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571章 往事唏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五人魔战事

    第571章往事唏嘘

    姚泽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在门口打下两道法诀,飞云子一愣,“你这是……”

    师傅最多再过十年的时间就会苏醒,以她的性情,肯定还会返回青月阁,还是提前和这位飞云子打声招呼的好,再说,以大燕门如今的实力,自然无惧青月阁这种中等门派。

    他右手翻过,一尊三脚小炉就捧在了手中,放在了飞云子面前。

    飞云子见这香炉上面花纹繁多,显得古朴大气,明显是件不错的宝物,一时不明所以,疑惑地低头看去,只见炉内似乎有水波荡漾,一截枯枝漂浮在其中。

    她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姚泽,不知道他拿出这香炉是何意,姚泽也没有多说,只是抬手示意一下,飞云子放出神识,细细观察起来。

    这截手指粗细,颜色枯黄的木头静静地漂浮着,上面没有一丝灵气波动,却隐约有道灵魂体附着其中,魂体!

    飞云子心中一惊,难道这枯枝是……

    她连忙细细察看一番,忍不住“啊”出声来,一脸的震惊,“培魂木!这是三大圣木中的培魂木!”

    也难怪她震惊,一般和灵魂有关的宝物都是传说中的存在,本来这种圣木只在典籍中有过提及,修真界里可从来也没有出现过。

    飞云子一脸的难以置信,看到姚泽肯定地点点头,她还是连连惊叹,不过他拿出这宝物什么意思?那上面的魂体……

    她连忙凝神再看,那道魂体正安静地缠绕在那截培魂木上,虽然身体还有些虚幻,可五官已经可以辨析了。

    “这是……燕儿!这……”

    飞云子尖叫起来,只觉得修行二百多年,就今天让她震惊的事最多,不仅见到了传说中的培魂木,连陨落多年的徒弟也再次出现,只是她实在难以相信,双手抓住香炉,口中喃喃自语,“真的是燕儿……”

    过了许久,她才想起了什么,忙抬头问道:“你找到你师傅遇害的地方了?可怎么会收集到魂体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姚泽也没有隐瞒,直言相告,“这是在晋风子手里发现的。”

    “晋风子?”

    飞云子满脸的难以置信,“燕儿怎么会落到晋风子手里?她不是出去了吗?明明命牌都碎了……”

    虽然过去了这么久,提到晋风子,姚泽依旧难掩恨意,不过他还是把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

    从自己刚进山门,遇到王霸天手下人的刁难,到门内比试结下死仇,接着小洞天历练王霸天指使筑基修士对自己下黑手,又和掌门一起阴谋请位金丹强者出手追杀自己,自己反击灭杀王霸天,引来诛魔令,又假装取消诛魔令,四处悬赏,知晓自己的行踪后,晋风子竟亲自出手,逼得他逃亡冰原。

    师傅想为自己讨个说法,恳请晋风子收回诛魔令,竟被他阴谋加害,并拘出灵魂加以折磨数十年!

    直到后来因为齐云福地的关系,他出手灭杀晋风子,这些也直言不讳。

    以他如今的实力,就是一派掌门,灭杀也就灭杀了。

    当然关于元霜的事他并没有提及,只说是委托齐云福地的齐族长转交了山河图。

    飞云子一边听着,脸色变幻不定,时不时发出惊呼,显然这次事情给她带来的冲击太大了。

    等姚泽诉说完毕,她手扶的竹桌“砰”的一声,变成粉末,“晋风子,你这狗贼,死有余辜!”

    听完了姚泽的诉说,以前种种的疑惑都释然开来,飞云子脸色变幻,口中咬牙切齿,“难怪燕儿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这狗贼为了制造假象,肯定让人捏碎了她的命牌!这厮还一再诋毁你是别的门派潜入的细作,真可恶!”

    不过她又摇了摇头,“很奇怪啊,当时晋风子命牌碎了之后,太上大长老推演一番,竟没有提及追拿凶手的事,难道他老人家已经知道了什么?”

    姚泽略一犹豫,就把那位龚师兄的事说了出来,当然那件异宝的事却只字未提,晋风子一直念念不忘,肯定那位龚师兄也不是一般弟子。

    “龚师兄!?”

    没想到飞云子听到后竟极为震惊,“龚师兄是我们那一代最出色的弟子,原本是内定下任掌门的,后来陨落在外,没想到竟也被这狗贼给谋害了!是了,太上大长老肯定推演出来这件事,肯定恨不得要啖其肉,怎么可能还想为他报仇的事?原来是这样……”

    飞云子在那里大骂一番,又低头看着香炉里的徒弟魂体,一时间又悔恨不已,突然她抬起头,急切地对姚泽说道:“现在真相已经大白,姚泽,你回青月阁吧。”

    姚泽闻言一愣,苦笑着摇摇头,往事已了,哪能说回去就回去的?

