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489章 断仙台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四南疆风云

    “啊!”

    那年轻男子脸色一白,直接双手抱头,翻滚在地,口中不住的惨叫。雅文言情.org

    那位腓津族的老祖大吃一惊,根本就没有看见姚泽有什么动作,清儿就翻身倒地,看起来还极为痛苦,连忙扶起,目光森然地盯着姚泽。

    “三长老对他做了什么?”

    姚泽面带无辜,双手一摊,“做什么前辈看不出来?他如此放肆,竟敢一再口出狂言,对在下个人无礼倒没什么,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星河殿进行污蔑,在下只是呵斥一句,难道做错了什么?”

    那年轻男子在地上不停地翻滚,口中“啊”个不停,那位腓津族老祖面色阴沉,右手对着他脑袋一点,那年轻男子果然就不再嚎叫,也不再翻滚。

    那位老祖抬头望向了姚泽,目光森然。

    “三长老,你在这里……”

    那老祖的话音未落,地上的那个年轻男子突然爬了起来,面部已变得嘴歪眼斜,口中不停地“嗬嗬”,嘴角的涎液很快就打湿了前襟。

    “清儿!”

    腓津族老祖的面色再变,却看那年轻男子似乎没有听见一般,口中不停地发出的“嗬嗬”声音,然后径直走下楼去。

    那位老祖面色铁青,原本的倨傲已经被怒火所代替,瞪着姚泽,一字一句地说道:“三长老,此事你必须给我个交代!”

    旁边的傈族长早被这变故惊呆了,自己请这位三长老来调解的,可那人怎么变成傻子了?难道真是三长老出手的?天哪,他怎么敢在一位大能面前出手?

    姚泽双手附后,面色淡然,“交代?前辈想要什么交代?”

    “你竟敢当我的面,伤害清儿,你的胆子不小!难道真的以为成为三长老就可以在我面前放肆?”

    “前辈莫非在说笑?在下可是什么也没做,倒是看见前辈在施法。”

    “该死!”

    那位腓津族老祖目中厉色一闪,右手一挥,小楼内灵气一阵波动,整个楼似乎都在晃动,姚泽只感觉一座大山直接朝自己压迫过来。

    对这位元婴大能的发飙,他早有准备,身形一晃,就站在傈族长两女面前,自己对上这位大能倒无所谓,估计傈族长在这压迫下会受伤吐血,而冉儿变成碎末都有可能。

    他也伸出右手,在身前轻轻挥动一下,那些波动立刻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傈族长根本就没有感觉出怎么回事,只见那位腓津族老祖面露惊疑,难道这位三长老也是元婴大能?

    不可能!如果是元婴大能,怎么会担任三长老?不过此人留着倒是个祸害,看此人年纪以后成就元婴是极有可能的,不如现在就清除干净。

    “三长老,你这次过来,看来是准备插手西力族之事了。我给你个机会,如果你能够做到,西力族的事就此作罢。”

    姚泽目光一闪,“哦,前辈说说看。”

    那位老祖面带冷笑,“和我同上断仙台!只要你在我手下可以支撑一柱香的时间,就算你胜利了。怎么样?如果不敢,就赶紧有多远就滚多远!”

    “断仙台!”

    旁边的傈族长惊呼一声,面色大变。

    姚泽有些疑惑地看着她,那断仙台很可怕?

    见这三长老似乎不知道断仙台是干什么用的,傈族长连忙解释一番。

    原来这断仙台和青月阁的生死台差不多,都是解决生死恩怨的地方。如果两人有着深仇大恨,可族规又严禁自相残杀,于是断仙台就应运而生了。

    只要上了断仙台,自然是斩断仙缘,不死不休!

    那老祖像看着死人一般看着姚泽,心中早打定主意,即使这小子不敢应战,自己也不会放过他。

    姚泽点了点头,无论到了哪里,自然是拳头大了,说话才有力量,“也好。”

    “三长老……”

    傈族长惊呼一声,面带惶恐,她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在星河殿里,三长老身份尊贵,可一上了断仙台,自然生死不由己。

    姚泽微笑着摇摇头,摸了摸冉儿的脑袋,“走吧,那地方我还不知道呢。”

    断仙台就在星河殿的最中央,足有数十丈高,平时那里就是一个普通的石制高台,今天那座高台突然发出刺目的白光,然后一个巨大的光罩凭空出现,把那高台笼罩其中,在这傍晚时分,白光显得尤为显眼。

    “快看!断仙台有人比试了!”

    “啊,十几年没有人上断仙台了,快去看看!”

    “不知道是谁比试?有没有人设注呢?”

