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五十七章 客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娄关城外,十余里处,农家小院!

    这里一直很清静,自从洛北母子住来后,也只有当天洛天烈带人来过,其余时候,再无他人踏进。

    但今天,院子中来了位客人!

    “许久不见了。”

    房门处,柳萱应该是刚出来,骤然见到,眼中这位年纪与自身相仿的中年妇人,她神色便也有所恍惚起来,在许久后,方才慢慢的恢复过来,可眼神中的一些情绪,仍然不曾散去。

    “是啊,算算时间,前后已经二十年了,这些年中,你过的可还好?”许久后,柳萱说道。

    “好?呵呵,我怎么能好的起来?”

    中年妇人平静的笑道,然则,她明明很和善,语气状态,都像是老友重逢,那笑容,却给人极其冰寒之感。

    “对不起!”

    柳萱默然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思来想去,便也只有这三个字。

    中年妇人挥了挥手,淡淡道:“感情的事,向来都不能勉强,当年天南选择的是你不是我,也没有所谓的对得起对不起之说,只是柳萱,我答应过你的事都办到了,而你,却失言了。”

    “对不起!”

    默然许久,柳萱这里,只得这三个字!

    “除了这三个字外,你就没有其他想和我说的?”

    中年妇人依旧平静的笑着,但那笑容,却是比之方才更加冰寒,如此之意,蔓延而出的时候,竟然有要将这小院子的空间,都给冻结下来的迹象。

    这与修为实力无关,而是一个人的心,已到了悲愤之极的缘故。

    心悲,则天寒!

    柳萱还是默然着,但或许是这如此的冰寒缘故,她的神色,反而逐渐平静下来,面对着中年妇人,再不复之前的恍惚。

    “有!”

    一字出口,接下来便是尽数相告!

    “当年南哥被逐出师门之后,便与我一同,回到了洛家,俩年之后,我和他的孩子降生了,这本该是我和南哥幸福的开始,却没想到,孩子竟天生魂魄残缺....”

    “天生魂魄残缺?”

    中年妇人都不由一惊,但旋即喝问道:“我已经见过那孩子,他很好,怎会?”

    “或许上苍给我们的折磨终于够了,又或者是为人父母的苦心,感动了上苍,南哥逝世后的第六天,孩子奇迹般的恢复了,可南哥,终究没能在生前,听他唤一声爹!”

    柳萱眼中,泪花闪烁,声音悲呛、悲痛,人世间的至痛,竟全被他们夫妇赶上,如何不痛!

    中年妇人亦是眼中,闪烁出悲怜之色,许久后,她道:“将这二十年来,所有的事情,都详细的说与我听。”

    虽是往事,可即便是二十年前的点点滴滴,柳萱都记的非常清楚,有些事,她不想说,因为回忆起来,便是让她再去体验一把曾经的辛酸与悲痛,可是面对中年妇人,她只能如实相告。

    二十年的时光,发生了那么多事,可柳萱说的非常详细,除却自身所承受的那些外,其余可以说的,全都告诉给了对方。

    听完这些,中年妇人看向柳萱的双眸中,第一次,有了情绪的波动,不在那么平静,而波动,便是意味着动容和心怜。

    “这些年中,苦了你了!”

    尽管柳萱不曾提到过她自身在这二十年中的点滴,中年妇人知道她的底细,又岂能不清楚,她到底承受了什么。

    柳萱哭笑着摇头:“为人妻,我自要为夫君为分担生活中的艰难,嫁给他,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之一,为了着份幸福,我不苦!”

    “为人母,孩子便是我的全部,只要他好,我又怎会苦?”

    “为人妻,为人母!”

    中年妇人轻喃片刻,话锋一转,道:“当年,天南固然被逐出天玄门,对你们而言,却是难得的好事,为何今天,要让那孩子去参与天玄门的大选?”

    柳萱道:“重回天玄门,一直是南哥的心愿,而其实,他是想回到天玄门,再见你一面,想要亲口告诉你,他心中的一些话。”

    中年妇人轻声问道:“他想见我,想告诉我一些话,天南他,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我不知道!”

    柳萱道:“这些事情我没多问,现在,南哥做不到的,自然就要让我们的孩子去做,而我们的孩子,也有这个能力。”

    “你们的孩子,的确有这个能力,他也是个好苗子,只是你确定,要将他送到天玄门去?”

    或许是心中少了许多冷意,再提到洛北,中年妇人眼眸中,也出现了笑意。

    柳萱点了点头,道:“在天玄门中修行,有利于他的成长,而有你照顾着,我也很放心。”

    “放心?”

    中年妇人冷哼了声:“他的父亲当年不要我,今天,你要把他送到我身边,柳萱,你真以为,我会好好待他?”

    话是这样说,可那声音中,并无任何的怨怪,反而,有了小小的期待,不管如何,这都是他的孩子啊!

    柳萱自也听的出来,便也没有任何的担心,她低声道:“小北很懂事,也很孝顺,相信你会喜欢的,娄关城实在太小,身为母亲,我也不能耽误了孩子,更重要的是,有些事情,不能让你一人背着,二十年了,你不比我过的轻松。”

    此时此刻,中年妇人眼中,陡然有着冷意掠出,她冷声道:“柳萱,既然你知道这些,便明白,那有多危险,你竟让你和天南的儿子,去面对这些危险!”

    柳萱道:“我和南哥欠你的,便叫小北来替我们还,而且,也是躲不掉的,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就让小北陪着你吧!”

    “你还真舍得!”

    中年妇人轻喝了声,便是正容的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依你,但你放心,当那一天若来临,哪怕死,我都不会让小北出事。”

    柳萱笑着道:“我自是相信你的。”

    “呵!”

    中年妇人也轻笑了是声,神色突然一挑,道:“小北回来了,我先走了,你别告诉他我来过,也不需要刻意和他提起,天玄门中有我的存在。如果可以的话,我还不想那么早与他接触到。”

    “还有!”

    中年妇人神色一紧,道:“你能确定,天南他,真的是在找寻天材地宝的过程中,被妖兽所伤,从而身亡的?”

    柳萱道:“我确认过,这点应该无异,这个方面,我比你有自信!”

    中年妇人摇了摇头,漠然道:“你终究修为低下,固然精通药理,稍稍的遮掩,便可将你的判断带偏。可惜,我来的太晚了些,不然,纵然天南的死,只是一个意外,造成这个意外的罪魁祸首,我又岂能容它活着?”

    “告诉我天南葬在什么地方,我想去和他说说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