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天至尊

第一章 千年之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无边无际的虚空之中,只有一道血芒,像是正常天空上的骄阳,照耀着这片辽阔的大地。

    这片大地很荒凉,寸草不生,生机极为的薄弱,放眼看去,这是一方真正的死寂之地,然而,在那大地的正中央处,却存在着一方,足有万丈大小的血池!

    血池极为平静,仿佛无数年中,都不曾有过丝毫的波动,唯有血芒散发,席卷这整方天地。

    它仿佛如永恒般的存在,令这天地,永久的变成了如同鬼蜮般的样子。

    在血池之中,更加没有半点生机存在,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平静了无数载的血水,突然有着一阵阵涟漪波动开来,然后,竟然有着一个年轻人,从中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

    “该死的修罗池,特么的困了老子千年之久,我草,现在还不是被老子给走了出来?”

    年轻人终于走到了池边上,都来不及喘口气,转身就对那血池破口大骂,但或许是因为坚持了太久,如今终于恢复了自由,心情一旦放松下来,年轻人便再也支撑不住,头一歪,昏倒在了地面上。

    在他昏迷前的刹那,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实发生的事,他看到,在他口中,所谓的修罗池,以最快的速度,化成了一道血光,然后,自他眉心处掠了进来,再然后,他昏迷了。

    ......

    ............

    安静的房间,充斥着淡淡的兰花香味!

    阳光从窗户间洒落而进,沿着地面,照耀在床榻上的少年人身上。

    这是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他并不如何英俊,看起来精神也不是很少,仿佛大病初愈,然而,正是这样一张脸庞,却仿佛给人一种轮回的味道,无端端的,让其他人对这少年,产生了一股莫名的恐惧。

    当然,也让人对他有些好奇!

    或许是感受到因为阳光的缘故,房间中的温度有所提升,少年不知不觉的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张开双眼....每一个人睡醒后,大概都会不自觉的揉揉眼睛,或者伸手做伸懒腰的举动,少年也不例外,可是,少年的眼睛!

    他的眼睛,没有寻常少年般的明亮,更加不具备所谓的灵动之感,这双眼睛,极其浑浊,像是一潭泥水,闪烁出来的目光,便也因此,显得迟钝之极。

    如此少年,竟然是个傻子!

    然而意外似乎总在不经意中发生,坐在床前,应该永远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少年,他那双浑浊的双瞳当中,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竟有着一丝丝的灵动之意,缓缓的现出,最终,占据了整双眼瞳。

    在这样的灵动充斥下,少年瞬间后变得极为有神采,神色中的痴呆之感,也是迅速的退去,没有了这些,少年的脸庞,便会给人一种,更加莫名的感觉。

    只是,这个意外仅也持续了不到数分钟而已,少年眼中出现了浓郁不化的茫然,他也使劲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好似受到了重力的猛击,整个人显得痛楚之极。

    “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到底怎么了?”

    少年低声喃喃着,脑海中,传出来的阵痛,虽不如何的惨烈,却让人感觉到,自身的神魂,都仿佛在被撕裂着,以至于,让他都觉得自身将要崩溃了,这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那么多年来,挣扎于修罗池中,都让自身给度了过来,没想到在今日,竟然会这样。

    想到此处,少年神色猛然的惊了一下,修罗池,自己被困于修罗池中千年,才刚刚离开修罗池,为何就已经有了肉身?

    而这具肉身与自己,也没有半点的契合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是传说中的夺舍?

    可夺舍,不应该是在自身主动的意愿下进行的吗?自己被困于修罗池中才刚刚离开,千年的时光,根本就失去了夺舍的机会和可能,怎会出现这样的事?

    少年大为不解,想的越多,头就越痛,那如同无数蚂蚁在脑海中爬行着,让人的精神,都是有些疯狂了。

    而当自身的记忆,犹若潮水般,在脑海当中涌动出来的时候,他终于可以确认,原来,时间真的已过去了千年,现在的自己,已在千年之后。

    “整整千年了啊!”

    少年眼中,陡然无尽寒芒浮现。

    在千年前的那个时代中,他是最耀眼的新星!

    八岁正式开始修炼,十一岁时突破身体桎梏,由后天返回先天,凝丹成功,在其后的数年中,他碎丹化境,体内灵力阴阳交泰,最终生死之气相融,最终在不到二十岁的年纪,成为那个时代中,唯一一个,在这样年纪中便成就了化神境的年轻强者。

    随后不久,他便迎来了,武道征程上的第一道大劫,天人劫!