    ……

    无论什么时候,人类都是喜欢看热闹,只要上断仙台,肯定会决出生死,只是别人的死活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有热闹瞧就行了。

    那位腓津族老祖对这里熟悉异常,挥手间抛出八块灵石,整个断仙台发出刺目的光芒,然后斜眼看着姚泽一眼,冷哼一声,身形晃动,人却出现在高台之上。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还有无数的神识从这里扫过,现场一片惊呼声。

    “是位前辈!元婴大能!”

    所有的修士一愣之后,很快就沸腾起来,这断仙台存在数千年了,连金丹强者也很少上台,毕竟修行路上,争强好胜是那些修行没有多久的炼气期小子才有的特点。

    今天竟然是一位元婴大能!要知道那些大能平时想见都不可能见到一次,今天竟然可以目睹元婴大能生死相搏!

    可能是被这里的热闹吸引,那位口中一直“嗬嗬”有声的年轻男子也晃到了断仙台旁,那些涎液沾满了全身,也不知道从哪里打个滚,全身都是泥土。

    人们纷纷避之不及,“这是谁?怎么突然出来个傻子?”

    “是他!腓津族的清少!”

    “真的?清少可是位金丹强者!你看他嘴歪眼斜的怎么变成了傻子?”

    “我知道了,台上那位红袍前辈是腓津族的老祖!”

    “啊?真的吗?那对手是谁?”

    “肯定也是位大能!”

    ……

    台下一片惊呼声,傈族长紧紧地抱着冉儿,面带惶恐,如果三长老失败,那后果……

    冉儿倒没有多少害怕,她看到这么多人来到这里,心中很是兴奋,“大叔,你去和坏人打架吗?”

    姚泽笑笑点头,“是啊,你怕吗?”

    “不怕!大叔,你也不要怕!要是打不过,我去打败他!我连恶狼都打过!”

    看着冉儿认真的模样,姚泽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转身一步步地向台上走去。

    众人一看上去一位年轻修士,修为只是结丹期大圆满,一时间都惊呼起来。

    “这是谁?他上去干什么?”

    “是三长老!我在梵火深渊见过他!”

    “三长老?!可他只是金丹修士啊!”

    台下自然有认识姚泽之人,其中就有他的副手阳淳棉,虽然在三族比试时见过三长老大显神威,可现在面对的是一位元婴大能啊!一时间心都提在嗓子眼上。

    断仙台的热闹早就引起了大长老的注意,看到那位腓津族的老祖站在台上,他还在纳闷,这位前辈脾气依旧这么火爆,只是哪位前辈会陪他玩呢?

    等看到那抹蓝色的身影在白光的照射下,更显得尤为醒目,他一时间有些傻眼。

    “这是什么情况?姚老弟不是去调解的吗?怎么这就扛上了?”

    他心中大急,这三长老屡立大功,大祭司和三祭司都提过几次了,现在竟然在断仙台上和一位大能一决生死!

    此时大长老的心中尤为后悔,自己不该把挑子扔给三长老的,如果有个闪失,两位祭司那里肯定无法解释,可一上断仙台,自己也无法阻止。

    那些台下修士都是哗然一片,更有好事之徒喊道:“我赌十比一,腓津族老祖胜!有接盘的吗?”

    “谁傻?你押一百比一也没人坐庄!”

    台下乱糟糟的,台上有光幕笼罩,自然什么也听不到,那位老祖见姚泽漫步走上来,嘴角泛出一丝狞笑,再磨蹭,只要站在台上,就是仙人也救不了!

    姚泽似乎没有看到他的目光,当然也感应到数道强大的神识从这里扫过,他还是依着礼数,先行施礼。

    “见过前辈。”

    那位腓津族老祖面带戏谑,“如果三长老现在下去,我可以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姚泽摇头失笑,这位前辈到现在还想用言语来瓦解自己,自己如果低头,在星河殿肯定无法再待下去,这位就会放过自己?

    “前辈,在下已经准备好了,请前辈指点。”

    说完,六面金色小旗直接在身体四周旋转起来,同时一个紫黑色小锤凭空出现,在头顶“滴溜溜”地转着,很快就如磨盘一样大小。

    那位腓津族老祖面带不屑,双手附后,“三长老,你先出手吧,”

    姚泽也没有再废话,右手一指,那紫电锤呼啸着向前激射而去,那老祖依旧冷笑不已,他自然看出这大锤并没有朝自己直接砸过来,而是从右侧一闪而过,不过气势不凡,竟带动四周的灵气一阵波动。

    那老祖一动不动,“三长老,不过怪我没提醒你,只要我出手,你就不会再有机会!”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