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487章 和气生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四南疆风云

    第487章和气生财

    姚泽见这位老祖眼中只剩下疑惑,心中也松了一口气,虽然自己不会惧怕这位大能,甚至提前摆下乾坤伏魔圈,都有可能灭杀此人,可这毕竟是位元婴大能,未知的可能太多了,自己只是要安全离开,打打杀杀的就能少则少。

    “唉,为族内跑腿,每月就那点灵石,根本就不够用的,刚才为了应付那个幻阵,在下不得已自爆了一件极品法宝,那可是在下花费了十万块上品灵石才买来的,以后在下都不敢出门了。”

    那老祖听了,心中一喜,这不是伸手要灵石吗?只要收下灵石就好说,不过这个长孙小子也太烟了,张口就是十万块上品灵石,自己整个族群十年也挣不了这么多。

    “那个,长孙道友,老夫这里确实没什么传送法阵,不过害得道友损失了宝物,老夫也过意不去,这里有两万块上品灵石,也许道友以后修炼可以用的上。”

    说完,一个储物袋顺着府门就飞了进来,姚泽一把接住,左手抖动了一会,才又叹口气,“修炼的灵石已经不少了,可没有一件法宝,在下只能闭门不出了,可三酋长那里如果再吩咐下来,查这个法阵的,那个传送的……”

    那老祖心中大骂,你小子还真是贪,两万块上品灵石还不能封住嘴,这些可是自己数百年的存货了,可现在把柄在那里,只能大出血了,相比较这些身外之物,全族人的性命才是主要的。

    他暗自咬牙,右手一翻,一个金光闪闪的手掌出现在手中,眼中满是不舍,虽然这件玉佛手只是件上品法宝,可威力比起那些极品法宝一点也不逊色,这可是乌炼族的镇族之宝啊,如今为了全族人的性命,只有舍弃了。

    想毕,左手一拂,就收回了上面的印记,然后金光一闪,那玉佛手就朝姚泽激射而去,“长孙道友,这件玉佛手虽然只是上品法宝,可威力比一般的极品法宝还要威猛,道友可以将就着用了。”

    姚泽眼前一亮,伸手就接过了那件玉佛手,只见这宝物长不过尺余,通体晶莹剔透,四指伸展并拢,拇指微曲,似乎要直拍下来,心中极为欢喜。

    以后还是尽量少打打杀杀的,现在一团和气多好,灵石、法宝一样不缺。

    左手一翻,储物袋和玉佛手都消失不见,冲那府门一招手,无数的紫皇蜂发出“嗡嗡”的声音,烟压压的在洞府内一个盘旋,直接消失不见。

    那老祖心中一寒,这么多的三级四级妖兽,自己如果应对起来,不损失几件宝物,根本就无法灭杀,看来送出一件玉佛手还算幸运的了。

    “前辈,在下这就离开,三酋长的吩咐,在下还要跑些远路,只是在下离开以后,这洞府里面的事,前辈还要多思量一二。”

    说完,转身就朝第一个房间走去。

    那老祖心中暗道:“这还要你提醒,只要你一离开,老夫就会毁去一切证据!”

    看着姚泽催动法阵离开,他走进房间,直接祭出一把飞剑,对着地面一阵乱砍,最后衣袖一挥,整个地面就出现一个大坑,所有的痕迹都无影无踪了。

    到了这个时候,乌炼族的这位老祖才松了一口气,刚想在蒲团上坐下,突然想起了什么,身形直接消失不见,然后整个空间都响起一声愤怒的吼叫,“我的宝贝!我培育了三百年的宝贝……”

    姚泽自然听不到这等吼叫了,一阵头昏目眩后,等他清醒过来,却发现一个面色娇美的少女正一脸好奇地看着他。

    “你是谁?怎么从我房间里冒了出来?”

    “你的房间?你又是谁?”

    “我是冉儿,今年九岁了,我母亲是西力族的族长,你别看我只有炼气期四级,一头野狼我都能打死,你要不要试试?”

