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一百八十七章 挑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亮了,洛北也自修炼中退了出来。

    不需要想着今天还有擂台战,所以昨晚的休息,便是酣畅淋漓,加上莲神灵丹的药力,他的伤固然还不曾完全复原,但如果,再来一场,类似和沐长轩这样的大战,若是有必要的话,洛北也可以进行。

    在房间中活动下手脚,洗漱一番话,他便打开房门向外走去。

    不得不说,大师兄这个身份,还真有些特殊的待遇,比如,他所需要的洗漱用品什么的,会有人早就备好。

    他换洗下来的衣服,也有人拿去洗,他的院子,始终干干净净,而周边,没有其他的人住下,自然也显得很安静。

    可是这个早上,非但不安静,反而有些吵闹。

    走出房间后,方才看到,原来院子外的道路上,汇聚着不少的人,有人在争吵,相当激烈,而且还有人受伤了,就躺在院子外的边上,似乎受到的伤还不轻。

    争吵的双方,洛北都不认识,但看能的出来,对于争吵的其中一方,这里的所有人,都表现出了厌恶、冷冽,乃至是凶狠的戾气。

    看来,这个人犯了众怒!

    “怎么了?”

    洛北走出院子问道,原本也不想管,类似这样的事情,大概每天会发生很多,纵然他想管,都也没这个精力,但这件事就在自己的院子外,倒也不好不去管。

    他毕竟是外门大师兄!

    “大师兄!”

    所有人都连忙行礼,便是受伤躺在地上的那位,都是挣扎着想要行礼,除却被众人摒弃在外,争吵的其中一人,看着洛北,有着别样的意思。

    洛北挥了挥手,在受伤的这位面前蹲下身子,握起他的手,感应了一会后,掏出一枚丹药落在了后着的手中。

    “大师兄,不用,不用!”那人连忙拒绝。

    “拿着,你这伤不轻,延误了,会留下后患。”

    洛北轻轻的拍了下他,随即起身,看向众人,问道:“谁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他声音中,有着丝丝的冷意,那位受伤的弟子,伤的不轻,尤其令人心惊的是,几乎快要伤到后者的武道根基了。

    倘若不及时救助,此人的武道之路,就会到今天为止了。

    不知道是谁,下手这么的狠!

    洛北倒是忘记了,他自己下手更加的狠,不过,他的狠,都不是无缘无故。

    或许,对这名弟子下手的人,也有着足够的理由,可在他的院子面前动手,这难道是巧合?

    “大师兄....”

    正要有人向洛北说明情况时,那被众多弟子怒目相待的那人,已是上前了一步,道:“我叫石海,你就是洛北?”

    洛北眉梢轻轻一挑,整个外门,都会称呼他大师兄,而这石海,显然也是外门弟子,居然直接喊他的名字。

    当然,是否称呼他大师兄,洛北并不在意,可是石海的态度,大有不同。

    “放肆!”

    不等洛北说什么,便是有人厉声喝道:“大师兄,乃我外门大师兄,是我外门在外的代表与象征,你尽管初来,门规也自然晓得,如何对大师兄不敬?”

    “不敬?”

    石海轻蔑的笑了声,道:“难道称呼名字,便是不敬了?好像没有这样的道理。”

    那名弟子还想说什么,洛北轻挥了下手,道:“的确,称呼名字,未必代表着是不敬,称呼,也只是一个称呼而已,不要紧的。不错,我就是洛北,找我有事?”

    石海道:“我要来挑战你大师兄的身份!”

    外门也好,还是内门和三殿,任何一个身份,都可以被取代,只要你有这样的实力。

    石海对自己应该很自信,不过,他也应该还没听到,洛北来到天玄门后的战绩,不然的话,固然他也灵元巅峰境,如果没有强大之极的底牌在手,所谓的挑战,根本就不敢提出。

    “要挑战,当然可以!”

    洛北话音稍顿,然后指着受伤的弟子,说道:“在此之前,是否可以告诉我,这位师弟,是怎么一回事吗?”

    石海道:“我来挑战你,他不允许,还要与我动手,这是他在自取其辱!”

    “原来是这样!”

    洛北笑了声,目光越过石海,看向其他人,问道:“那么,谁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这位师弟不允许石海来挑战我?”

    有人立即应道:“天玄门有门规,挑战任何人,尤其是挑战大师兄,那就必须,先要禀明长老,由长老代为通传,以示对大师兄这个身份的敬意,还有,初入天玄门者,必须要在新人大会之后,方才可以这样做。”

    这个门规,听起来,似乎没必要存在,不过,却是对新人们的最好管制。

    能够进入天玄门,从某种程度上而言,都是各自所在的出色之辈,难免有傲气,目中无人,设下这个规矩,便是给予他们时间,让他们好好看一下,天玄门,是无数天才汇聚之地,让他们收敛一下心中的傲气。

    石海冷笑道:“门规?听说你洛北,进入天玄门三天后,便是成为了大师兄,更设下了擂台,挑战诸多师兄....”

    他竟还知道一些事,想来,知道的也不是太多,而洛北可以肯定,必然有人暗中做了一些手脚。

    不然,要石海多待个一俩天,就会知道,二十一场擂台战,代表着的是什么。

    洛北道:“三天后成为了大师兄,那是因为,先前的大师兄是来挑战我,而不是我去挑战他,至于擂台,我是在对决台上设下的,而不是在其他地方,一切,合乎门规。”

    “那你现在,是不敢了?”石海带着淡淡的不屑之意,说道。

    “呵!”

    洛北轻笑了声,道:“你是新人,而且还没有获得任何身份,那不管你修为有多高深,他都是你的师兄,而他并没有得罪你,仅仅是因为维护门规来阻止你,便将你的师兄伤成这样,差点毁了他的武道根基。”

    “石海,天玄门门规,不得自相残杀,不得以力欺人,不得目无尊卑,更加不得践踏我天玄门门规,你,很好啊!”

    话到最后,声音已是有些清冷,在天玄门,洛北也第一次,感到有了些温暖。

    那名受伤的弟子,看似是因为门规,所以阻止石海,实际上,他是在维护自己这位大师兄的威严。

    换句话说,若是自己,没有得到他们真心的爱戴和敬仰,根本就不会这么做。

    当天武通河被杀之后,倘若武通河有自己这般声望,这个大师兄,洛北可以保证,绝对不会做的这么舒坦。

    身份在上,的确令人畏惧,但,畏惧与敬仰,是截然不同的俩个概念!

    洛北自认虽不是什么好人,行事更加肆无忌惮,却不代表,他感受不到别人对他的拥护和爱戴,他人发自内心的维护,同样让洛北感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