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543章 小人挡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五人魔战事

    第543章小人挡道

    大王他有什么心思,姚泽哪能不清楚?刚想拦住他,那花如玉却又满脸的沮丧叙说起来,原来她这几天问遍了所有的前辈,结果竟无人知道这上古冥咒,只可惜没有见到老祖,她不甘心,又跑到藏典阁浏览了两天,最后是失望而回。

    反倒是姚泽安慰她一番,然后问起逍遥谷知道魔族入侵的打算,花如玉面色凝重起来。

    “宗门应该有对策,不过我还不够资格知道,现在我反倒担心你们,你准备怎么办?是一直待在这里,还是回星药谷?”

    大王也看向了姚泽,虽然他也知道魔族入侵之事,可这种乱世,自己参与进去,自然是九死无生,最好还是跟着这小子保住小命要紧。

    姚泽根本就没有打算回星药谷,小师傅有师祖庇护,自然不需要他担心,现在他只想离开这个是非大陆,赶紧躲到岭西去。

    他也没有隐瞒,直接对花如玉言明,准备尽快离开逍遥谷。

    花如玉心中很想留他下来,这里虽然处在包围圈内,反而比在外面安全一些,见他离意甚坚,也只好送他离开。

    三人刚要离开洞府,姚泽眉头一动,却又站住了,花如玉很是奇怪,刚想开口,脸色突然一变,连忙来到洞外。

    洞外站着两人,那位白脸峰师兄正恭敬地站在旁边,一位长脸修士正双手附后,两眼看天,此人身着黒衫,给人一根石柱矗立的感觉,一身庞大的气息却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

    花如玉一见,明显吃了一惊,连忙上前见礼,“见过闻师叔。”

    那位长脸修士眼睛翻了翻,整个脸似石化一般,微微点点头,“如玉啊,听说我们逍遥谷来了位奸细,你也太不小心了。”

    “什么?奸细!?”

    花如玉脸色大变,不知道这位闻师叔为什么这样说,“闻师叔,哪个是奸细?”

    那长脸修士双眼再次望天,显然不屑再说,旁边那位一直谦卑站着的峰师兄上前一步,面带微笑,“如玉师妹,你也是,这么轻易被人蒙蔽,我们逍遥谷正在对抗四魔之人,那些人都是无孔不入的,师妹不小心,也是可以理解的。”

    花如玉被此人说的莫名其妙,烟眉微蹙,“峰师兄说的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哪里来的奸细?”

    那位峰师兄似乎很有耐心,“如玉师妹,你可能真不知道,你把带进来的人喊出来就行了,是不是奸细,师傅他老人家自是一眼就可以辨出。”

    洞府里面的姚泽和大王相互对视一眼,看来这奸细就是自己两人其中之一了,摇头苦笑,他们径直走了出来。

    花如玉连忙转身对姚泽说道:“姚泽,你不要急,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姚泽只是微笑着点点头,站在那里也没有动作,那位长脸修士见出来这小子也没有上前见礼,心中更是不喜,两眼望天,口中却淡淡地说道:“两位来自哪里?”

    花如玉忙介绍起来,罗尘宗虽然只是中等门派,也在界北大陆存在已久,而姚泽来自星药谷,更是宗门的盟友,根本不可能存在什么奸细。

    那长脸修士似乎也有些疑惑,转头看了眼那白脸弟子。

    那位峰师兄不慌不忙地开口道:“这位罗尘宗的前辈,自然毫无问题,只是这位来自星药谷的姚道友,就值得怀疑了,我可是亲眼看见他从那些包围圈里的法阵里走出来的。”

    “什么?你……”

    花如玉气得俏脸通红,“这位姚道友专门护送我回来,这事我已经汇报了师尊,你在这里纠缠不清,到底是何居心?”

    那白脸峰师兄毫不动气,只是转头看向了那长脸修士。

    “哼!如玉,是不是奸细,解释一下不就清楚了吗?为什么这么急?只要拿出证据,自然不会难为他。”

    姚泽虽然没有说话,也看出这位白脸峰师兄是在针对自己了,他眉头微皱,一时间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见过此人,又怎么得罪他了。

    花如玉见状,气的浑身发抖,不过对这位闻师叔虽然恼怒,也不敢得罪,右手一翻,一枚小巧的玉符就出现在手中,微一用力,那玉符就消散不见。

    “此时还是请师傅来做主吧。”

    那长脸修士双眼依旧望天,显然对其师傅毫不在意。

    众人一时间都沉默下来,那位白脸峰师兄一直面带微笑,似乎胸有成竹。

    姚泽和大王更不会开口,只在旁边冷眼瞧着。

    最不安的就是花如玉了,她双手互绞,显示其内心很是焦灼,突然她脸色一喜,抬头望去,口中娇呼道:“师傅!”

