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武道一千年

第三卷天堂试炼 第503章两家合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从霸剑门开始有执法弟子下山,清理整治自己门派内部的“蛮横霸道”弟子,改善自身门派在外的形象开始,短短不过两天,一个“除霸盟”便已经新鲜出炉。这个除霸盟网罗了柳州经捏九成左右的大小江湖势力,以柳州境内的第三大势力——北刀堂为首,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固的势力联盟。

    这个速度,真个快的无与伦比,孟白对这么一个势力的组建是有所预料的,但是,也没有想到,速度居然会快到了这种地步儿,给他带去的震撼也是非常之大,让其震愕无比。要不是,他有自己的金手指,要不是,他是天外来客,是地球主界的降临者,纯粹只是一个大元界的土著居民的话,那他这一刻恐怕也会忍受不住,要加入到对残余势力的争抢整合之中去的。

    倒不是说,孟白一定需要这些势力的实力和人手来给自家柳州分舵增加底气,增加底蕴,而是,他如果什么也不动,就这么听之任之的话,那无论是来自于霸剑门的一方,还是来自于除霸盟的一方,恐怕都会对他有所疑虑,觉得他是不是了解到了什么他不该了解到的东西。这种猜疑之下,有相当的可能会造成这么一种情况,那就是,最终三方混战开始之前,突然的,没有任何事先商量好的,却双方都不约而同的,扭转方向,将攻击的目标都对准了孟白的怒龙帮柳州分舵。到得那个时候儿,孟白就是有一千张嘴,恐怕也说不清楚自家心中的委屈,只能够是默默的承受,等待这一番狂风暴雨洗礼过去。

    如果,孟白这一批人最终都支撑下来了,那还好,还有卷土重来的本钱。可是,当他们支撑不下去的话,那死了也就白死了,没有任何的补偿可言。

    有人或许会疑问,那孟白现在自家有了金手指,有了自家独特的底气,那这些问题就不会再出现了吗?当然不是,不过,再次之前,他却是不必那么着急,因为,他还有一个解释的机会的。如果他是土著,这个机会,他是很难把握住的,毕竟,这个要求的实力就非常的高了。但是,在这一个方面,孟白却是拥有着十足的自信,自信自家能够暂时的与除霸盟达成共识,共渡险关,这样的话,他就没有任何其他的后顾之忧可言。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果不其然,在除霸盟成立之后,仅仅过去不足半个时辰,新上任的除霸盟盟主上官飞鹰便带着几个亲信手下,亲自登门造访。

    对此,孟白自然是非常热烈的欢迎,给足了上官飞鹰面子。当然,暗地里孟白也将自家柳州分舵现在的实力给亮了一亮,让上官飞鹰心中暂时有点儿谱儿,不至于在接下来说出来太过于不着调的话。

    事实证明,这些小细节还是有一些作用的,这一点儿,从上官飞鹰一路走入怒龙帮柳州分舵议事大厅过程中面色的细微变化,孟白就了然的一清二楚。虽然说,上官飞鹰也是柳州的一方之雄,城府极深,心境和应变之能都是一等一的,绝顶存在。但是在孟白的法眼入微和望气的双叠加威能之下,还是没能逃脱掉。

    刚来的时候儿,上官飞鹰其实是颇为倨傲的,尤其是孟白的亲身出迎,让他觉得,自家这一次前来,已经大可不必与孟白谈什么合作之类,他甚至可以做一些试探,让孟白统率下的怒龙帮柳州分舵,也加入到除霸盟之中,成为他的副手。毕竟,武道的世界,就是弱肉强食,只要你拥有着足够的力量,对手强压也能够压服。至于宁死不服的,那只能够平白枉死罢了。那个时候儿,上官飞鹰很显然是觉得他拥有的除霸盟力量已经远远的胜过怒龙帮一个柳州分舵了。之所以还保持着客气,那也更多是因为怒龙帮整体的面子罢了。

