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夫君是只老狐狸

第358章 病(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赵三想了想,从脸上把那湿布摘下来,递给挽月:“大夫姑娘!如果一定要进去看看病人,也不是不行,但一定要戴上这个!这是用陈醋浸过的,病进不去!”

    挽月见他摘下蒙面湿布之后,说话间唾沫横飞,心中不由狐疑这布究竟是那醋湿的,还是被他的唾沫星子给淹湿的。哪里还有办法伸手去接?

    她自然是不会表现出嫌弃的样子。

    “好意心领啦。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我身为大夫,若是以湿巾覆面,怎能给病人们信心?大伙又怎会相信我能治得好这病?”挽月大义凛然地拒绝了那块可疑的湿布。

    赵三迟疑片刻,又把那面湿布系回了脸上。

    男童此刻倒是老实了,伏在杨二的背上一声也不吭。

    孩童其实都是狡诈的。若是哭闹不能达到目的,那他们便不会再做这等无用之功。

    挽月看了看后头,见董心越还未跟上来,心中大大地鄙视。这小子定是怕了,故意在后头磨蹭。

    她腹诽不已,面上却是笑嘻嘻。

    “两位大哥给我说一说,眼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那二人对视一眼,似乎有些为难。尤其是没染到病的赵三,看杨二的时候目光里满是同情,嗫嚅着说不出口。

    最终只含混地说:“大夫姑娘到前面便能看见了。”

    挽月很快就看到了。

    土路上,有些地方被铲得凹凸不平,再往前走,她就知道了原因。

    或许是已经到了病人聚居之地,又或许是因为铲掉那些血迹已经没有了意义。

    挽月看到地面、树干、帐篷上,到处有大蓬的血,有新有旧。

    看得人心惊肉跳,仿佛一脚就踏进了地狱,或者是屠宰场。

    前头有两个蒙了面的人推着一架小木车,车上放了只大木桶,正在挨个帐篷施粥。

    到了一处,那帐篷中伸出一只白白胖胖的手来。

    挽月微微一怔。她原以为病人都是骨瘦如柴没了人样,没想到只看这只手,倒是养尊处优的模样,竟是看不出来生了病。

    她不由走近了去看。

    果然是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大拇指上还戴一只碧玉扳指,穿一件棕色铜钱大锦袄,像个地主。除了面色有些发红,像是在发烧之外,在他身上根本看不出任何异常,并不像是得了什么可怕的疫病的样子。精神不错,动作也利落。

    这人站起来,走到那木桶旁边,将手中木碗伸向推车人。

    推车人揭开木桶盖,舀一大勺热粥,在桶边荡了荡,合到那个白胖中年人的碗里。

    那中年人看了看手中的粥,摸着扳指苦笑道:“我便是临死前想用这宝贝换一口肉吃,也没人敢收它了!”

    推车那人叹道:“黄老板,你也莫要太忧心,说不定很快方子就能出来,只要有了药,你一定是第一个吃上的。”

    白胖中年人呵呵地笑。这一笑,不知牵动了哪里,他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

    猝不及防,他口中喷出大量的血,并不是血雾,而是实实在在的血液,就像是瓢泼一般,兜头盖脸泼向那两个推车人。

    人、车、粥桶一瞬间被鲜血染红。

    白胖中年人直直倒下,再没有半点声息。

    那两个推车人怪叫着,不断地拍打自己身上。二人的声音越来越绝望,终于软了腿,靠着那架木车,流着泪缓缓地坐了下去。只一会,二人对视一眼,又站了起来,擦把脸,推着车子朝那浓烟滚滚的小山包走去。

    这些进入疫病区做事的人,大约早已被告知过风险,面对这样的情况心中是有数的,杨二和这两个人都只是哭了一场,并没有失控,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

    挽月轻轻舒下一口气。有秩序就好,这样做起事来就会很方便。

    她没有去看那个中年胖子的尸身。不得不说,这样一个看起来无比正常的人,就这样惨烈地死在面前,给人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

    比骨瘦如柴、气息奄奄,一望就是得了瘟疫的人死去,更恐怖。

    因为这样,会感觉死亡离自己很近很近。

    挽月茫然了一会。

    眼前密密麻麻的帐篷,看起来足有数百。有些帐篷里面住了一家子人,这样看来,此刻染了疫病的人恐怕有过千之数!一个一个救的话,救不过来的。

    这疫病发作竟然毫无征兆,她原先设想的,将病人按着病情的轻重缓急排了序挨个诊治的路子根本行不通!眼下因为没得治,这些病人还能勉强维持得住平静,一旦知道她能治病,笼罩在死亡阴影下的这些恐慌的病人恐怕要乱成一锅粥!

    完全可以预见将是怎样一副乱象。大打出手、争相践踏……甚至她这个大夫,都会被丧失了理智的人群推进危险的波涛中。

    这一刻,她突然意识到面临的状况多么棘手。

    她深深地呼吸,脑子里急速转动着念头。

    便在此时,城门方向来了许多人。远远一看,竟是异常地齐整。

    原来这些人都穿着一个样式的衣裳,再看身旁赵三和杨二两人,也是穿着同样的衣裳。

    到了近前,见董心越也在队伍里面,和旁人一样用湿布裹住了口鼻,只露出一双倨傲的眼睛。

    众人七手八脚搭了个大棚子,搬来几只大瓷罐,又在那棚子里面放置了桌椅木床被褥等物件。

    布置好了棚子,众人向着挽月躬了躬身,便向着帐篷方向去了。

    挽月正茫然,董心越不甘不愿地凑了上来。

    “都是师傅的安排,这些人会留在这里给你打下手。他说,你不必操心其余琐事,只管治病。喂,你真能治?”

    挽月心中温暖,并不想和他斗嘴。只问:“他也去见了程里正吗?”

    “是,”董心越眨了眨眼睛,“程里正安排人手时,师傅过来指点了几句,还让我给你寻了这些毒物来。”

    他指了指那几只大瓷罐,再横了手刀,往自己颈间比划了下:“喂,你究竟是来救人,还是……毁尸灭迹、永绝后患?!我曾听说,历史上曾有数次不治的瘟疫,最终都是将染病的人全部……”

    挽月大翻白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