    然而谁都没有料到,以他的出色,居然在度天人劫时竟后力无继从而导致失败,最终陨落!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并非后力不继,而是在度劫的最紧要关头,突然看到了俩个人,让他走火入魔,方才陨落在天人劫下。

    “萧云山,沐清柔!”

    萧云山,是他的结拜大哥,沐清柔,是他青梅竹马,并且已经定下婚约的未婚妻,然则在那一天,他二人,却以一种最亲密的方式,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尽管过去了千年,他还是想不通,这俩个人,为什么会背叛他,更要置他于死地?

    “吱呀!”

    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然后走进一名中年妇人,看到少年已经醒了,而且自行坐了起来,她有些苍白的脸颊上,顿时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可旋即察觉到了少年的狰狞,其脸色瞬间后更加的苍白。

    “小北,你怎么了,告诉娘你怎么了,别吓娘啊!”

    她疾步上前,紧紧抱着了少年,眼泪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或许是母亲那有些悲戚的哭声,又或者,对现在的这一切,多多少少,有了一点点的适应,终于平静了一点点,可是,太多的不明白,仍然让他感到一片茫然。

    而对于这些,中年妇人自是不知晓,她只是紧抱着儿子,然后轻柔的道:“有娘在,小北莫怕,娘会保护你的。”

    已经好多好多年,都没有被人这样的抱着了,尤其是母亲的怀抱,在记忆中,更是无比的陌生了,现在这个样子,除了有些不适应外,但更多的,却是无比的温暖,以至于让少年的意识和神魂,与这具身躯,在逐渐的相融着。

    中年妇人察觉到儿子在怀中,好像又睡着了,她的泪水,又一次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小北,以后,就我们娘俩相依为命了,这个家,我们再也待不下去了,但是你放心,娘会保护你的,娘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再也不会让人欺负你。”

    “欺负?”

    少年微微的颤了一下,他想要知道,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究竟是怎样的状况时,却惊赫的发现,这身体生活在世间中的十六年内,竟然半点记忆都没有,竟如此的空白。

    中年妇人继续说着话,大概是要一次性的,将这些日子中所有的委屈,都这样的发泄出来,因为她知道,从今往后,母子二人再也可以了依靠,就再也不许她这样软弱,她要坚强起来,给儿子撑起一片天。

    将所有的情绪都抒发完后,她眼中不在有泪,有的,是从所未有过的坚强。

    “小北,你好好的睡,娘去收拾一番!”

    将少年平躺在床上后,她便是起身向房间外走去。

    “娘!”

    少年听完了所有的话,也知道了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所面临着的一切困境,更加知道了,这位母亲所受到的煎熬,以及为了儿子,所付出的心血。

    大概是这个原因,又或者是本能的驱使,他情不自禁的,轻唤了出来。

    声音很轻,可是,依然被中年妇人清楚的把握到,她猛然的回身,看着床上的儿子,颤抖着声音,道:“小北,小北,是你刚才在说话吗?”

    “娘!”

    少年不忍这位不易的母亲失望,便又叫了一声,而在这句落下时,他都觉得奇怪,为什么叫的那么自然,那么顺口?

    “小北!”

    中年妇人继续是三步并做俩步,箭也似的跑到了床前,然后看着儿子,眼中之泪,滚滚而下,多少年了,儿子终于开口叫自己一声娘了,可惜,太晚了些,他的父亲,并没有等到这一天。

    “娘,我没事了,您别太担心了。”

    本意只是为了安慰下这位母亲,可少年实在没有想到,不但没有丝毫的生涩之感,反而,感到那么的亲切。

    这个变化,让他有些无奈,不过他能想的开,既来之,则安之,已经过去了千年,前世种种,固然要记在心中,但现在的一切,也该值得去珍惜,因为,他并不是为自己活着。

    “好,好,娘不担心,娘只是太高兴了。”中年妇人流着泪说道。

    少年自然知道母亲为什么这样开心,他的眼神,微微的冷了一下,随即笑道:“娘,我好饿了,您给我弄点吃的,好吗?”

    “好,娘这就去!”

    她笑中带泪,走出了房间,固然她知道,未来的生活,会极其艰难,但至少眼下这一刻她是开心的。

    目送着母亲离开,少年眼中的冷意越来越盛,到得最后,已然无法抑制只在眼中涌动。

    “既然,我来到了这个时代,代替了你,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那么,我会替你,好好的照顾娘亲,属于你的东西,我也会全部的夺回来,你可以安心的去了。”

    “不对,是属于我们的!”

    少年嘴角边上,顿时扬起一抹森冷笑意:“从今天起,我就是洛北....萧云山,沐清柔,千年之后,你们应该,还活着的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