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575章 信口雌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五人魔战事

    第575章信口雌黄

    这些东西都漂浮在光球四周,遮挡的整个空间都开始暗了下来。

    所有的生灵都觉得今天有些异常,纷纷对着雕像朝拜起来,道道金线朝黑白光球慢慢聚拢过来。

    姚泽也没有想到自己什么时候拥有这么多的东西,不过他现在也顾不上这些,只是紧紧地盯着黒猴,如果这些还不可以,他只有拿出所有的法宝试上一试。

    谁知那黒猴闪电般地从黑白球中伸出一个爪子,一下子抓住了一个瓶子,然后又瞬间缩了回去。

    姚泽心中大喜,没想到这里面真有这货需要的东西,他凝神望去,见黒猴抓住一个黄色的小瓶,看起来和其它玉瓶还有些不同,他只觉得有些面熟。

    “这是……”

    玉瓶上面还刻画着一副三鬼抢日图,他一下子想了起来,吓得连声音都开始颤抖,忍不住大声呼叫:“住手!那东西不能碰!”

    那根本就不是玉瓶,而是一个木制小瓶,一截盘阴木直接掏空而成,里面装的可是连化神大能也不敢沾惹的东西!

    谁知那黒猴爪子一动,上面自己打下的几道禁制就似布帛一般,直接破开,小瓶竟被它一下子弄开了!

    姚泽只觉得魂飞魄散,这里面装的可是来自冥界中的最毒之物恶英!如果黑白光球,或者自己的这片空间沾到了一点,会对自己造成怎样的伤害,他根本无法预料,就是化神大能沾到一点,也难以逃脱陨落的下场!

    情急之下,黑白光球内一下子涌现出无数的金线,可那些金线刚刚出现,那黒猴就把整个瓶子塞到了中间嘴巴中!

    姚泽一下子愣在了那里,这货竟然把恶英给连瓶都吞了!?

    这毒物除了木头,其余所有的东西都会腐蚀的,在狐族长洲岛的藏典洞里,他曾经看到关于这个恶英的传闻,这可是来自传说中冥界的最毒之物,难道这货被自己折磨了一番,想不开了?

    一时间,他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惶恐,再看黒猴在那里手舞足蹈一番,然后三头栽倒下来,竟似昏睡过去,姚泽细看一番,竟发现它的三个脑袋后面的恶鬼图案竟隐隐发出红光。

    只是他还没来及看清,那黒猴全身慢慢地散出黑雾,很快那些黑雾把它团团包裹,然后再没了动静,远远望去,光球里面竟像出现了一块黑斑一样。

    这算什么?

    这货是挂了?还是准备晋级?

    姚泽愣了许久,直到那巨大的光球慢慢升起,而那黑白球也暗淡下去,他才清醒过来,连忙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退出了内视,门外费一武正朝这边走来。

    四人坐在飞云子的那个巨大的葫芦上,虽然比费一武的长梭要慢上不少,不过也和金丹修士的速度差不多,

    姚泽面色平静,可心思全放在那个小猴身上,用心乱如麻来形容此时的心情较为贴切。

    这三首黒猴是因为那上古冥咒产生的,似乎和冥界有些瓜葛,那恶英据闻也是来自冥界,这黒猴挑中那恶英,难道两者可以联系到一块?

    这想法也太离奇了,他使劲地摇摇头,都和冥界有关,两者有关联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只是那黒猴经过吞噬恶英,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已经完全出乎他的想象了。

    众人都在闭目调息,姚泽也无心修炼,只在那里惴惴不安。

    子时来到的时候,疼痛也随之而来,看来他的希望也完全破灭了,原本他还在想,那只该死的猴子已经昏睡过去,自己的疼痛是不是消失了?最不济也要减轻一些吧。

    现实总是最无情,那些疼痛一点也没有减轻的意思,不过那只猴子肯定老实了,坐在他对面的费一武都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

    如此过了两天,他才郁闷地叹了口气,收拾起心情,一切都等猴子醒来再说吧。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当年第一次进入青月阁的时候,随飞云子离开大殿前往丹峰的时候,乘坐的就是这个巨大的葫芦,当时自己还害怕要掉下去,这一晃近百年过去了。

    他心中一阵恍惚,很快就振作起来,修士最忌讳那些影响心绪的东西,特别是回忆,如果渡劫的时候,非常容易被那些心魔钻了空子。

    连续运转混元培神诀,低头看身下的群山快速地朝后面闪去,如果照这个速度,至少也要三个月的时间才可以赶到青月阁。

    他心中盘算着,要不让费一武那货祭出长梭,等到了飞天山门再用这慢葫芦也不迟,突然他口中“咦”了一声,脸色却是大变,猛地站起身形,“正西方向!”

