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仙界篇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 剑拔弩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圣使大人,”涂山虹眉头一扬,说道,“您虽然是鄙下的大人,但这些话是鄙下跟徐将军的隐私,是大人不在时所说,鄙下觉得大人没必要知道!”

    “嘿嘿,是不是觉得我来晚了,耽搁了你的事儿?”涂山灵反问道。

    “大人这话什么意思?”涂山虹说着,目光似是非是的看了一眼涂山灵身后。

    “看!”涂山灵一下子抓住了涂山虹的破绽,心中冷笑道,“担心了吧!这才是心中有鬼呢!”

    “没什么意思,”涂山虹回答道,“你应该自己心里清楚!”

    “圣使大人,”徐虹眼见两个女仙剑拔弩张了,急忙陪着笑,打断了两人的话,冲涂山灵躬身说道,“都是末将的错,这次末将过来,是代表掳妖帅他老人家给圣使大人赔罪的!”

    说着,徐虹小心拿出一个赤千结递给涂山灵。

    涂山灵看了一眼并没有伸手接过,徐虹早就措辞好了,笑道:“掳妖帅大人已经说了,前几次有毒药流出,并非大人本意,大人本已经安排的好了,哪知道对方早有准备,这才措手不及。”

    涂山灵看了一眼赤千结,又看看徐虹,她心里清楚,自己跟涂山虹的事情是族内内务,跟徐虹的事情,乃是外事。

    主上也叮嘱过,跟战队的合作虽不是第一要务,但也很重要,毒药能帮战队越多,主上的话语权就越多,自己不可能跟战队的脸面撕破的,所以她叹息一声道:“唉,不是我故意慢待将军,是最近数次失误,让毒药损耗太大。不说别的,单说十世年之前吧,本已经埋伏好的,怎么会被人包抄了?你要知道,毒药不是战队,仅能用于暗杀,既然被包围,就应该想着突围,怎么能死战?既然死战,那么折损的毒药……就不必再往我这里送了!”

    “是,是,”徐虹急忙陪笑说道,“前次确实有些失误,不过末将过来,也是想跟圣使大人说明的。”

    “你且说吧!”涂山灵好整无暇的坐下,淡淡的说道。

    “圣使大人不能先把我家大人的歉意收下么?”徐虹笑吟吟的问道。

    “先放在那里!”涂山灵说道,“若是解释的让我满意,我自然会收,若是不满意,我不会收的!”

    “是,大人”徐虹点头,有意无意看了一眼涂山虹,似乎在催促,不过涂山虹张张嘴,看着涂山灵的神情,还是有些无奈的闭嘴,她不清楚涂山灵为何此时突然撕破脸。

    涂山灵是嬴土圣使,涂山虹是嬴土主使,按说涂山虹对涂山灵应该言听计从,但涂山虹向在色界天奔波,在各种势力中游刃有余,涂山灵又足不离玄霞山,正如涂山灵所想,涂山虹对涂山灵并不服气,不过涂山虹七尾半,涂山灵八尾,稳压涂山虹一头,涂山虹才不得不暂时低头,而平素,涂山虹的不满有时候也挂在嘴边。

    徐虹见涂山虹不出声,心里也有些不满,毕竟他拉涂山虹过来,也是有代价的,涂山虹也满口答应,哪知道一见面,居然闹的如此僵,有涂山虹还不如没有涂山虹。

    徐虹按捺住心中不满,分说道:“先说前次吧。其实大人都已经探听的明白,有战队从仙界返回,他们不仅在界冲燃起战火,更将界冲大战延展到色界天。特别是他们在色界天战绩甚佳,已经得到兵枢宫褒奖,若不出意外,几个副越啸返回界冲就是越啸了,我家大人等商议了一下,觉得此风不可长,若是仙界人人都要征战,仙界哪里还是仙界啊!所以,大人才决定在界冲和仙界之间设伏,给那些趾高气扬的战将一些教训……”

    “直接说缘由吧”涂山灵有些不屑,说道,“具体过程嬴土主使应该已经知道,她负责这些事务,知道即可!”

    “圣使大人,”涂山虹也不悦了,冷冷道,“这些事务虽然是鄙下负责,但鄙下早就禀告,还将一应的安排都说明,圣使大人也是同意的,出了事情,鄙下也都禀告了主上,大人如有什么诘责,尽可以当面说明。”

    “我哪里敢有什么诘责?”涂山灵有些自嘲道,“我还没说什么呢,有些人就按捺不住了,寻了人一起过来,莫说我没有提醒,有些事情……不知道就不要碰!”

