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五十五章 洛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骄阳光芒,自天际上洒落而下,将这庞大的广场,自然连同那方高台在内,全都囊括而进。

    在如此的光芒照耀下,天地便显得格外明亮,因此,当那一袭黑袍,在高台上出现的时候,便让人觉得格外刺眼,那袭黑袍,让人觉得,与这天地格格不入!

    “是他?”

    当黑袍中的身影,站在高台上的时候,场中顿时传出了低低的惊呼之声,便是三大家族的阵营中,都有类似的声音响起。

    当天娄关城外,沙老怪欲要擒拿秋萱,武家以为有机可趁,不顾自身与秋家之间的巨大差距,强行动手,最后,落得个被灭门的下场。

    在那个过程中,那一袭黑袍,无疑表现的极其亮眼。

    固然当天一战之时,并没有太多人亲眼目睹,却也不妨碍他们从各种渠道中,将那场大战了解清楚。

    正是这个黑袍下的身影,凭借着仅仅只拥有先天境的修为,竟斩杀了武家武赐之后,还在武王生这等高手全力一击中,与秋萱脱离了战场。

    这些,足以让娄关城的人感到震惊,于是,成就了黑袍下那道身影,在娄关城中的威名!

    然则到今天为止,都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和来历,如此神秘的他,终要在这里,将他的身份公诸于世,不免也是叫人有些期待。

    “姓名!”

    左侧水晶球旁,纪录众人身份的天玄门弟子淡淡的出声问道。

    在他们而言,娄关城只是北山域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城市,不管在这个小城中有多么出色,到了天玄门,都要从零开始,无论对谁,哪怕是对三大家族的人,他们都以一种俯视般的意味去看着,即使他们在天玄门,也只是个普通弟子。

    所以,即使这黑袍下的身影出现后,引起了场中所有人的惊呼,依旧未能让这名天玄门弟子神色有丝毫的改变。

    黑袍下,洛北轻轻的吐了口气,今天的场面很宏大,然而对他来讲,这依旧不值得一提,但不知为何,到了这里的他,竟突然发现,自己的心,在轻轻颤抖着,甚至有一点紧张。

    “原来,不管自身有着怎样的秘密,在这一生的现在,自己,始终也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年而已!”

    洛北轻笑,少年人,自有少年人的热血与无畏,但同时,首次面对这样浩大的场合时,自也有一些小紧张。

    而今天,是自己,为父母正名的开始!

    洛北并不知道,这些年中,母亲到底承受了多少,但他却知道,背负着灾星之名的母亲,当父亲不在的日子中,洛家人给她带去的羞辱和谩骂,必然十分的多。

    而这些,母亲全都没有告诉父亲,选择了独自一人承受下来,母亲的坚强,让洛北心疼不已。

    既然洛家已经做了那么多,那也自该要去承受着,自己给他们的报复!

    平复了心情,在无数目光注视下,平静的声音,伴随着他将自身黑色头罩掀开时,缓缓的响在了高台之上,进而,被所有人都清楚的听到。

    “洛北!”

    “洛北?”

    俩个字,轻飘飘的传出后,洛家阵营中的所有人,率先神色变了一下,而当看到,黑色头罩被掀开后的那张熟悉而年轻的脸庞后,洛家所有人,无比震惊。

    “他,居然就是洛北?”

    洛家众人中,洛琛,以及那天在拍卖会中与洛北相遇的几个年轻人,无不是神色急剧变化,这个就算是受了武王生全力一击而不死,强力斩杀了武赐的神秘人,竟然是洛北!

    洛家的阵阵惊呼声不断响起,庞大广场上的那么多人,终于在他们的惊呼之中,知道了洛北这俩个字,所代表着的,究竟是什么人。

    然而知道了后,那如同洛家众人般的震惊,便是不断的在所有人心中涌现,然后,抑制不住的,浮现在神色当中。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前十八年,这个洛北,一直都是傻子的状态,傻到连他自己的父母,都是没有太多的印。

    直到十八岁后的某一天,在他父亲头七那天,他奇迹般的苏醒了。

    从那时算起到今天,洛北应该十九岁了,但从那天算起到今天,洛北在武道的修炼中,还不满一年,然而就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当中,居然修为达到了先天之境....如此的修炼天赋,未免太过可怕了些吧?

    但就是这样一个,天赋如妖孽般的少年,却是被洛家,以最为无情和残忍的方式,给赶出了家门,也难怪,洛家的这些个人,全都如此的失色。

    “他居然,就是洛北!”

