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六十六章 打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没人去看严世,更加无人知道,在另外一处,还有一位高手在关注着这里,自然,也就不知道,这俩大高手,此刻神色在无休止的变化中。

    这里的人,都在看着洛北和沐追云!

    二人之间,寥寥数句的对话而已,居然让众人的心,随之不断起伏波动,当回过神来后,再度看向二人时,众人心中忌惮,已是多了无数。

    眼下,别说年轻一辈,便是那些长一辈的,甚至是老一辈的高手,只怕都不想与这二人为敌,实在是,除却本身的实力外,这俩个家伙,都有着用言语就可以杀人的能力。

    “说这些,都没了意义,我俩位兄弟死在了你的手中,这个仇,今天我要报!”

    沉默了良久后,沐追云冷声说道。

    洛北笑道:“说什么报仇,只不过你需要对你还没死的那几个兄弟,一个交代而已,不过我想,纵然你给出了这个交代,日后,他们也是不会与你同心了,因为,做你的兄弟,太不值钱了。”

    沐追云双瞳陡然紧紧一缩,显然这话,让他极难承受,进而,紧缩的双瞳之中,掠出一丝丝的狰狞来。

    但正是这些狰狞,沐追云的神色,反而格外的平静,俩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同时出现,并在同一个人的脸庞上出现,叫人为之心震。

    “洛北!”

    沐追云突然一笑,道:“不只是这几天,很早的时候,大约是你在洛家山庄门前,与洛七爷大战之后,我就已经知道了,你不仅醒了,而且一身武道天赋,极为可怕。”

    洛北神色轻轻一动,沐追云说,他已在外游历了一年之久,刚回到的娄关城,如果这话没有说谎,那么,他竟在洛家,都安下了探子,此人还真是了得。

    “你好不好奇,为什么,我都知道了你前途无量,未来成就无可限量,但偏偏,还在要昨日与你翻脸,更在今日,如此的与你对上?”沐追云笑问。

    洛北当然有些好奇,却也不会探究什么,敌人就是敌人,又何必知道为什么会成为敌人,沐追云还没那个资格,让洛北如此去纠结着。

    沐追云知道洛北不会应他,便再度说道:“想来你母亲对你说过,我本就怀着目的,刻意接近你们一家三口的,对吧?”

    “我何止只是有目的啊,如此的接近你们,本意,就是要想方设法,要让你们生不如死,可笑你爹他,竟还把我当成儿子般教导着,实在可笑之极。”

    沐追云大笑道:“我更加没想到,洛家的人,竟然也这么的恨你们母子,所以有心和无心结合起来,洛北,你可以回去问问你的母亲,这些年中,到底在洛家,吃了多少的罪,而这其中,大半都是我在背后主导的。”

    “可恨的是,你父亲竟那么快就死了,而你们也被赶出洛家,不然的话,这个游戏还会继续下去,直至你们一家三口,通通命丧黄泉,可惜了,实在太可惜了。”

    “洛北,你想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做吗?”沐追云笑问道。

    洛北看着他,道:“话,都说完了?”

    沐追云神色猛地一紧,说这些话,无非是要刺激洛北,让他心神不守,然而现在看他样子,连半分的震怒都没有,何来所谓的心神不守?

    这个家伙的隐忍力,未免也太好了些吧!

    但沐追云不相信,他冷笑道:“故作镇定么?洛北,如果你觉得这些还不够,我这里,还有更多的,想不想听?”

    洛北眉梢轻挑,道:“倘若你要说遗言的话,我可以给你这个时间。”

    “哈哈!”

    沐追云大笑,原来洛北真的在装,这样就好,这样就很好!

    “想杀我,你办不到的。”

    话音响起之时,沐追云体内,浩荡的气势,如同狂风般的在席卷,那股威势,赫然已经达到了先天巅峰之境。

    甚至于,他的气息,已经差不多半步,踏进了灵元境中。

    沐追云笑问:“洛北,现在,你是否还有那么大的信心?”

    差不多半只脚踏进了灵元境中的先天巅峰境高手,足以横扫先天境中的所有武者,而以沐追云的心智与手段,哪怕同等层次修为的高手,多半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拥有这般实力,他也的确不会将洛北看在眼中,况且,他对洛北的实力,也大致有所了解,如今,沐追云是真正的胜券在握!

    有没有信心,洛北不需要用言语向他证明,接下来的大战中,自会证明这一切。

    不过,看到洛北神色逐渐由平静,转化成了沉重,沐追云自认,已经得到了自己所想要的答案,所以,他的笑声,越发的轻松,也越发的傲然了起来。

    “今天,你在逼我出手,又何尝,不是我在逼你出手?”

    沐追云道:“因为我知道,虽然我也算是个人物,可惜,与你的天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要不了多久,你会将我超越,到那时候,我便再无向你出手的资格。”

    “若是以后,我始终都要仰望着你而生活着,那也实在生不如死,那索性,借这天玄门大选之日,你我之间的恩怨,来一个彻底的了断。”

    洛北一笑,问道:“恩怨?你我之间,有恩怨吗?”

    擂台上鲜血仍在,俩具尸体如此触目惊心,怎不是恩怨?然而洛北目光平视前方,仿佛不曾看到一样。

    沐追云脸色微微一变,似是没想到洛北会说这样的说。

    洛北却继续说道:“前十八年,我是傻子,你这所谓的大哥,在我这里,只得一丝点的印象,十八年后的今天,我也只是在昨日,知道了你叫沐追云,我请问,你我之间,有什么恩怨?”

    沐追云脸色一变再变,变化不休,但他终究是心智非凡之人,并未因这几句话而心神失守,他看向前方的洛北,道:“现在说这些,半点意义都没有,你若是害怕,不敢一战,放心,看在曾经你父亲总归是教导过我的份上,会饶你一命。”

    “然而,似你这般人物,不杀死你,身为敌人的我,实在难以心安,所以,打残了你就好。”

    “让你从此变成一个废物,我就安心了!”

    “前十八年你是傻子,后十八年,又十八年,接下来的多个十八年中,你是废物,传了出去后,这也是桩美事,总也不负上天对你的刻意青睐。”

    这番话,每一个字每一句都格外清晰,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的十分清楚。

    傻子,废物....的确是有些意思!

    洛北无声的笑了笑,道:“好吧,我等着你,将我给打成残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