    “圣使大人,”涂山虹也急了,起身道,“哪些事情不能碰?恕鄙下鲁钝,听不懂大人的话。”

    “哼,”涂山灵冷哼一声道,“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怎么可能清楚?”涂山虹眯着眼睛说道,“我在色界天奔波,为主上出生入死,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

    “大人,两位大人”徐虹急道,“且稍微息怒,且听末将把事情分说完毕。”

    “嗯!”涂山灵点头道,“你说!”

    “按照大人命令,毒药们已经在战队必经的几处设伏,但埋伏还没有设好,居然有战将闯入,”徐虹解释道,“虽然毒阵没有布好,但仅有一个战将,毒药们也没有慌乱,准备一击必杀。但那战将忽然祭出将牌,内中有兵枢宫气息,毒药们大惊,自然不敢动手,那战将稍加停留就从原地离开,毒药立即将此事禀告大人们,大人们也吃惊,急忙探察此事缘由,可还不曾有消息传来,就有大队仙兵冲入埋伏……”

    “哼,”涂山灵冷哼一声道,“此间是不是有了消息的偏差?”

    “是的,”徐虹陪笑道,“后来大人们才明白,必是那个战将离开之后,将遇到毒药的事情禀告了兵枢宫,兵枢宫给仙界返回的战队传令,让他们反围毒药!”

    “这是谁的责任呢?”涂山灵问着,目光却看向涂山虹。

    “大人,”涂山虹淡淡的回答道,“事关毒药联络的事都是鄙下负责,这也是主上安排,谁的责任自然有鄙下禀告主上,不必圣使大人操心。”

    “是啊,这事儿是你负责,但数十万毒药折损,送到我这里修补,这责任又算谁的?”

    “自然是我樰沖战队!”徐虹急忙插嘴了,将赤千结再次送到涂山灵面前道,“这是我家大人的心意,还请圣使大人在贵主上面前多多美言!”

    “此事不瞒徐将军,”涂山灵接了赤千结,淡淡的说道,“我家主上还不曾知道,这些算不得大事,没必要惊扰他老人家。”

    徐虹长长松了口气,陪笑道:“是,是,圣使大人所说甚是。不过,不管如何,此事都惹了麻烦,那些送回的毒药还望圣使大人劳心!”

    说着,徐虹再次取出一个赤千结,笑道:“这是我家大人给圣使大人的心意,还望圣使大人笑纳。”

    “嗯,好说”涂山灵点点头,探手将赤千结拿了,也不探查直接收下。

    于是涂山虹冲徐虹使了个眼色,而徐虹这时候也正看向涂山虹,徐虹会意,笑着对涂山灵说道:“圣使大人,末将不告而来,除了带来我家大人的歉意,还想跟大人聊聊以后的合作。”

    若是涂山虹跟徐虹不对视这一眼,涂山灵未必会多想。

    涂山灵一多想,徐虹的话就让她有了更多的疑惑:“莫非他跟涂山虹在拖延时间?想给那个仙人更多的机会??既如此,我且顺水推舟,看看这贱人究竟要怎么做!”

    于是,涂山灵笑道:“我族跟贵战队大人是有约定的,该怎么合作就怎么合作,我可无法答应你什么!”

    “怎么可能?”徐虹说道,“圣使大人镇守玄霞山,深得贵族大人器重,我战队所需一应毒药皆有大人调配,若大人无法答应,谁又能答应呢?”

    “圣使大人,”涂山虹在旁边也附和道,“徐将军,还有他们掳妖帅大人极有诚意,大人不妨听听,再做打算如何?”

    “该死!”涂山灵有些咬牙切齿了,心中暗道,“这贱人心思歹毒,一方面要拖延时间,一方面又开始给我下套了,我若是随口答应,她转脸给主上传讯,说我擅作主张,岂不是惹了主上发怒?”

    “既不能做主,何必再听?”涂山灵微微一笑,摆手道,“听了也是白听。”

    “不,不”涂山虹摇头道,“大人,徐将军来的时候,跟鄙下说过此事的,鄙下觉得樰沖战队所要其实跟主上吩咐,在大原则上没有冲突,不过是想多从大人这里要一些毒药罢了,您不若听听再做决定。”

    “你是嬴土主使,不是嬴土圣使!”涂山灵冷笑道,“待得你圣使位置,再说这话不迟!”

    涂山虹急了,叫道:“大人,您这话什么意思?樰沖战队的事情本是一件好事,也是主上……”

    说到此处,涂山虹意识到不妥当,急忙传音道:“主上不常说要在战队中扩张势力么?执着的毒药如今大多被厌战的战将所掌控,现在好容易有掳妖帅愿意多加毒药,不正是扩张势力的好时机?大人如此延误主上的要事,若是主上问起,你担待的起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