    姚泽摸了摸鼻子,“呃,算了,我可不敢试,你母亲呢?我是星河殿的三长老。”

    冉儿瞪大了眼睛,“你骗人,我那天还听母亲说过,三长老是个年轻人,你胡子这么多,怎么可能是三长老?”

    姚泽有些无语,摸了摸自己的脸,这胡须确实多的不像话,“这个,大叔现在正修炼一种功法,等到了正午,胡子就会消失不见了。”

    那冉儿似乎很开心,小手拍着,“好,你就在这等着,正午我想看看你胡子怎么变没有的。”

    “呃,这个,胡子的事以后再说,大叔还有事,就先走了。”

    冉儿小手一张,“不行!这里已经被母亲下了禁制,想离开只有等母亲回来才行。”

    姚泽这才打量了一下,明显是个小孩的房间,各种布娃娃堆在了床上,房间不大,四周却没什么门窗,自己来时的传送法阵也消失不见,显然被一种高明的法阵遮盖了。

    这位西力族的族长也够谨慎的,竟然把传送法阵设置在小孩的房间,还用法阵掩饰住,只是私自设置这些传送法阵干什么用呢?不会是遇到危险的时候逃跑起来方便吧?

    他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尽快离开才行,不然怎么和那位西力族族长解释也很麻烦。

    “那个,冉儿,大叔要出去办点急事,要不你和大叔一起去吧,只要留言给你母亲,让她去接你就行了。”

    冉儿眼睛一亮,“真的?你有办法出去?那我们快点走!”

    姚泽再次无语,这小孩也太好骗了,她母亲难道没有告诉过她,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右手放在墙壁之上,一阵白光亮起,稍微感应一会,双手结印,对着头顶打出一道法决,四周一阵变幻,一块下垂的帘布露了出来。

    显然这只是个简单的小幻阵,可能就是为了防止小女孩跑出去的。

    冉儿高兴地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他就往前走,“就是这个门,外边可好玩了。”

    姚泽任她扯着,走出房间才发现来到一个大的帐篷内,还没来及细看,就听到一个惊疑的声音响起,“冉儿,你怎么出来了?啊,道友是谁?什么时候进来的?”

    姚泽寻声望去,见到一位发须皆白的青衫老者坐在椅子上,面色惊疑不定,却有着结丹期后期的修为。

    冉儿忙跑过去,抓住那老者的手摇了摇,“傈爷爷,这位大叔是三长老,冉儿要和他一起去办点急事。”

    “三长老?”

    那傈姓老者面色一变,“道友……”

    姚泽没有说话,右手一翻,一个圆形小牌出现在掌心,黝烟无光,毫不起眼。

    法力稍一注入,那小牌就发出刺目的光芒,一个人头蛇身的妖物活灵活现地漂浮在身前,这块小牌正是三长老身份的象征。

    那傈姓老者却更加疑惑了,双目盯着姚泽,似乎要看穿一般,“道友到底是谁?据我所知,那三长老是位年轻修士,你怎么可以激发这身份牌?”

    “傈道友,在下有些公务在身,所以稍微改变下容貌。”

    那傈姓老者点点头,疑惑却没有减少一点,“三长老什么时候进来的?还要带冉儿去哪里?”

    姚泽也有些头大,这事还真不好解释,干脆双手背后,面色一正,双眼一翻,“傈道友,已经告诉你,在下公务在身,怎么还纠缠不清?”

    见这位三长老生气,特别是那对眼睛中冒出的精光,傈姓老者身形一抖,险些坐不稳,面色大变。

    他这才想起关于眼前这位三长老的种种传说,独自孤身深入梵火深渊平息兽潮,三族交流力拔头筹,这些事就是一位元婴大能做起来也不轻松,可见这位三长老根本就不是一般的金丹强者。

    “三长老息怒,在下因为腿脚不便,一直没能见过您老的真容,还请三长老见谅。”

    接着掀起那垂到地上的青色长袍,果然一双腿齐膝而没!