    但是,孟白这一路上,将怒龙帮柳州分舵的家底儿一亮,尤其是,先天高手的数目,更是让上官飞鹰震惊不已。他自家暗暗的估摸了一下,就孟白已经亮出相来的,实力已经占据到了整个除霸盟的八成以上。表面上来看,柳州分舵还是不如除霸盟,但是,要知道这柳州分舵可是纯粹的一个整体,和除霸盟之中无数势力混杂整合在一起的势力比起来,那是截然不同的,起码,就调度之上就不是一个阶层。顺风顺水的仗无所谓,万一是遇到点儿什么特殊情况,那除霸盟这个人心,可是散的非常快。这一点儿,别人不了解,身为除霸盟盟主的上官飞鹰可是了解的一清二楚。所以,他非常的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要带领着除霸盟和孟白的怒龙帮柳州分舵大战一场的话,且不说他的命令能不能够得到彻底的通过、贯彻,就是能够通过,最终,战斗的胜负,也不过是五五开而已,没有任何必胜的把握。而这个,也是上官飞鹰真正变色,改变心中预期目标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上官飞鹰却是还不晓得,这还是孟白自家故意藏着,没有显露自身的根底的缘故,不然的话,他的变色绝对不会只这么一点点儿,那些眼力差一点儿的人,根本就察觉不出来。

    进入议事大殿之后,孟白与上官飞鹰分宾主落座。上官飞鹰知道没办法让孟白也臣服在自家麾下之后,也是十分的干脆,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直接便打消了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开门见山,和孟白谈起了合作的事情。

    “贺舵主,最近几天,柳州江湖的一些变化,想必你也非常的了解了,我就不过多的赘言。这么多年来,我们这些帮派势力,一直都受着霸剑门的压迫,欺凌,受到的侮辱比比皆是,不胜枚举,现在,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出现,我觉得我们不能在错过了。所以,在这里我正式的邀请贺舵主和我们除霸盟一起共襄盛举,攻打霸剑门,将笼罩在我们柳州身上那么久的一片乌云给清扫干净。”

    说这话时,上官飞鹰表现的非常的郑重,非常的诚恳,这一刻,他简直就像是一个为民请命的青天,让孟白觉得,自家不答应他都天理不容一般。

    不过,这种感触,对孟白来说,只不过是一瞬间而已。因为,第一时间他便感受到了,从上官飞鹰的身上,传来了一种独特的气息,想要牵引他的心思。孟白作为一个在精神之道上也颇有建树之人,自然明白,这就是一种独特精神力的运用,在诱导,在暗示自己。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手段,比之强力,更加的让人难以捉摸,难以防备,许多强者,在一不留神之下,也会中招。尤其是,这种精神力量本身,对于被侵袭之人无害,不会造成任何的伤势之时,那效果就更好了。

    这手段,正是上官飞鹰一路走来崛起的一个依仗——惑心术。这是武功,又不是武功,最重要的是孕养自身独特的精神气质,根据专修的不同,惑心术最终表现出来的效果也是不同,有的人生性好色,就专修迷惑女人的方法,让自身拥有独特的吸引女性的魅力;有的人天生残忍好虐,就给自己加持一种独特的恐怖气息,让人望而生畏;......,上官飞鹰这一种,选择的人不是很多,但是确是人人都向往的,因为他这一种修炼出来的效果,是普适性最广的,没有任何的范围划分,核心效果是信服。这是专门为做领袖所准备的手段,修炼有成之人,非常容易在江湖势力之中出头,一步步走向成功。

    当然了,这种好手段,他修炼的成功几率也是最低的,所以,最终真正惑心术这个方面专精,达到上官飞鹰这种程度的,却也是寥寥。这很难说,是惑心术成就了上官飞鹰,还是上官飞鹰成就了惑心术,总而言之,是两者共同的作用,让上官飞鹰拥有了今天。他的惑心术,过往之时,虽然不能说是无往而不利,但是,即便是失败了,也没有被谁所发掘的,只认为那是上官飞鹰本身的个人魅力。