    飞云子以为他担心什么,忙接着说道:“这事是晋风子一手造成,你完全被冤枉的,太上大长老也清楚此事,而且回去后,我会把此事禀告太上二长老,他老人家可是原本丹峰的峰主,有他老人家做主,你回去肯定没有问题的!”

    在她心中,对姚泽师徒无比愧疚,当年因为那晋风子的强势,自己一味忍让,以至于害了自己的徒儿,让姚泽一直在外漂泊,现在她竭力想做些什么,以弥补那些失误。

    姚泽摸了摸鼻子,此时如果自己回去,那大燕门怎么办?修行哪里有回头路可走?

    “那个,飞云道友,现在我在岭西也成立了一个门派,大燕门,所以回青月阁也无从谈起了。”

    飞云子略感奇怪,一个金丹修士成立的门派肯定是个小门派,现在这个形势不是瞎胡闹吗?

    “大燕门?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个门派?姚泽,现在魔族修士正大举进犯整个大陆,你这时候成立个小门派有什么意义?魔族人过来一下子就垮了,背靠大树好乘凉这个道理你应该懂的,青月阁里面可是有两个元婴大能存在的,虽然都是元婴初期,可在整个大陆也是数得着的门派……”

    她一心想让姚泽回归青月阁,苦口婆心地劝慰一番,姚泽只能摸着鼻子苦笑。

    最后姚泽只能无奈地说道:“飞云道友,贵掌门元霜仙子和我也算相识,这次回去我想和她谈些事情,如果道友离开,我们一道回去吧。”

    “元霜掌门?你们认识?这次本来她该亲自过来的,可她刚刚晋级大圆满修为,需要巩固一番,所以我就代她过来了。”

    飞云子一边解释,心中还有些疑惑,他怎么和掌门会有交集?不过大燕门肯定是个刚成立的小门派,参加这种大会都不一定受到邀请,所以她让姚泽住在这里。

    姚泽也没有推辞,那大会最多还有十来天就要开始了,不如就在这等着,结束后也好一齐回青月阁。

    当天那位费一武来寻,听说他住在这里,竟也赖着不走,在一楼找个房间住下,显然怕这位原来的长孙兄,现在变成了姚兄,会撇下自己走了。

    界北大陆,玄天府。

    一位身着金黄衣衫的中年修士站在大殿内,三缕长须飘在胸前,猛一看就如同得道仙人一般,正是府主蔺塞,此时他却满脸的惶恐,正对这一人连连作揖。

    只见那人大马金刀地坐在原本属于府主的座位,看外貌约有五旬开外,一身淡灰色的葛布长衫,修眉细目,五绺长须飘拂胸前,神态显得清奇高雅,不过外露的气息十分的惊人,明显是位元婴大能。

    他微眯双眼,鼻腔中微“哼”一声,“怎么,蔺府主修炼时又得了急失疯?要是这样,府主的人选也要重新考虑了……”

    蔺塞的脸色都白了,“没有,没有,三长老,传送法阵还在维修中,而且您老也知道,现在整个大陆都被高人扰乱了空间,此时使用跨大陆的传送法阵,肯定有着莫大的凶险,在下是担心您老的安全……”

    那老者根本就没有理会他说什么,面无表情,“给你半个月的时间,老夫我要使用传送法阵!”

    那位蔺塞“扑通”一声坐在地上,面无血色,“您老可要明鉴,那法阵就是全力维修,半年内也无法使用,那些阵法师的水平……”

    “啪!”

    一把汉白玉的椅子直接变成粉末,老者的双眼隐约有红光冒出,声音却似从九幽之地传出,“一月之内,如果一月之内无法传送,你这府主立刻换人!还不快滚!”

    可怜堂堂的玄天府府主,原本站在万人之巅,现在竟惶恐地爬起来就往外跑,哪里还有一丝得道仙人的模样?

    等蔺塞的身影消失在大殿外,老者的双眼竟越来越红,整个大殿都充斥着暴虐的气息,一阵咬牙切齿地低吼在大殿响起。

    “姚泽,小畜生!不但害我爱孙,连儿子儿媳都命丧你手,你该死一万次!所有和你有关的人都要死!现在你师傅已经在冥界等死,就是你那位化神师祖也无法推算吧,呵呵……让你四处躲藏,现在该轮到你的女人!仙英宗已经先为你殉葬,接下来该是什么范雪,老夫要亲手捏碎她的魂魄,让你死了都不得安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