    姚泽点点头,面色稍霁,看来这西力族连位元婴大能也没有,否则这位傈姓老者早该肢体重生了。

    “傈道友,不知不怪,还请道友安排下,在下要尽快返回星河殿。”

    看来还是什么都不解释反而好用些,那位傈姓老者根本没有犹豫,连忙唤人带他们前去使用传送法阵,只是看着冉儿紧紧地抓住三长老的衣衫,张嘴想说什么,又不敢随意开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姚泽也不理会,看到冉儿,他想起了远在岭西大陆的蛛儿,不知道这丫头有没有长高一点。

    易容丹的效力终于消失了,冉儿看见大叔变成了大哥哥,心中很是好奇,来回摸着姚泽的脸,看看下面是不是带了张面具。

    在那处奢华的大殿里再次见到了那位星河殿最具权力的大长老虞子期,那双锐利的眼睛却闪着惊喜的光芒。

    “姚老弟,这次你离开的时间有些长,自从阳淳棉他们回来后,我和二长老一直盼望着你回来,三祭司他老人家也关心过你,老弟,你终于回来了,要不然我就琢磨着,是不是向九黎族开战呢。”

    虽然感觉这位大长老有些夸张,不过对自己还是很关心的,姚泽也是连忙道谢,“大长老,这次三族比试,那毕罗融神涎的事真是遗憾……”

    “老弟不必如此,这次你立下大功劳,三族比试我们星河殿大获全胜,大祭司他老人家专门指示,奖励上品法宝一件,还有那十万块上品灵石也算提前奖励了。”

    姚泽微微一笑,接过一把紫红色的长剑,对奖励什么的,倒没有在意,在星河殿里感受到了一种归属感。

    “还有,老弟,九黎族的那位大长老弘绍舟弘道友,专门派人前来解释那融神涎的事,下次三族比试的时候,提前给星河殿准备好,这些都是老弟的功劳啊,到时候,还需老弟再走一趟。”

    姚泽一阵头大,还要去比试啊?

    还没来及说话,那大长老又兴奋地说道:“这些都没什么,最重要的是三祭司已经发话,等你回来后,可以在洞天福地闭关一年!老弟,这真是天大的机缘啊!”

    看大长老那份激动羡慕的目光,姚泽心中一阵苦笑,再好的洞天福地对自己也是无用,还不如一处魔气泄露点来的实际些。

    突然大长老似乎想起来什么,转头看向冉儿,“老弟,这是……不会出去一次,却养个孩子回来了?”

    姚泽一窘,还没来及解释,旁边的冉儿却一本正经地回答道:“爷爷,我不是大叔的孩子,我母亲是西力族的族长。”

    “西力族?”

    大长老目光一闪,看向了姚泽,“老弟,你和西力族……”

    姚泽面色不变,口中却淡淡地说道:“哦,我这次回来,西力族帮助了不少,这孩子想出来见识一番,我就带她出来走走。”

    “哦,是这样……”

    大长老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姚泽却敏锐地感觉到这位大长老似乎有话要说,不过他也没有多问,自己还想找个时机把这个三长老给辞了,自然多一事不如省一事,不过他没有想到,大长老接下来一句话却又慢慢引出许多事端。

    “老弟,这位西力族的族长目前就在星河殿。”

    姚泽有些惊奇,“那敢情好,我还愁着怎么把这孩子送回去,她母亲在,自然交给她母亲最合适了。”

    旁边的冉儿也是兴奋异常,那位大长老却面带尴尬地点点头,“也好,这位西力族的族长已经来这里多日了,我还一直没时间见她,这次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三人来到一座偏殿时,冉儿就直接扑进了一位女子的怀里,那女子显然十分惊奇,“冉儿,你怎么来了?”

    冉儿回头一指,“大叔带我来的。”

    那女子抬头望过来,姚泽这才看清她的长相,只见她略微描些淡眉,身着简单的淡蓝色宫装,穿着很简单,有着结丹期初期的修为,双眉修长,眉宇间却有一种焦虑。

    这位西力族的族长看到了大长老,却是满脸的惊喜,忙过来施礼,“傈余非见过大长老。”

    大长老点点头,转头为二人介绍一番,那位傈族长见这位面相年轻的男子就是传闻已久的三长老,很是惊讶,对他会遇到冉儿之事更是奇怪之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