    孟白,显然是个意外。当然,这一点儿上官飞鹰自己是不清楚的,他只知道,自己的惑心术在孟白身上没有起作用,至于孟白能不能够发现,他想都没有想过。因为过往的一系列经验,已经给他建立了一个强大的自信,认为不可能出问题。

    人一旦陷入盲目的自信之时,就会出问题。这一次也不例外,孟白自身的雪螭观法,自带龙威,被动免疫,惑心术直接便被挡下。这一刻,孟白如果不是实力大进,对自身的掌控过极限又有所突破,他只怕还没办法完美的对龙威进行克制,那样的话,龙威勃发之下,自动反击,给上官飞鹰一个精神上的重击是绝对的。那样,虽然说表面上来看让上官飞鹰吃瘪,难看了,但是,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好处,不利于接下来谈判的进行。

    眼下,孟白不显山不露水,却是可以让双方都更心平气和的为了利益去争持。这是最好的谈判状态。你来我往,唇枪舌剑,孟白也是有意的成全,所以,开出来的条件并不算过分,达成共识很快。在这里,孟白放弃了成为两家联合之后的最高领导的机会,同时,将除霸盟作为第一波进攻主力给敲定了下来。

    在这个上面,虽然说上官飞鹰有所犹豫,但是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这倒不是说他有多么的大公无私,而是他对此早有安排,这第一波进攻真正的损耗,也轮不到他们北刀堂的身上,自然有除霸盟之中的其他势力给填大头儿。要不是有这个打底儿,上官飞鹰也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可是不会因虚就实。

    基本的条条框框都谈的差不多了,到得该结束之时,孟白却是提出了一个邀请,要与上官飞鹰单独切磋一下。

    这个要求,上官飞鹰虽然有些错愕,但是并不怎么在乎,直接便答应了下来。但是,那些跟随而来的属下,却是颇有异议,生怕孟白玩儿什么猫腻,将上官飞鹰给坑害了。孟白面对于此,却是不慌不忙,直接决定了将战场就放在这个议事大殿之中,只不过,让两方势力麾下之人都退场,只剩下他和上官飞鹰两人。

    孟白这个要求的理由也非常的充分,那就是并不希望有人看到两人最终的结果。因为,他们两个不管是谁输谁赢,对于他们这个大联盟最终的士气,都是一个影响,一个衰弱。同样,也不利于双方的团结合作。

    听得这个,除霸盟的那些人才不再反驳。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议事大殿,他们已经呆了不短时间了,一个个的眼睛都过了一遍,基本上确定,这里没有什么机关、暗道,孟白耍弄阴谋暗算上官飞鹰的可能性并不存在。

    他们这些闲杂人等都退出去之后,大门合上,大殿之中只剩下了孟白和上官飞鹰两人。这一刻,孟白却是一改之前谈判之时的温文尔雅,谦和有礼,整个人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霸气无比,整个人都向外充满了压迫感。隐隐约约的,似乎孟白本身所占据的空间都不能容纳他一样,四外空气波纹浮动扭曲,气象非常的骇人。

    本来,上官飞鹰自觉地自己的实力是在孟白之上的,可是,孟白此时此刻的一个亮相,虽然从修为气息之上来判断,并没有什么本质的提升,但是,上官飞鹰心中却是一个咯噔,觉得,这一次战斗的结果,恕难判断,他有相当的可能会输。

    唯一让他心中还算安稳的是,这一次的比斗是孟白提出的。孟白让他们在这么一个封闭的环境之中比斗,不让外人知道结果,在他看来,也是他的心中不托底儿,没有对自身的毕生把握,这倒是让上官飞鹰又找到了心理稳固的凭依,心境重新恢复稳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