    姚泽抬头望去,只见一位身着绿色宫装的中年美妇从空中缓缓飞来,还没落下,就开口道:“闻师兄,怎么有时间到小徒这里了?”

    那长脸修士眼睛终于放了下来,不过依旧面无表情,“葛师妹,这里可能有奸细,我过来察看一番,也是宗门职责所在。”

    那宫装女子却面色一整,“这探察奸细好像不是闻师兄的职责范围吧,再说这些都是小徒的朋友,哪里来的奸细?”

    一旁的白脸峰师兄忙过来见礼,“回葛师叔,此人是弟子亲眼所见,从对方法阵里面飞出,师叔请想,如果不是奸细,就凭他一个金丹修士会从那法阵里面全身而退?”

    “胡闹!就凭这去判定盟友?这些年你都修炼到狗身上去了!此人是星药谷弟子,当年海岛大战,我亲眼所见,难道你以为我也是奸细不成?”

    那白脸峰师兄一见这宫装女子发火,吓得连忙缩在长脸修士的后面,那长脸修士也愣在当场,当时自己只听徒弟说有奸细,也没有细想,以为只是一个金丹修士,拿下来问问也就是了,没想到还真是星药谷弟子。

    等这师徒二人灰溜溜地离去,姚泽忙过来见礼,那宫装女子倒很随和,“你是静衣师妹的后人,自然也算逍遥谷的亲人,此事你不要想太多。”

    姚泽听她提及皇祖姑,心中一阵难过,不过脸色却没有显露出来。

    “这次你护送如玉回来,对逍遥谷而言也是大功一件,这是我的一些修炼心得,希望对你有些帮助。”

    姚泽一听,心中大喜,这花如玉就是以幻阵最为擅长,她师傅的心得肯定对自己极为重要。

    不过那位宫装女子接着说道:“你这次离开,我邀请几位同门一起护送你们吧,那些防御法阵还是很麻烦的。”

    姚泽摆摆手,“前辈,不用如此麻烦,我们两人还是有办法离开的。”

    见他坚持如此,那宫装女子也没有再多说,和花如玉一起把他们送到护派法阵外,只见姚泽二人径直来到那些防御法阵外,似乎手里多了一件大锤,然后身体急速旋转起来。

    那些四魔之人早就有所发觉,呵斥声音大起,更有数道身形朝这里飞来,却见姚泽猛地站定,手中的大锤却似天外流星一般,直接朝前方飞去。

    包括花如玉师徒在内的星药谷弟子都看的目瞪口呆,只见那法阵猛地闪烁一下,竟似流水一般散去光芒,露出一大片湖泊出来。

    那些四魔修士非常恼火,几天前这法阵被破开,刚刚修补好不到一天,竟然又被砸开,这小子太可恶了,难道就不能换个地方吗?

    姚泽右手抓着大王,脑后飘起一道影子,就如同一道蓝色闪电,瞬间就无影无踪,看的花如玉师徒是连连感叹,不过这种突破方法倒让逍遥谷的高层看到了希望,一时间所有的元婴大能又聚在一起,开始密谋起来。

    一直到了下半夜,似乎终于有了定论,七八道身影各自回转洞府,那位长脸修士回到住处,把那白脸峰师兄喊来,直接呵斥了一顿,自己一时不察,竟在这些后辈面前被削了面子,整个会议心中都极为不爽。

    白脸峰师兄眼珠转了转,低声说道:“师傅,那人区区一个结丹期修士,怎么可能从那防御法阵里脱身?弟子可是亲眼所见,即使不是奸细,身上肯定也有些宝贝……”

    “宝贝?”

    长脸修士石化的脸上似乎有似松动,沉吟半响,最后还是摇摇头,“此事先放一放吧,这次如玉那丫头带来一个消息,魔族已经开始入侵修真界了。”

    “不可能!肯定是那小子哄骗如玉乱说的!魔族怎么可能会来人?”

    那白脸峰师兄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点也不相信。

    “糊涂!此事宗门已经研究过了,那些大能都相信,偏你不相信?看来以前不让你出去历练,还是错了,你根本就不知道现在界北大陆的形势,你以为那些四魔的人围住我们逍遥谷,就是为了灭杀我们吗?有这护派法阵在,还有老祖在那里震慑着,再过一百年他们也攻不进来!”

    见师傅突然发火,声色俱厉地训斥自己,那白脸峰师兄也不敢多言,不过仗着平时得宠,最后还是咕哝着:“请老祖出去转一圈,那些人早该吓跑了。”

    长脸修士也在郁闷不已,过了许久才开口道:“老祖从刚开始就没有回来过,此事不要再议,我告诉你的是宗门决定的火种计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