    话音刚落,一道蓝光闪起。

    众人不明所以,连忙回头看去,刚好看见一道蓝光消失在天际。

    “这是……”

    葫芦上的三人都大吃一惊,这速度一般的大能前辈也无法这么快吧?还有什么正西方向?

    三人只是愣了一下,连忙调转方向,朝正西疾驶而去。

    一处山坳中,一位身材高大的威猛汉子正口吐鲜血,满脸的胡须都被染红了,一双愤怒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前面,身旁一道粉红身影正在发抖,紧紧地抱住那人,原本如画的脸上布满了泪痕。

    这不是齐云福地的齐氏父女吗?他们不是刚参加了昊天教的大会回去了吗?

    对面站着一位满脸严肃的中年修士,面无表情,似乎任何生命都是由他予取予求,旁边一位身着白衫的修士,白净的面皮上一片狰狞,口中却恶狠狠地说道:“贱人,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如果你答应做我的鼎炉,也许你们父女的小命会保住,否则齐云福地就要在大陆上抹去了!”

    齐嫣茹抬起俏脸,凤目中似乎要喷出火焰,“狗贼!你会不得好死!”

    “呵呵,我不得好死?你们齐云福地勾结魔族人,专门来这大会上刺探情报的,人人得而诛之!那个和你一起的人呢?他就是魔族人派来的!”

    “呸,吴万剑你个狗贼,姚大哥在这里,你会比狗还可怜!”

    那白衫修士脸色铁青,“你们都是魔族人的奸细!我现在……”

    突然一道寒彻心骨的冷哼在山坳上空响起,“你现在就可以死去!”

    旁边一直站着面无表情的中年修士面色大变,自己竟没有察觉有人过来!

    吴万剑心中一跳,一股凌厉的杀机死死地锁定自己,他只觉得如坠冰窟,如果再有一丝异动,肯定会被瞬间灭杀!

    地上满脸泪痕的齐嫣茹闻言却面露狂喜,娇呼一声:“姚大哥!”

    一道蓝色的身影慢慢地在山坳中显现出来,浓眉大眼,幽蓝的长发披肩,不是姚大哥是哪个?

    齐嫣茹的泪水瞬间模糊了双眼,她只觉得自己是不是在梦中,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梦中的人儿仗剑飞来,这是传说中的尘缘吗?

    中年修士衣袖挥动,上前一步,旁边的那位吴万剑才感觉到可以透出一口气,连忙退到后面,面色如土,后背早已湿透。

    “自己这是怎么了?肯定是邪术!他的修为只是和自己一样,就是不能灭杀此人,自保肯定没有问题!”

    想罢,他又上前一步,眼露戾光,右手一指,“就是他!欧前辈,他就是魔族人派来的奸细!”

    姚泽根本就没有看他,双手挥动,连续两道法诀打出,那位齐族长面色慢慢红润一些,旁边的齐仙子连忙拿出一粒丹药,塞到父亲的口中,扶着他盘膝坐好。

    那齐族长脸上露出艰难的苦笑,“姚道友,又要你援手了。”

    姚泽微微一笑,点点头,“齐族长安心调息吧,不要留下后患。”

    他站起身形,目光落在那白衫修士身上,眉头微皱,却没有开口说话。

    吴万剑心中一寒,刚想后退,想到身旁的大能前辈,身形一直,“小子,你还敢来?每年的今天,就是……”

    “聒噪!”

    姚泽冷哼一声,那吴万剑立刻“噔噔”连退几步,脸上竟瞬间布满汗珠,似乎被一头洪荒巨兽盯住一般。

    旁边的那位欧前辈见这蓝衫修士自从来到以后,似乎没有看到自己一般,救人,呵斥,他心中却没有发怒,反而有种惊讶,这位真是金丹修士吗?

    后面的飞云子他们终于赶到了,不过他们一看到山坳里的情形,都大吃一惊,连忙飞转过来,恭敬地对着那位欧前辈施礼,“见过欧前辈,这是……”

    这欧前辈依旧面无表情,只是衣袖微摆,“你来说!”

    后面的吴万剑连忙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心道:“这小子的邪术太厉害了,自己不能怕他,愈怕这种邪术越厉害。”

    他走上前去,手指着地上的齐氏父女,“他们两个早就被魔族人奴役了,参加这次大会就是来刺探消息的!还有他!他也是魔族人派来的!他无门无派,为什么来参加大会?就是因为他是魔族的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