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俩百零二章 养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三年一度,属于新人最盛大的新人大会,终于落下了帷幕!

    在那新人大会结束后的数天时间当中,整个天玄门中,都依然还在传荡着新人大会中的种种。

    当然,被提到最多次数的,也是最令人感到震撼的,无疑就是最后的那一场大战,那一战的主角是洛北和沈天心!

    在新人大会举行之前,谁都没有想到过,那决定新人中,最出色的一战,会那般的激烈和精神,那俩个人,竟会表现出,如此强大的一面。

    纵然很多人对洛北已经有所了解,也见过他多次的战斗,可是与沈天心的一战,依旧让人回味不已,实在是,少年的表现,太过出色了。

    相应的,对于沈天心的表现,也让人感到震惊!

    比起洛北,沈天心在天玄门几乎之前还没有太多名声,也只有少数人知道,雪国城有位天才,来到了天玄门。

    进入天玄门之前,修为就已经达到了结丹境,这当然让人对沈天心高看一眼,可是,少有人认为,沈天心可以是洛北的对手,毕竟,在洛北手中,连结丹巅峰境的高手,都有落败的先例。

    可没有料到,沈天心居然这般强悍,强行与洛北战了个俩败俱伤,双双昏迷了下去。

    因此,当知道此次新人第一,由二人共同分享,也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那二人,都是有这个资格。

    在天玄门无数人议论这些的时候,身为主角之一的洛北,静静的躺在床榻上,他已经昏迷了三天之久。

    在这三天当中,不仅没有醒过来的迹象,甚至于,他的呼吸,他自身的气息,都是萎靡到了极点,错非一直持续着没断,只怕真的会让人觉得,他因为伤势太重支撑不下去,随时都有可能身亡。

    但即便生机仍然存在,可是也太过薄弱,那根本不足以支撑着一个人可以活下去。

    尽管过去了三天,这种情况,似乎都没有半点好转的迹象。

    不过,若是此刻有人在这里注意着他的话,那就会发现,他的身体表面,似乎俩道流光,正闪电般的游走着。

    俩道流光,一道呈幽幽之色,仿佛来自地狱黄泉,另外一道,则是淡紫之色,纯正,而充斥着一股至尊之意。

    俩道流光,原来代表着俩道截然不同的能量,而今,这俩道能量,正以飞快的速度,在洛北体内不断游走着。

    但是,这俩道能量从未碰面过,也就是说,它们运行在不同的轨迹上,不会碰面,便是丝毫的交集都不曾有,仿佛俩道平行线一样,用无相交的可能。

    在这样的俩道能量运转下,洛北的呼吸、气息、生机尽管依旧无比薄弱,他身体内外的伤,却是正在逐渐的好转中。

    所以现在的他,看似濒临于死亡面前,断断是不会出现身亡的可能。

    于是在他这样的昏迷当中,时间又是一天一天的过去。

    洛北在昏迷中,他所在的庞大外门,却是显得极为热闹,而那种热闹,并非是外门弟子在谈论着新人大会上的种种,更不是在议论洛北和沈天心的最终一战。

    而是外门中的所有弟子,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做着相同的事情。

    当年新人大会上,在山岳之巅,对陈暮等人下手,随后在洛北和沈天心正准备最后一战时,对洛北进行偷袭的那些人,便是在这些天中,受到了外门所有弟子们在敌视的同时,也受到了他们不厌其烦的打扰。

    当然,说打扰是好听的话,难听的话,那就是在找他们的麻烦。

    洛北当天在山岳之巅上,对石海和武义说过的话,他话中的意思,外门弟子在知晓后,便是所有外门弟子都联合了起来,不知疲倦的,堵着石海等人。

    他们在这几天时间中,尽情的找着这些人的麻烦,不管是否愿意,是否同意,都是强行的找这些人切磋,而名义是切磋,实则是群殴!

    尽管石海和武义的实力不同凡响,可是显然,二人的实力,还不足以无视人数这个概念。

    与石海和武义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但凡在当天,出过手的那些人,无不是在每天中,受到了以切磋为名义的群殴。

    那些人也是实在没有想到,洛北在外门的威望竟然那么的高,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可以调动整个外门。

    不但是他们这些人,外门、三殿,曾经那些当过外门大师兄身份的人,都是极为震惊,事实上,当天玄门成立至今,似乎还从未有过人,被人如此的拥戴过。

    对于此,天玄门的高层,都是为之震荡,可惜的是,即便是这些高层出面,也只是让那样的风波,稍微的减弱了一些,可是该继续的,还是在继续。

    除非他们下定决心镇压了外门弟子,否则的话,还是需要洛北出面,方才能够平息下来,可是洛北还在昏迷中。

    而镇压的话,这又怎么可能?

    三殿和内门是核心,外门便是基础,若是强行镇压了,对天玄门的未来,显然没有半点好处,而且,为了石海这些人,放弃那么多的外门弟子,这也显然不可能。

    于是天玄门的高层,都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闹的太过分,也没有去干预。

    当然了,会如此的默许,绝不仅仅只是因为参与风波的人太多,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严世等人口中的那位大师姐!

    她不反对,她在支持,那就只能这样。

    昏迷中的洛北,自是不知道这些,而就算知道的话,大概也不会出面阻止,这本就是他想做的事情,对于石海,错非是在天玄门,当天山岳之巅,已没有这个人活下去的可能。

    或许站在石海的角度上,他并没有做错,然而这世间中的一切错与对,都不是你以为没错,那就是对的。

    所有的对错,都是建立在一个人,是否有着强大而足够的实力上面!

    这无疑很不公平,可是,又什么时候有过真正的公平?

    七天后,洛北醒来!

    醒来后的第一件事,不是检查着自己的身体,也没有理会伤势是否完全复原,他立即盘膝而坐,进入到了自主的修炼当中。

    灵元巅峰境之后,他设下了七天二十一场的擂台战,更在新人大会上,不惜以自身先受伤,而疯狂的逼自己潜能,为的就是,让已经达到临界点的修为,尽快的迎来突破的契机。

    现在,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有了回报,突破的契机,已经出现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