    洛家的洛琛等年轻一辈,不久前因为通过了天玄门的测验而出现的欣喜,在这个时候荡然无存,取而待之的,是一种深深的无力之感。

    与其他人不一样,洛家早就知道了洛北天赋如妖,然则,即便拥有这般天赋,至少洛琛这等洛家乃至娄关城最出色的年轻一辈,以及洛天烈和二长老这些长一辈的人都认为,天玄门大选之日时,洛北必然可以踏进先天境,但,还依旧不足以,成为洛家的威胁,甚至,洛琛这等出色人都不认为,洛北会是自身的威胁。

    可是,黑袍中的洛北,连武赐都能斩杀,并且是在数名先天境高手的围攻之下,强行斩杀了武赐,洛琛并不认为,自身之力,要远在武赐之上,更加不认为,掀开了头罩后的洛北,会变得不堪一击。

    洛家的人,终于明白了后悔俩个字怎么写!

    “这个小家伙?”

    高台上,那些端坐如山般的观礼众人,也因为场中的阵阵惊呼而眉梢轻动,平心而论,即便他们不知道洛北的底线,这般年纪的先天境武者,天赋都也算是惊艳了。

    “严殿主,这次,你们天玄门算是捡到宝了。”

    原本有些慵懒秋萱,此刻像是变了一个人,看着洛北,她秋水吟吟的美眸中,满含着笑意,然后对着身旁的中年人说道。

    “哦?”

    那被称为严殿主的中年人眉梢一挑,道:“小家伙如此年纪便拥有先天境修为,天赋的确非凡,可要说宝的话,似乎还差了那么一些吧?”

    秋萱轻柔的笑道:“那如果他现在的成就,只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中便拥有的,严殿主,这又如何呢?”

    中年人双瞳之中,陡然精芒不停闪烁,片刻后,以他的身份,声音中,都有清晰的颤抖发出。

    “若真是这样的话,单论修为,他将是我天玄门数百年来,最为出色的一个。”

    看着他的失色,秋萱掩嘴轻笑:“严殿主,他还是我秋家最为尊贵的贵宾,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呢。”

    进天玄门,是洛北当下最重要的选择,既然如此,秋萱便也尽可能的让这位天玄门中的大人物,知道洛北的重要性,让洛北一进天玄门,就能够获得最好的修炼环境,得到最好的栽培。

    当然,洛北的另外一个身份,秋萱没有说出,他如今的表现已经足够出色,太过锋芒毕露,也并非好事,留一张底牌也好!

    “听说前段时间,秋侄女你在娄关城遇到丧心病狂的沙老怪,最终能够化险为夷,是有位神秘人襄助,想必,就是这小家伙吧?”

    秋萱笑着点了点头,道:“若不是他执意要进天玄门,严殿主,这么出色的人,就与你们无缘了。”

    “哈哈!”

    中年人自然明白话中的意思,当即哈哈一笑,道:“秋家始终只是商业家族,来我天玄门,才能得到最好的栽培,秋侄女,你就尽管放心好了。”

    二人短暂交谈间,洛北已在水晶球前,将自己的手,轻轻的放在水晶球上,而后,体内灵力运转,直接掠进水晶球中。

    “嗡!”

    只是瞬间,水晶球中,光芒大盛,一道耀眼的光彩,如同落日之色,缓缓的蔓延而出,最后,在水晶球上空漂浮着。

    “先天三重境!”

    即使所有人都知道,洛北已达先天境,亲眼所见下,依旧让人忍不住为之震惊,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做到这种地步,都不会叫人如此吃惊,但洛北,显然例外!

    “下一位!”

    洛北已经测试结束,那位天玄门弟子的声音便再度响起,但再次看向洛北的目光中,已没有了之前的俯视,因为他知道,以洛北的天赋,进入天玄门后,地位定在他之上,如此,他又有什么好高傲的?

    洛北并未直接下高台,他身子微微一侧,目光所及处,正是洛家所在方位。

    如今,这道相同的目光投射而来,洛家之中,再无任何一人,可以保持以往的平静,更加不可能有丝毫的嗤意与不屑,都可以想像的到,他日进入天玄门后,他们和洛北之间的距离,将会越来越明显。

    到那时候,他们需要去仰望洛北,那么现在,又岂敢再对洛北有丝毫曾经的那般耻笑?

    洛北只是平静的一笑,然而,说出来的话,却让洛家,乃至在场所有人,都为之神色一变再变。

    “天玄门很大,但我想,应该容不下洛家的任何一个人,既然你们等这个机会,已经等了十八年,那么,就继续,永远的等下去好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