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四十三章 宫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是一座宫殿!

    只是现在这座宫殿,仿佛是静止的,里面的一切,包括空间中空气,乃至是时间,似乎都不存在,于是一切的一切,显得极为虚幻。

    “嗤!”

    突然,精制的宫殿空间,有着耀眼的光芒闪烁,像是撕裂了空间,而后在耀眼的光芒包裹下,俩道身影从中跌落了出来。

    “先生,你怎么样?”

    来不及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管周身外是否有危险,刚刚落地,秋萱便紧抱着满身是血,黑袍都化成了血衣的人。

    来自沙老怪最后的含怒一击,固然被禁制之力全数挡下,可是,那毕竟只是一道禁制,而且是久远之前所设下的禁制,它可以阻挡住沙老怪进来,却没办法做到,将那股反震的力量尽数化解掉。

    尽管秋萱抱着他,将大部分的反震之力都用自己的身体接了下来,可是黑袍下的那个人,本就重伤之极,些许的力量,可能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洛北已经昏迷,听不见他的回答,秋萱更加着急,立即抓起洛北的手,探在了他的脉门上,片刻后,她俏脸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体温还在,气息也未曾出现即将断绝的迹象,这些都是好的现象,然而,体温已经降到了冰点,至于气息,虽未有断绝迹象,却也断断续续,悬若游丝,更让人心惊的是,那股原本萦绕在体内,似有若无的死气,此刻,已经渗透到了身体外。

    虽然秋萱也知道,以洛北的修为,接连被伤,换成是她,早就身亡了,洛北到现在,都还有气息尚存,已是极为不易。

    “先生,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有事!”

    秋萱贝齿轻咬,美眸中掠过一丝奇异光彩,旋即掌心贴于洛北胸膛上,一道灵力便是缓缓的渗透进去。

    要想帮助洛北,就必须知道他现在到底伤得有多重,情况有多严重,对症,方能下药!

    在她灵力逐渐进入的时候,秋萱美眸中的奇异光彩越发的明亮起来,进而能够瞧见,她的俏脸上,都是出现一丝绯红之色。

    “咦,怎会这样?”

    还没等秋萱有进一步的举动,她的灵力,才刚刚进入洛北体内,突然一道无可抗拒的力量在他体内凭空而现,不容分说的,直接将她的那道,没有任何恶意的灵力给驱赶了出来。

    洛北如今重伤之极,他自身再无半点灵力可言,那么,这股强大的力量,从何而来?

    方才接触的刹那,秋萱都能感应到,错非自己只是想帮助洛北疗伤,否则的话,若然有半点恶意,那一股力量,可不会将她的灵力给赶出来,而是直接给吞噬掉。

    如此霸道而诡异的力量....

    有这样一道力量存在,似乎,至少可以让洛北,在没有受到其他外力的冲击下,保持着现在的状态,让伤势不至于恶化下去。

    这是好事,只不过,这些都只是猜测,洛北已经经受不起半点意外,他的伤也没有时间去拖延了。

    既然自身灵力,无法进入洛北体内,去把握对方的伤势,那便也直接一些好,想到此处,秋萱没有任何迟疑,极其小心的,将那一身已化成血衣的黑袍褪去。

    刚刚揭开黑色头罩,秋萱整个人都立在了当场,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个神秘的炼丹师,竟然,如此的年轻....当天拍卖场中,二人第一次见面,他伸出手,接过自己所给的秋家贵宾卡的时候,那只如少年的手,已经让她觉得,黑袍下的那个人,不会是年纪很大的老者,可仍然没有想到,会是这么的年轻。

    更加没有想到,他居然就是,号称傻子少爷的,洛家洛北!

    “竟然你是洛北?”

    看着那张死气缭绕的脸,秋萱都不由有些好笑,如此说来,在那山谷中,这家伙根本就是装作不认识自己,第二次来拍卖场,也是一幅....那时候的他,心中想必很得意吧?

    但不管是洛北,还是其他的什么人,在怔了片刻后,秋萱都不在迟疑,无论如何,哪怕下一秒死神将要来临,她都要让死神远离了这个少年。

    “便宜你了!”

    秋萱羞涩轻笑,却没有任何小女儿家的扭捏,她将洛北黑袍褪去,在褪去了洛北身上的所有衣物....当看到这具不遮一物的身体时,秋萱惊住了。

    洛北的身体表面,一道,淡淡的幽芒,如同另外衣物般,紧紧贴在他的身上,如若不是将他全身衣物褪去,根本发现不了。

    这笼罩了他全身的幽芒,给人极其神秘之感,它包裹着洛北全身,如同一方黑洞般,将空间中的一切物质,都源源不断的吸收进去。

    或许,正是因为有它的存在,洛北经受了数次的重击,到现在,依然气息尚存!

    然而它的存在,能否让洛北恢复过来?

    秋萱不知道,所以此刻,她心没有丝毫的犹豫,方才不知道,这位神秘的炼丹师就是洛北的时候,她就不曾犹豫过,现在更加不需要犹豫什么。

    她素手轻轻一动,系在腰间是束带,便是被轻轻的解开。

    “小丫头,这小家伙不会有事,你没必要这样做,而且,就算你这样做,也帮不到他。”

    正当秋萱要继续接下来的举动时,突然一道清朗的声音,徐徐的响在宫殿中。

    秋萱下意识的说道:“这是我唯一可以帮到他的方法,不管能不能帮他,我都要试上一试。”

    与洛北之间,并未有太深的相识,自然谈不上所谓的相知,最开始的时候,他是炼丹师,能凭一品炼丹师的境界,炼制出,就算结丹境高手,都可以服用的丹药,这让秋萱起了结交之心。

    后来他再来到拍卖场,于二人而言,那也只是一次再正常不过的往来罢了。

    但就在这次!

    以洛北的实力,纵然武家高手众多,他若要走,纵然要付出一些代价,要离开也绝无任何问题,也不可能如现在这般,受如此之重的伤,更让死气萦绕。

    可他为了自己,不但留了下来,更数次,将最大的危险都背在他自己身上....他可以为自己做到这种地步,那自己,也可以为他倾尽所有的付出,哪怕要付出的,是她最为珍贵的....

    对其他女子而言,做这样的选择很难,秋萱非寻常女子,洛北和她同生共死过,加上其他某些方面的原因,她要做这样的决定,其实很简单。

    这一句下意识的话刚刚出口,她猛然的抬起头,宫殿之中,居然还有他人?

    “是谁?”

    “呵呵,你们来到本座的宫殿中,小丫头,你说本座是谁?”

    话音再响起,大殿尽头,那张王座之上,一道透明虚幻的身影,缓缓的现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