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御龙葬剑传

十八 血红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十八血红马

    “郡主快快走啊!”被砍烂了的守卫还在催促桐阳快点离开这里,很明显王汉平守备薄弱的后军已经被老狼王精心训练的雪人伏兵给截杀了,本来后路兵马部署的就少,只有这么百十来骑就是用来护卫龙口火炮和奔牛炮舰的,还以炮手居多,现在被精于埋伏截杀的“雪人”部队盯上也只有死伤的份了,甚至想在这群截杀高手面前逃跑都非常的困难,羊入虎口的桐阳不知道此刻会不会后悔把石头支走,好在王汉平授意过这些护卫无论发生了什么情况,都一定要拼死保护桐阳的性命。

    桐阳好看的眸子里面含泪,手死死的攥紧马缰,这样血腥近乎屠杀一般的场面她应该是从来没有看过的,虽然她多次随爹爹出征,可是在老狼王率领楚天大军真正入主高岭之前,高岭之上多的只是星罗棋布的小部族,这些小部族哪一个真正有实力和兵强马壮的桐老城主掰一掰手腕?所以桐阳见到的都是浩威军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兵锋所到之处,哪个部族无不是望风称降,甚至可以做到兵不血刃。

    老狼王麾下的“雪人”部队果然是精锐之中的精锐,不光掌握隐蔽呼吸,封存体温的心法口诀,甚至马上武艺也绝对非同小可,桐阳拳脚刀枪都不差,甚至要高过浩威军里面近乎大半的将领,刚才也不过趁着一圈的雪人骑兵失手才能一击成功,可是王汉平部署的这些后军兵马有不少都是伤员,此刻风雪还大,被雪人骑兵一下子就给冲散掉了,然后被一一截杀,活像是一群打伏击饿了数日的狼然后冲进了毫无防备的羊群,只顾上屠杀。

    桐阳单骑而立,一瞬间桐阳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群如狼如虎一般的雪人铁骑具有狼一般的耐性和敏锐的观察力,他们一直潜藏在积雪的下面,就是为了等到武力强悍的岳天豪和看着傻头傻脑但是却一身的横练肌肉傻把子力气的石头离开他们才放心大胆的动手。桐阳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女子,怎么着也不可能胜过百十来人的雪人铁骑的。

    “呜咽呜咽”还不等桐阳做出任何反应,胯下的枣红马便已经双睛通红,泛有血色,桐阳猛地惊醒,她还记得爹爹和自己说过这匹枣红马是塞北大宛驹和红蜀汗血马的杂种后代,不光可以日行千里,脚力强健以外,甚至胆子极大,遇到危险的时候这枣红马十分镇定,甚是比骑乘的主人还要沉稳,虽然不是老马识途,可是仗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生猛劲头也能带着主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逢凶化吉,关键的时候可保桐阳逃离险境。

    桐阳还没有决定往哪里跑呢,胯下的枣红马便不安的长嘶一声,然后强忍着脊背上面被钩烂的血肉和被刺破的髓骨驮着桐阳一跃出数丈远,然后疾驰远遁,张开四蹄便一个劲头的向前方猛冲,甭管前面有多少的士卒阻拦都会被生猛的枣红马一头撞开。

    速度快如箭一般,桐阳伏在马身上,手按住枣红马的勃颈然后含泪道“不要跑了枣红马,不要跑了枣红马。”

    枣红马一路跑,后面雪地上一路的鲜血。

    桐阳伸手一模,枣红马的后背上面已经完全的被鲜血给打湿,血和雪都冻在了一起成了鲜红的冰坨,桐阳一阵心底抽搐般的心痛,偌大的浩威城里面,其实桐阳少有几个能够说真心话的知己朋友,城外的女子多是叫闺中红颜,可是桐阳身为郡主,自幼被老城主捧在手心里一般,伺候她的婢女多半都是只是陪她练剑练拳,石头虽然一口一个姐姐亲昵的叫着,可是天生心智不高,桐阳的一些奇思妙想的少女心思哪里是石头这样的傻小子能够想明白的,所以枣红马便可以算得上桐阳的一位朋友了,枣红马血统纯正,有灵性,可以通人言,有时候桐阳感觉自己说的话枣红马能够听懂,甚至有的时候即使桐阳不说枣红马也能从清澈的眼神里面告诉桐阳它听得懂主人的心思,现在这位不言语但是一直陪在桐阳身边的朋友由枣红变成了血红让桐阳如何不心疼呢!?!

    后面还有追兵,枣红马风驰电掣,尽管受了致命的伤,可是却拼尽全力跑出它这辈子最快的速度,远远的把追兵甩在身后,桐阳心疼的一直抓紧枣红马的勃颈让她不要跑了。

    枣红马通人性一匹血红的快马穿风越雪的飞掠战场,风一般的冲到了王汉平面前,王汉平大惊一下,险些下意识的一枪拍下,枣红马长嘶一声,一头贴在王汉平的枪杆上面。

    “不要!”桐阳大叫一声,王汉平的长枪仿佛和自己手臂中的血脉连接在一起似的,戛然而止。枣红马眼神由血红便涣散,轰然倒下,桐阳跟着一起摔在雪地上面,王汉平见状也一跃下马,然后一枪霸王扫前军扫断了一圈楚天铁骑的马腿,马腿横飞,雪地上面鲜血淌的到处都是。

    桐阳双膝跪在雪地上面使手抚摸着血流干净了的枣红马,双眼通红,王汉平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听到身后的轰隆声音和脚下雪地的不断震颤,王汉平望了一眼不远处,风雪之中一大片阴影轰隆而至,看起来天豪已经启用了奔牛炮舰。“此地不宜久留,跟我来。”可是桐阳就好像没听见一样似的。王汉平把沾满了鲜血的手用衣袍蹭了一下,虽然不能完全的蹭干净,但是可以尽可能的减少一些血腥气味,桐阳现在一定很怕血腥味道的刺激,然后轻轻的用手按住桐阳的头使其地低下不去看已经被瞬间冻僵了的枣红马,顺势张开手臂一下子将桐阳拦腰抱起,然后又一手拖拽已经血流干净被冻僵了的枣红马到一旁,王汉平的战马乖乖的跟在身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