜欢月奴妹妹,所以....”

    “姐姐,别乱说,没有的事,都是客人。”月奴连忙说道。

    “原来这样!”

    洛北顿时笑道:“月奴,你若是有意,那就过去吧,放心,该你的,本公子不会少你,而且,本公子也不会因此生什么气,还是那句话,本公子不喜欢勉强。”

    月奴斟着酒,丝毫的波澜都没有,将酒送到洛北嘴边时,也是一滴酒都没有溢出,表达的意思,仿佛很明确了。

    “原来你不喜欢那家伙,那就没事,好好在本公子这里伺候着,本公子说过,为你赎身,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嘴巴张开,喝下杯中美酒,眼神却是直接落在了空空儿身上,没有丝毫挑衅,但相信,这要比任何挑衅,叫人更加的怒!

    没办法,谁让他喜欢月奴,又得不到月奴的心....敌人的弱点,便可以成为自身最好攻击敌人的手段!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