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五十八章 四十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娘,您怎么了?”

    回到小院,看着母亲与以往甚为不同的情绪,洛北立即问道:“是不是洛家的人来过了?”

    今天高台上的话,洛北清楚,洛家必然会有对策,而最好的办法,莫过与将母亲控制起来,让自己投鼠忌器。

    虽然洛北知道母亲手中,有一张很大的底牌,使得洛家不敢行事太疯狂,但如果洛家的人,此次真没有一个人可以进入天玄门,他们一怒之下,未必不敢疯狂。

    柳萱连忙笑道:“没有,娘只是想到了一些往事而已。”

    洛北低声问道:“娘是在想爹吗?”

    柳萱点了点头,来到儿子身前,柔声笑道:“如果娘没猜错的话,在当年,你爹也和你一样,参加过天玄门的大选,所以,娘才会回想过去,其实并无大事,你别担心。”

    “好了,不提这些!来,娘给你做好吃的了!”

    洛北默默的随在母亲身后进了房间,用过饭后,洛北仍是没有多说什么,默默的回到了自己房中后,他的神色,才有了些变化。

    回归天玄门,是父亲的遗愿,大概也是母亲的心愿,洛北自认,做到这些,不会有太大难度,可是,洛北不知道,到底要怎样做,才能够,让母亲心中的愧疚消去。

    背负着这些,母亲往后的日子,不可能有真正的心安!

    翌日,娄关城仍然那么热闹,甚至更加热闹,今天的擂台赛,无疑要比昨天的测试更加精彩和激烈,所以很早,拍卖会广场地,已人山人海。

    在那广场的正中,原本的高台,被分成了三个擂台,以至于,这热闹的气氛之中,充斥着紧张与淡淡的凛然之意。

    擂台赛便是淘汰赛,固然严世说过,并非一场失败就被淘汰,可是,依旧无比激烈,可想而知,在这样激烈的争夺中,绝不会有人手下留情,所以便可预料的到,一旦淘汰赛开始,那等凛肃之感,将会引爆整个天际。

    今天的擂台上,没有所谓大人物来观看,对他们而言,类似娄关城中这些人的实力,根本就入不了他们的法眼,昨天他们已经看到了众人的潜力,便也足够了。

    一轮耀日,缓缓升上天际,灼热光芒倾洒而下时,严世的身影,犹若自耀日的光芒之中走出,出现在了整中的擂台上。

    “看来诸位,都迫不及待了,很好!”

    严世出现环顾四周,淡淡道:“既然都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

    “三个擂台,三个守擂者,不知道诸位之中,谁愿意,首先成为守擂者?”

    话音响起,全场安静下来,守擂者,十场之中,需要胜七场,方才能够有资格进入天玄门,无疑,个中有极大困难。

    尤其是,为了杜绝某些作弊的方式,擂台赛更严禁某些家族和势力,故作刻意的安排,以免出现了不公平的挑战。

    既然挑战,那就必须要是修为相当,绝不能够出现,先天境者,去挑战后天境的武者等类似的事情来。

    世间之中,没有绝对的公平,倒是可以,在人力的因素下,营造出相应的公平环境来。

    无法作弊,那便只能凭自身强大的实力去守擂成功,天玄门需要看到这些人来证明自己,然而,参与的人,势必就要因此付出的更多。

    故而,没有人愿意去成为第一个!

    看着全场的沉默,严世眉梢微微一紧,他正要说什么时,一道黑色残影,闪电般的掠上擂台。

    “洛北!”

    众人目光轻颤一下,都没想到,洛北居然这么心急。

    的确,洛北是有些心急了,这一天,他只等了不到一年的时间,然而,母亲却整整二十年中,都没有过上一天的好日子,他如何不急。

    看向严世,洛北抱拳,道:“严殿主,小子想询问一件事,是否可以?”

    “问吧!”

    对于洛北,严世似乎有着极大的好感,对他的态度,便是和善许多。

    当然,以洛北所展现出来的修炼天赋,任何一个大势力,都会对他另眼相看,这点毋庸置疑,只不过,谁也不知道,严世的另眼相看,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洛北问道:“请问严殿主,十场擂台赛,是否就是上限?”

    “哦?”严世轻笑。

    洛北道:“如果可以的话,小子希望,自己能有四十场!”

    “四十场!”

    此话传出,包括严世在内的所有人,神色都是有所一变,四十场是什么意思?

    昨天通过测试的洛家人中,刚好四十个人!

    那么,洛北要求有四十场的意思,便已经很明显了,他说过,要让洛家没有一个人,可以在此次,进入到天玄门,所以,他设下四十场,等待洛家的人来挑战。

    以一对四十,固然是擂台赛,也未必要连续进行,但这样做,依旧让所有人感到震惊,这需要何等的胆魄?

    或者说,洛北心中,对洛家的恨,到底达到了怎样的程度?

    “这家伙,到底是长大了,还是长傻了?”

    人群之后,站着一人,远远的注视着洛北,那张脸,依旧熟悉,可是,已给了人极大的陌生之感,他实在不敢相信,这个少年,与那长达十八年中,一直傻傻的,连生活自理都做不到的少年,会是同一个人!

    “四十场?小家伙,纵然你很有自信,难道不懂得,锋芒毕露、过刚易折的道理吗?就算想为你母亲出气,也不该这样莽撞啊!”

    “怎么父子二人,脾性完全不同?”

    擂台附近街道的一座酒楼上,中年妇人看着洛北那张,即便是第一眼,都给她似曾相识的脸,不觉轻轻的苦笑了声,这个小家伙,似乎有着成为刺头的潜力。

    “算了,谁叫他是天南的儿子,我这做长辈的,自是不能由着你的性子来。”

    中年妇人摇头无奈的笑了声,目光微微一转,落在了严世身上。

    因为洛北的话,而感到有些诧异的严世,突然消去了自傲的神情,立即朝某一方向微微躬身,以示恭谨之意。

    片刻后,他才站直了身子,看向洛北,笑道:“小家伙,四十场,你倒的确是勇气可嘉。四十场就不用了,还是按照本座定下的规则,十场就可以了。”

    洛北眉梢一挑,还未说什么,严世的声音再度响起。

    “至于洛家的人,他们已经失去了,参与此次擂台赛的资格。”

    没有这个资格,那便意味着,洛家的所有人,都没有进入天玄门的机会和资格,这般突如其来的决定,叫人万分震惊。

    “严殿主?”

    洛家人所在方向,为首老者不由惊呼出声。

    严世挥了挥手,说道:“不要问为什么,你们该知道,你们到底做过了什么。”

    洛家为首老者张了张嘴,最终一句话也没说出,洛家做过了什么,洛家将洛北母子赶出了洛家,不承认洛北体内洛家血脉,洛家做了这些!

    洛家人没有想到,因为这些,居然,让洛家失去了,进入天玄门的资格。

    洛家人又怎会知道,剥夺了他们资格的主要原因,又怎仅仅只是这一个原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