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六十二章 兄弟情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兄弟,你终于记起我了?”

    沐追云欣喜之色,溢于言表,以洛北千年于世的眼界,都也不能瞧出,此人是故意在做作着,那就只能证明,他此刻,的确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洛北轻轻吐了口气,道:“只是好像有一点点印象,其他的就没有了。”

    沐追云连连挥着手,说道:“不要紧不要紧,兄弟能对我有一点点印象,那就说明,愚兄和你的兄弟之情始终都还在,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大哥会让你慢慢认识我的。”

    “来,兄弟坐下,我们好好聊聊!”

    “好,请坐!”

    这里是洛北的家,沐追云却像是在自己家里,他和自己,还真的很熟啊!

    坐定之后,沐追云再道:“昨日刚回娄关城,我便马上去了洛家找你们,却未料到....兄弟,是愚兄回来晚了,竟没能见到叔叔最后一面,也让你和阿姨吃了那么多的苦。”

    洛北道:“不要紧的,都过去了。”

    “是,都过去了!”

    沐追云消去神色中的悲痛,目光有神的看着洛北:“兄弟现在,已如九天真龙,迟早可啸傲天际,叔叔纵然见不到了,却必然十分开心。”

    “更让愚兄感到畅快的,是你昨日和今天,对洛家无情的反击,真是叫人痛快,愚兄也是瞎眼了,以往怎都没察觉到,他们怎能如此的无视了亲情这俩个字。”

    洛北淡淡一笑,道:“世人向来只注重眼前利益,我傻了十八年,纵使突然醒来叫人吃惊,却也不会有人想过,我的修炼天赋,是如此的可怕,说起来,洛家人行事固然无情,却也符合一个家族的生存之道。”

    什么是生存之道,弱肉强食而已!

    沐追云道:“话是不错,也是这个道理,然则,连亲情都可以不在乎,洛家纵然传承了千年,也不大可能,有第二个千年了。”

    洛北笑了笑,不在继续这个话题,他说道:“你这次赶回来,想必,也是为了天玄门大选吧?”

    沐追云点了点头,说道:“原本,自觉实力还算可以,于是打算,就在其他城参与来了,省得跑一趟,看过之后,发现没有足够的把握,所以就回来了。”

    “也幸亏是这样,不然,愚兄还不知道,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也实在是对不起叔叔生前对我的教导之恩。”

    洛北道:“这样听来,我们以后,应当可以在天玄门相聚了。”

    “是啊,你我兄弟,可以在天玄门中守望相助。”

    说到这里,沐追云神色一正,道:“有件事,还希望兄弟能够帮下忙。”

    洛北道:“你说!”

    沐追云道:“是这样的,愚兄我在娄关城中也有几位兄弟,也参与了此次大选,若是依照天玄门以往大选的规矩,其中一位兄弟绝对能够进入天玄门,可现在改成了擂台赛,他便没足够的把握了。”

    洛北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沐追云正容道:“愚兄想让他去挑战你,希望你可以手下留情,让他在你这里赢上一场。”

    挑战者和守擂者是俩个身份,所立的规则便也不一样。

    守擂者需要十场之中胜七场,而挑战者,只需胜三场即可,当然,必须是连胜。

    洛北想了想,道:“让上一场,当然没问题,只是,若他实力差我太多,所谓的让,就成了作弊,天玄门武殿之主亲自观战,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还有就是,你那位兄弟,若没有足够实力,从我这里赢上一场,又有什么意义?”

    沐追云说道:“今天你守擂台,无人来挑战,足见他们对你的实力非常认可,已经到了不想与你交手的地步,如此一来,愚兄那位兄弟战胜了你,那就至少让他胜了一场,到时候,或许挟大胜之威震慑人心,接连再胜俩场也不成问题。”

    “至于兄弟你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愚兄那位兄弟,至少明面上的修为与你相当,也就没有什么所谓的作弊。兄弟,如何?”

    这个要求,似乎答应了也没什么关系,输上一场也影响不了他进入天玄门的机会,答应下来又何妨?

    眼见洛北点头答应,沐追云笑意更浓,只是神色中,似乎局促了许多,期艾许久,方才讪讪一笑的说道:“那个兄弟,其实愚兄还有件事,想要麻烦下你。”

    洛北说道:“你说吧!”

    沐追云不好意思的笑了声,道:“为了能够让愚兄的那几位兄弟,都可以顺利进入天玄门,愚兄想,兄弟你是否可以,再让几场?”

    洛北问道:“让多少场?”

    “总共四场!”

    “兄弟,我也知道,这会让你很为难,不过愚兄想,你今天可以震慑住娄关城的所有人而不战即胜,想必接下来,也不会有人挑战你的。”

    洛北淡淡一笑,问道:“如果,万一有人挑战呢?”

    “若是不小心,我在他人挑战中又输了一场,怎么办?”

    “要是我进不了天玄门,怎么办?”

    “知道会让我为难,你又何必问出来?你就是,这样对待兄弟的?”

    沐追云脸上笑容渐敛,似是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然则,其神色却未曾有丝毫的变化。

    “兄弟的意思,是不想答应了?”

    洛北眉梢一抬,反问:“若是你,会答应这样的要求么?”

    沐追云道:“我是我,你是你,虽是兄弟,秉性不同,怎可能有同样的行事方式?”

    “好了,愚兄再问你一次,愚兄的要求,你答不答应?”

    洛北似是而非的回答:“早知道,头先就不该答应,我有些后悔了,不过还好,这还不算晚,那便一场都不让吧!”

    沐追云目光陡然犀利如剑,落在洛北身上:“看来我的面子,你洛北,是不想给了?”

    第一次,沐追云称呼起了洛北的名字!

    洛北淡淡的道:“知道还多问!”

    “好,很好!”

    沐追云目光愈发凌厉:“如果我的兄弟中,有一人进不了天玄门,洛北,我可以保证,你也休想进去。”

    “告辞!”

    沐追云起身就走,半点犹豫都没有。

    看着他的背影,洛北轻叹,道:“那些人是你的兄弟,好像,不久前,你也口口声声的,将我称之为你的兄弟,原来,这就是你所谓的兄弟之情?”

    沐追云脚步一顿,回转身来,看着洛北,微讽的道:“如果不是为了接近你父亲,你觉得,有人愿意和一个傻子做兄弟,更为此十多年来,被人笑话?”

    洛北笑着点了点头,缓缓道:“原来是这样,懂了,慢走,不送!”

    院子门口,沐追云已经离开。

    房间的门前,柳萱静静的看着他走远,第一次,她向来柔怜的目光中,充斥着凛冽的冷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