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六十九章 胜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八道剑芒,自半空上带着无匹的凌厉,疯狂的席卷而来,放眼看去,似乎能够瞧见,那八道剑光之中,似乎有着一道透明的剑体,犹若剑魂般,掌控着八道剑芒,朝向擂台上的少年,凶狠的落向过去。

    此刻,洛北身前,无尽山河已经演变而出,一股无可形容的浩瀚之感,在这天地之中回荡。

    “那是,山河扇?”

    秋家举行的拍卖中,山河扇被武家夺得,之后,在武家被灭之前,为那神秘黑袍人拿去。

    洛北手握山河扇,直到此刻,众人才完全相信,那个黑袍人,就是洛北!

    然而山河扇只是三品灵宝而已,断然没办法出现如此的威势,难不成,得到山河扇至今,这短短的俩个月时间当中,洛北竟然,已经让山河扇进化了?

    在他人眼中,山河扇是进化,但其实,这只是山河扇的一种恢复罢了。

    当天,洛北对山河扇进行融灵,最终总算成功。

    在成功的瞬间,山河扇真灵与洛北神识相融的时刻,山河扇便因此有所恢复,与此同时,洛北也借此修为有所精进。

    当然了,他现在的先天五重境,并非只是这个原因,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与秋萱躲避沙老怪追杀,二人同时进入到那位化神境高手的宫殿中,洛北昏迷下去。

    在昏迷过程中,得修罗池化修罗之力相助,而有惊无险的醒来,自身修为,便也因为修罗之力而精进许多,只是这些,洛北自己并不清楚罢了。

    他只是认为,自己昏迷的那段时间中,修罗池必然做了些什么,让自身修为大进的能量,应该是来自化神潭。

    毕竟当天,修罗池拿走了几乎化神潭中的全部能量,在自己昏迷无意识的状态中,返了一些给自身。

    所以洛北没有去多想,现在更加不必要去想这些。

    山河在前,冲天而起,下一瞬,与那八道剑光,凶悍的撞在了一处。

    “嗤!”

    剑芒无坚不摧,何况是八道剑芒,更何况,那似乎有剑魂相随,沐追云这一式,的确是非常可怕,八道剑芒斩下,那连片的山河,都是飞快的崩溃开来。

    “给我破!”

    瞧得那样一幕,沐追云体内灵力被催动到极致,源源不断的注入到手中长剑中,使那八道剑芒,更加的凌厉,威势也更加的惊人。

    然则,现在的山河扇已经恢复到了五品灵宝的地步,尤其被洛北以融灵的方式炼化,它的真灵虽然还不完整,却已能够,将可以发挥出来的威势,释放到极致。

    更有洛北灵力源源不断的支撑,那连片的山河,你想碎,尽管碎去,我这里无穷无尽,看你能够碎到什么时候。

    接连崩溃了数方山河后,但八道剑芒,像是被围困在了其中,沐追云脸色不由震变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如此的施展,竟然还无法取到摧枯拉朽般的胜利。

    “可恶!”

    沐追云心一恨,神色陡然有几分狰狞,他手一动,指尖在剑身之上飞快划过,一道本命精血,犹若被吞噬般,消失在了长剑剑身上。

    他的脸色,陡然煞白下来,这样的举动,不是他所能平安去承受的。

    不过,在这里做之后,却是能够见到,那八道剑芒正中,透明的剑体,竟不在虚幻,一道血红光芒,竟也是从中席卷而出。

    “嗡!”

    八道剑芒,刹那之后,被那血红光芒所笼罩,只在一瞬间中,八道剑芒竟被那血红光芒吞噬,如此,剑芒不在,却有一道,仿若真实的,散发着森然之息的血红之剑,飘荡于无尽的山河中。

    “给我破!”

    沐追云厉声大喝,都到了这种地步,他就不相信,还收拾不了洛北。

    伴随着他的声音落下,那方山河咔嚓一声的崩溃开来,山河之后的洛北,也是心神一震,口中鲜血喷涌而出。

    眼下血红之剑,是直接斩断了所有的根源,无尽山河,便也无法再生!

