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七十八章 我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空下,微风吹来,扬起长裙随风起舞!

    或许希望已存,那张笑脸,如今无疑更加动人,秋水吟吟般的双眸之中,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让人动心之极的神采。

    现在的秋萱,无疑是美到了极点!

    “洛北,谢谢你!但我还是得说一句,对不起!”

    以往那么多个夜晚,秋萱都在想,要用怎样的说辞,去打动洛北的心,好让她帮助自己,所以在今天,当洛北提到了这些的时候,她都没多想,便将自己内心中,最初的想法说了出来。

    现在冷静下来后,她方才想到,自己的举动,在以后,将会给这个少年,带来多大的压力,或者说,多大的麻烦。

    五大超然势力,其中任何一个,连她秋家都无法面对,少年再出色,那等压力,都如山般的沉重。

    “我们是朋友,你在这样说,就显得太客气了。”

    洛北轻笑了声,眼神微微一眯,掠出几许寒芒:“我不仅仅是在帮你,这其中的某些事情,可能也与我关。”

    动用玄玉截魂手,搜寻沐追云脑海中的记忆时,发现了冥王宗针对秋萱的谋算,但同时,也是察觉到了,自身竟也像是牵扯到了其中,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但,那份记忆做不得假,就只能说,很多事情,是自己还不知道的。

    秋萱黛眉轻轻一蹙,道:“你这样说的话,那么,我几乎就可以有所肯定了。”

    “肯定什么?”洛北连忙问道。

    以秋家遍布整个北山域的生意来看,那自然,对于北山域中发生的,除却秋家外,没有那一个势力知道的更加详细。

    秋萱道:“三天前,天玄门大选之日开始的那天,严世找过我,要和我说些话,原以为,是关于我的事,却原来不是,他想我询问的,是你和你母亲的事,着重提到过,你父亲身亡之后,究竟给你们留下了什么。”

    洛北眉头紧皱,父亲曾是天玄门的人,而且是内门弟子,那与严世应该相识,如果严世只是关心的询问几句,倒也不奇怪,却问到了,父亲给自己和母亲留下了什么?

    难道,在他们看来,父亲应该要给自己和母亲留下一些东西?

    “他有没有具体的指,是什么?”洛北问道。

    “没有!”

    秋萱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很纳闷,为什么严世要着重关注这些?纵然你父亲曾是天玄门弟子,地位不算低,可是离开天玄门已经二十年了,无论身份地位和实力,都和严世没办法相比,那,又有什么,值得严世这般惦记?”

    “想了许久,都也没想明白,所以才没有告诉你。但你方才这样说,联想起沐追云和冥王宗居然有关系,你又从沐追云那里知道了冥王宗,隐约觉得某些事情和你有些关系,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什么事?”洛北连忙追问。

    秋萱沉吟许久,似乎在捋着思绪,许久之后,她出声说道:“时间正好,大约也是二十年前,可能还要早上一些,北山域中,出现一方上古遗迹。”

    “其后不久,五大势力之主,连同各自门中最顶尖的高手,借助着天地对上古遗迹的压迫,终于强行撕裂开一道口子,从而,让得五大势力中的出色年轻一辈进入其中历练。”

    “其后的这些年来,每隔五年,上古遗迹就会开放一次,进而形成了五大势力,乃至整个北山域中,所有势力中的年轻一辈,可以说,这是北山域年轻一辈最顶尖层次的较量。”

    洛北问道:“和我有什么关系?”

    上古遗迹可能比较诱人,有机会的话,洛北也想进去历练一番,但是,上古遗迹,和那些人关注自己有什么关系?

    秋萱道:“我曾听家中长辈偶然间提起过,你父亲当年参加过第一次的上古遗迹之行。或许,是你父亲,曾在那上古遗迹中,得到了某些东西,严世想要知道的,大概就是你父亲曾经得到的。”

    洛北眉头再皱,道:“我在沐追云的记忆中,知道了冥王宗,沐追云所知不多,所以我只能模糊的感觉到,冥王宗可能也在关注着我,如果你的推测准确,连冥王宗都也知道,我父亲当年从上古遗迹中得到了一件东西。”

    “倘若真是这样,很多的事,就要推翻重新来过了。”洛北声音中,陡然无尽寒意在涌动。

    秋萱美眸亦是为之轻动,她明白了洛北的意思。

    若是洛北之父曾在上古遗迹中,真得到了一件,让人很动心的东西,那么这些年中,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怕都在暗中关注着洛北之父。

    如此推断下去,那是不是洛北之父的身亡,就没有那么正常了?

    “秋姑娘,你曾说过,有人在我之前,让你查过我父亲身亡的事情,那个人,是天玄门的人吧?”

    洛北问道。

    秋萱点了点头,道:“但我还是那句话,那个人,对你和你母亲,绝不会有任何的恶意,这点,我可以保证。”

    “但父亲的死?”

    秋家固然生意遍布北山域,情报相当准确,但实力主导一切,情报准确,并不代表,可以得到所有的情报。

    针对沐追云,情报可以完整,换成别的人,秋家所得到的情报,就未必那样的完整了,甚至于,秋家得到的情报,都可以在他人刻意的干预之下,往错误的方向上靠去。

    “这件事,我会用心去查。”秋萱道。

    洛北摇了摇头,道:“不久之后,我就要去天玄门,如果他们真那样关注的话,还是我自己去查比较好,免得秋家陷入进去。”

    就目前所知,至少俩大超然势力已经牵扯了进来,秋家若有举动,稍有不慎,就将万劫不复,既然是朋友,洛北就不想连累了秋萱。

    “好,如果你需要帮忙的话,尽可告诉我。”

    秋萱也不矫情,都过去了二十年之久,都还有人在关注着一件事,可想而知,这是何等的重要,贸然行事,并非明智之举。

    洛北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本想在离开之前和你见一面的,那现在的话,就提前说了吧。”

    “秋姑娘,我离开后,还请你派些人,保护好我娘!”

    秋萱黛眉陡然紧蹙,她没有听错,洛北说的是保护,而并非是照顾。

    “你是担心,洛家?”

    秋萱果然聪慧,直接猜中了洛北的担忧。

    洛北道:“洛家大长老洛一,至少结丹中境高手,当天他来找过我,此人,我看不穿!”

    用千年时光历练来的眼力去看一个人,居然看不穿洛一,洛北心中,无疑多上了无数凝重。

    “结丹中境?这老家伙,隐藏的还真够深的。”

    秋萱正容道:“你放心,如果阿姨愿意,我将她接到拍卖场中去生活,若阿姨不愿意,我会让一位绝对的高手坐镇娄关城,担保阿姨无恙!”

    “多谢了!”

    洛北轻吁了口气,母亲绝对安全,他才可以放心去天玄门,只是父亲的事....到底要不要,回去后,去问问母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