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七十章 斩草除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小家伙,没事吧?”

    严世转而来到洛北身前,笑着问道。

    单单只说天赋和实力这些,无疑,严世对洛北极为满意,这个少年人,或许也有可能,成为天玄门这么多年中,最为出色的人物,这样的一个少年,值得任何一个大势力去尽心的栽培。

    “谢严殿主关心,还死不了。”

    论修为,他的确是不如沐追云,但比其他的话,沐追云大概就没办法和洛北相比了,有修罗之力护身,只要不是肉身瞬间崩溃,或是脑袋被砸裂,在丹药的帮助下,他受到的伤,不会比沐追云严重。

    严世不清楚洛北有所谓的修罗之力护身,但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现在的洛北,也只是重伤,至于致命什么的,根本不可能。

    他笑了声,再道:“你成功守住了你的擂台,那么,你不仅是我天玄门的弟子了,而且,你也有资格,进入天玄门后,去夺取三殿弟子的资格。”

    这番话,严世并未刻意压制,全场都听到了,或许,他也是故意的。

    左右被人扶着,沐追云的脸色,已是苍白到了极点,这份苍白,一部分是因为重伤,而另外一部分,便是因为洛北了。

    严世道:“小家伙,本座派人送你回去。”

    “没事!”

    洛北笑道:“多谢殿主,我自己还能走,相信,我也是安全的。”

    对于这个,洛北丝毫不在意,打从今天起,到离开娄关城前往天玄门之前,他相信,绝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对他下暗手,沐追云乃至洛家都不敢。

    除非是不要命了,而仅仅只是不要自己的命,显然还不够,他们若对洛北如何,就要面对天玄门对他们的家人,朋友,等等任何关联的人,所带来的报复。

    固然人已经死了,在怎么重要,死了那就没有半点价值了,然而,这关系着天玄门的脸面!

    这边刚刚宣布了洛北是天玄门的弟子,甚至可能是多年来,最为出色的弟子,可转眼就被人给杀了,传了出去,天玄门的脸都丢尽了,若不报复,让天玄门日后如何在北山域中立足?

    严世点了点头,道:“那么,回去后好好休息。”

    “是!”

    洛北抱了抱拳,走下了擂台。

    “我们走!”

    看着洛北背影,沐追云低声怒喝道,他眼中那一道凛冽之极的杀意,几若噬人。

    然而,真要对洛北做些什么,他现在,还真的不敢!

    洛北并未离开娄关城回去,而是趁着不注意的时候,直接拐进了广场后的拍卖场中,然后找到了秋萱。

    “想不到,居然可以打败沐追云,小家伙,你还真了不起!”

    见着洛北,秋萱取笑着说道,小家伙这三个字,被她咬得格外之重,显然这几天中,听这三个字,都听得太多了。

    洛北无奈笑了声,整个人靠在了椅子上,说道:“找你,是有件很重要的事,想请你帮忙。”

    秋萱黛眉轻蹙,道:“这么重的伤,不先去疗伤而是说事情,自然重要,说吧,什么事?”

    “帮我查沐追云!”

    洛北的声音,有着秋萱从未听到过的那样冰冷:“沐追云的一切,包括他的出身,他的成长,以及这些年中,他到底和什么人接触过,等等,凡是和他有关系的一切一切,我都要知道。”

    “他真的,那么的伤害了你吗?”

    秋萱低声问道。

    对任何一个人而言,父亲悉心调教,当成弟子来培养的大哥,却原来,是这样的一个人,所有的过往,都是处心积虑的,这无疑是极大的背叛,带来的伤害可想而知。

    但洛北毕竟前十八年中是傻子,正如他自己所说,也就昨天,方才知道了有沐追云这样一个人,纵然是为父讨回公道,可是洛北的反应,叫人太过可怕了。

    洛北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沐追云的出现,让他不知不觉的,就想到了另外一个人――萧云天!

    曾经何时,他和沐追云一样,也是自己的大哥,然而,正是因为这位大哥,自身陨落在天人劫下,从而失去了千年前的一切,魂魄在修罗池中,被困千年!

    至今回想起来,洛北心中仍是感到害怕,因为,修罗池中千年,那到底是怎样一种折磨,连他自己都无法去形容啊,那不是一个生不如死,所能去概括的。

    今天的沐追云,当然不是千年前的萧云天,可是他们二人,何等的相似,沐追云已经无法对自己做出任何的伤害,但这个人活着,那就是最大的危险。

    洛北绝不允许,自己这一世,再有任何的遗憾。

    秋萱已经从洛北这里得到了答案,她手心摊开,出现了一叠纸张,递向洛北说道:“这些都是历年来,关于沐追云的消息。”

    “哦?”

    洛北张开双眼,连忙接过这些资料。

    秋萱道:“娄关城中,大抵每一个有些实力的,我们都会做一个纪录,沐追云自然不例外,也亏了是这个习惯,不然的话,要查沐追云,还没那么容易。”

    所谓的不容易,当洛北看这份资料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

    秋萱微微一叹,道:“沐追云,本名关风落,乃娄关城中,二十年前,关家的人!”

    二十年前,大概是洛北之父洛天南被逐出天玄门,回到娄关城的那段日子。

    因为洛天南一直在天玄门中修行,所以娄关城中认识他的人不多,关家也不是了不起的大家族,便也不认识洛天南和妻子柳萱。

    那一年,洛天南带着妻子自天玄门悲伤而归,快要到达娄关城的时候,巧遇关风落的父亲,关风落的父亲,竟然看上柳萱,又不知道洛天南是谁,于是胆大包天,不仅调戏柳萱,更派人在洛天南夫妇当晚落脚点动手,欲要杀洛天南掳走柳萱。

    本就是心情极差的洛天南,那里会手下留情,于是斩杀了关风落父亲派来的人,更是抓了关风落父亲,前往关家讨一个公道。

    若关家识趣些,服个软,也就什么事都没了,不曾想,那几年中,关家势力逐渐强大起来,本就野心勃勃,兼之洛天南未曾自报家门,所谓的上门讨要公道,反而关家人觉得可以恃强凌弱,于是乎....

    关风落父亲被杀,关家一应高手,也在那一战中尽数被杀,其余的人,皆被赶出娄关城,终生不得踏进。

    那个时候的关风落,年纪小,并未受到牵连,最后化名沐追云....有了今日种种!

    “他这是要,为父为关家报仇吗?”洛北森冷的道。

    “这家伙,也算是心机深沉了,只是?”

    秋萱看向洛北,问道:“听说,你以前很喜欢和他玩,怎地那个时候的你,会这样呢?”

    洛北闻言,不觉苦笑道:“彼时的我是个傻子,我又那里知晓自己是怎么想的。”

    随即再道:“秋姑娘,帮我查一下,关风落现在住在什么地方,他的身边有多少人,个中一切,无比要详细一些。”

    秋萱问道:“这些都不成问题,你到底想怎么做,我可以好好安排一下。”

    “怎么做?”

    洛北冰冷一笑:“斩草除根!”

    “我爹当年心慈手软,留下了这个祸害,那自然,由我这个做儿子,将这件事有一个彻底的了断。”

    “秋姑娘,监控住那些人就行,其他的等我自己来。”

    “给我安排个房间疗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