    前方没有了任何的阻挡,那一剑,犹若来自地狱,带着无穷的冰冷、森寒、残忍、呼啸于半空中,斩向洛北。

    洛北双瞳微眯,黑白分明的双瞳,顿被无尽幽芒所覆盖,他的掌心中,淡淡毫光闪烁,闪电般的掠进了山河扇中。

    以往没有武器,只能以掌化刃,如今山河扇在,自是以山河扇化刃!

    山河扇终归不是什么利刃,然则,它毕竟是五品灵宝,自要比寻常的刀、剑、枪什么的,来的更让人放心。

    “帝皇灭天式,斩山河!”

    洛北双手握扇,犹若举刀在手,便是如弑天刃般的斩下!

    “嗤!”

    山河扇中,十数丈大小的利刃,带着一股无可形容的凌厉,疾掠而去。

    同样的一式,洛北曾与洛天烈、洛家后山的黑熊妖**手时施展过,那时的利刃,不仅虚幻,而且只得丈许而已。

    如今,他修为大进,更借山河扇之力施展而出,虽也同样虚幻,那等威力,却已不可同日而喻。

    后天境中,凭这一式,可以令他在洛天烈与黑熊妖兽俩大先天境高手面前全身而退,今日,战退沐追云,依然不在话下。

    无数道目光死死的关注下,血红之剑,与那白色利刃,刹那之后,在这半空当中,轰然相撞。

    这一瞬间,竟有着绝对的寂静,数秒过后,那一道惊天动地般的震荡,才如浪般的回荡于这天地当中。

    在那众多道目光的注视当中,天空上俩道不同的光芒,不断的释放着彼此力量,那竟如沸腾的开水般,引动空间,都是开始膨胀起来。

    随后不过秒钟时间而已,那方空间轰然一下爆裂开来。

    “轰,轰!”

    巨响之声,震彻天地,一股毁灭般的力量,便是从中飞快的席卷而出,那仿佛是灭世一般的威力,即使擂台四周,有着强大的防护结界,似乎,都有可能被轰散。

    而在这个时候,洛北与沐追云俩道身影,皆是在那样的力量轰击下,被狠狠的撞飞了去,各自口中,鲜血如箭般洒落大地。

    “蓬,蓬!”

    好一会后,俩道身影砸落地面的声音才传荡了开来,众人连忙放眼看去,只见不论是洛北,还是沐追云,此刻都极其的狼狈,那种狼狈,根本就不是一个惨字,所能够去形容的。

    “这场交锋,洛北,胜!”

    严世掠来,袖袍似随意的挥了一下,然后众人就惊恐的看到,这漫天的混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不见了,他的实力,再一次的震慑住了众人。

    “为,为什么?”

    沐追云身旁,此刻有俩个人扶着他,其中一人看向严世,问道。

    错非是严世,换成另外一个人的话,只怕就不是这样的问,而是怒吼了,这充其量,是一个俩败俱伤,为何判定洛北胜?

    严世淡淡的扫了此人一眼,随即看向洛北,道:“他还在擂台上,而沐追云已被震出了擂台。”

    众人这才从那些震撼中清醒过来,是啊,这是擂台赛,既然已经跌落擂台,那自然也就是输了,不得不说,洛北的运气还真好。

    二人之间的位置,沐追云相对而言,在擂台的边缘,洛北在擂台深处,那么自然....

    这般结果,纵然有人不服,却也只能叹一声倒霉,甚至连所谓的不公平这个念头都没有,若说不公平的话,沐追云如此修为,而去挑战洛北,这本身就是不公平。

    不管公平也好,不公平也罢,洛北已经胜了,而从此后,这娄关城中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便也宣告易主。

    无数道目光,纷纷的落在洛北身上,曾几何时,谁能想过,这个洛家有名的傻子少爷,可以有如此的成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