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一百五十六章 强硬(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许长老,诸位长老,救我!”

    现在的陈启帆,才感觉到了害怕,因为洛北真的要杀他。

    没有人不想活着,陈启帆更加不想死,以往的强硬,只是觉得洛北不敢杀他,现在发现不是,自然害怕了。

    许长老眉头皱了一下,说道:“洛北,他已经受到教训了,放了他吧!”

    “放了?”洛北笑问。

    许长老反问道:“难不成,你还真想杀了他?”

    声音中,已有了淡淡的冷意与不悦之意,似乎是因为他都出面了,洛北还这样的大胆,一点面子都没给他。

    洛北竟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不瞒许长老,我真想这样做。”

    许长老厉声道:“洛北,你若真这样做,那就等同背叛了天玄门,彼时,将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护住你。”

    “背叛?”

    洛北似笑非笑,道:“我与陈启帆无缘无仇,若说有过节,那也只是数天前,我先找到了一株灵物,他要来抢....”

    “那是我先发现的,只是一直未曾成熟,所以再等,不趁想,那天晚来了一步,被你捷足先登了。”陈启帆立即说道。

    洛北不由嗤笑了声,道:“先不论你这话是真是假,纵然你发现在先,然而却是无取之在先,怎么,你先看到的,那就是你的?那是不是说,我明天将整个天玄门都逛一遍,这天玄门中的任何东西,都是我的了,其他人再也不能染指?”

    “许长老,有没有这样的道理?”

    许长老顿时默然,任何无主之物,谁得到就是谁的,这是道理,当然,你有本事抢走,那也是道理,抢不走,那也没办法。

    见许长老默然,洛北再道:“那天,他三次对我出手,次次不顾同门之谊,欲要置我于死地,我被迫与之一战,最后他输了,以贡献点为代价,将这件事解决,许长老,此事,我可有做错?”

    许长老还是沉默着,这本就是天玄门有的规矩,输了,自然要付出一些代价。

    洛北又道:“我也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了,谁曾想,这家伙仍然不依不饶,不顾身份和面子,带人封堵外门,用心如何,相信大家都能看的出来吧?”

    看着许长老,洛北道:“敢问许长老,这件事,从头到尾,我可曾有错?”

    “你没错!”

    这三个字,纵然许长老不想说,都也只能这样说。

    “他不仅想让我名声扫地,更想让我在天玄门中无法立足,只要我不在是天玄门的人,相信,有很多人,愿意因为他的一句话来杀我,他想置我于死地。”

    洛北冷声道:“他想杀我,既然我没错,为何,我不能杀他?”

    “洛北!”

    许长老沉声道:“天玄门门规,禁止门下弟子自相残杀,他犯下的错,事后门中自有惩处,也轮不到你用私人的办法来解决,何况,他纵然想杀你,但现在,你还好好的。”

    闻言,洛北忍不住的想笑:“许长老,照你的意思,我只有死了,他才算是真正的错了?或者说,当我因为他今天所做的事,狼狈的滚出了天玄门,然后他派人将我杀了,我是否可以认为,事后,天玄门绝不会因为我一个死人,而找陈启帆算账,是也不是?”

    “洛北,你大胆!”

    “许长老,我无意冒犯,然而,我想请问,既然都看出了陈启帆的险恶用心,也知道他今天这样做,会带来极其不利的影响,为什么你始终在观望着,而不出面阻止?”

    洛北漠然道:“进入天玄门,前后十天时间都还没到,我自认,并没有得罪什么人,许长老,为了安抚我和外门弟子,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交代?”

    众外门弟子,包括那几名内门弟子在内,都不免瞠目结舌,这洛北,态度太强硬了吧,竟然对一长老如此的质问!

    唯有许长老身后的几位长老暗暗点了点头,洛北话中带话,显然,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背后,另有推手,而且将整个外门给牵扯了进来,纵然许长老,都不好太过分。

    现在的洛北,明显在外门树立起了绝对的权威,想要动他,就必须要有过硬的理由,否则,将会引起巨大骚乱。

    许长老眼神已是阴沉无比,道:“洛北,凡事要适可而止,更要懂得见好就收。”

    洛北淡淡道:“适可而止我知道,见好就收?这个‘好’字,我还不理解!”

    “你想怎样?”许长老忍不住的怒声喝道,他也知道,今天,他要丢些脸了,临老了,在一晚辈面前丢脸,而且众目睽睽之下,实在是有些憋屈。

    但又能怎样,说到底,他也不是下棋之人。

    洛北突然一笑,问道:“天玄门中,禁止门下弟子自相残杀,除却这个外,是不是做其他的,都没关系?”

    许长老喝道:“不得废人修为,不得烧杀抢掠,不得仗势欺人....”

    “仗势欺人?这个规矩好!”

    洛北似嘲笑了一声,旋即说道:“诸位师弟,不知道谁可以帮下忙,将这家伙,给挂在外门入口的大树上?”

    “我来!”

    无数外门弟子应道,洛北的话,虽不是圣旨,但他们愿意去听。

    “你....”

    “洛师弟....”

    “洛北?”

    洛北无视了许长老,看向那数名内门弟子,淡漠的道:“以你们的实力,当然可以将他解救下来,不过,我话放在这里,救他,就是与我洛北为敌。”

    “也许在今天,我不是你们的对手,但你们好好想一想,我要超过你们,需要多久时间?”

    “今天你们救了他,来日,我会一个一个的找上你们,我也可以保证,届时,你们所受的,将是陈启帆今日的百倍。”

    “别去怀疑我的话,不想让我洛北好过的人,他也休想安生!”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你们自己好好想想,相信,我和陈启帆之间做个选择,应该不难的!”

    话音落下,洛北飘然而去,便是连许长老等人,都没有与他们打招呼,在今天,他已经看明白了许多事。

    即使他展现出了诸多底牌,有些麻烦,竟还是摆脱不掉,既然如此,又何必与这些人虚与委蛇?

    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无论是谁,想要杀他,想要对付他,洛北都不介意让之明白,他洛北,究竟是软柿子,还是一块足以让人踢断脚掌的铁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