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485章 乌炼族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四南疆风云

    第485章乌炼族内

    这酒的口感比江火炼制的灵酒丹要差上不少,不过他满腹心事,喝什么也是无味,老者似乎很是享受,也不愿开口说话,一时间房间里静了下来。

    很快那小厮就端来了四式菜样,应该是草原上的一些牛羊之类的,虽不是妖兽,烹饪时应该注入了灵气,口感应该不差。

    姚泽早就辟谷多年,自然不会动筷,只是偶尔抿口灵酒,看着那老者双手并用,口中含糊不清地咕哝着:“好吃!真好吃!”

    看了一会,姚泽猛地一惊,这长相外貌虽然不同,可吃东西时的神态动作竟是如此熟悉!

    修真者都可以做到过目不忘,而他这么些年来,也就见过这两位老者吃过东西,印象自然极为深刻。

    一位毫无修为的老年乞丐,可以穿过两个大陆,然后几十年后又出现在自己面前,这是巧合吗?

    他越想越心惊,不知不觉手里的灵酒也见了底,看那老者有些恋恋不舍地舔了舔壶口,心中一动,“老人家,您试一试这个怎么样?”

    衣袖一挥,一个小巧的玉瓶就出现在桌子上,老者看了一眼,伸手拿了过去,“这是酒壶吗?事先说好,老叫花子只对酒感兴趣。”

    说完,瓶口对着手心一倒,一粒指甲大小的丹药出现在手心,房间里立刻弥漫了淡淡的酒香。

    姚泽面带微笑,目光却是一缩,这玉瓶里装的是江火炼制的灵酒丹,瓶口早就被自己用法阵密封,根本就没有见到老者动作,直接就倒了出来!

    老者目光一亮,“酒豆!好东西!”

    直接把那粒灵酒丹扔进了口中,双眼微眯,许久才长出一口气,“这才是好酒啊,小子,你可把老叫花子害苦了。”

    姚泽闻言一愣,不明所以,那老者摇头晃脑地叹息道:“吃了酒豆以后,再喝那些灵酒简直是索然无味,如果这些酒豆没有了,还让老叫花子以后怎么活啊?”

    看着老者痛苦的模样,姚泽有些哭笑不得,衣袖又是一挥,十个同样的玉瓶排列在桌上,老者欢呼一声,七手八脚地把那些玉瓶直往怀里塞,口中还咕哝着:“这下子够老叫花子享受个几年了,看你小子还不错,哎呀,现在的人心不古,什么阵中阵,劫中劫的,坏人魔鬼也快来了,保着小命才能走的远啊。”

    说完,也不等姚泽答话,直接起身踉跄着离去。

    姚泽坐着没动,心中却早掀起了惊涛骇浪!

    如果没有圣祖前辈的提醒,他自然对这老者的话只会感觉一头雾水,可圣祖特意指出魔界会在三十年后降临,现在已经过了好几年,此时这老者又提到魔鬼快来了,还让自己保着小命,这老者究竟是什么人?

    圣祖知道这些毫不奇怪,他在魔界也是震动一方的人物,可这位老者看似凡人,却也能知晓魔界入侵,难道他竟是位来自仙界的大罗金仙?或者仙尊?

    姚泽一直在这酒肆里坐了许久,感觉到天已经完全烟了,这才站起了身形。

    那老者还说了些阵中阵,劫中劫,这些现在都是一团迷雾,想多了也无益,虽然不能肯定这位老者和那东漠大陆所见的是不是同一位,至少知道两人都是深不可测,甚至无法想象的人物。

    易容丹可以保持一天的时间,自己还是尽早离开九黎族。

    乌炼族在草原上也算一个较大的族群,仅修士就有近万人,那些凡人更是数亿之多,占据草原数万里。不过那些修士大都在坊市四周方圆三百里以内,因为部族内唯一的老祖就在这里闭关。

    姚泽根本就没有放开神识,仅凭肉眼就可以看到那顶最大最白的帐篷,肯定就是这乌炼族老祖所有。

    他在街道上漫步向前走着,如果有心人仔细看着,会感到十分震惊,明明肉眼可以看见,却感应不到丝毫气息,很快那道身影就消失在错落的帐篷中。

    按照乌良提供的信息,这位老祖附近里许都不准族人靠近的,整个乌炼族对这位老祖都敬若神明,也没有谁胆敢冒犯的。

    姚泽晃动下身形,就借助这茫茫夜色靠近了那顶巨大的帐篷。当然他不会以为这就是顶简单的帐篷,里面肯定另有乾坤。

    右手轻轻一弹,一个指头大的烟点悄然无息地没入帐篷之中。

    几息之后,他的身形也晃动了一下,跟着消失在帘门内。

    帐篷里面布置奢华之极,数颗夜明珠镶嵌在篷顶,照的帐篷内亮如白昼。

    低矮的白玉桌,精致的地毯,这些他都无暇细看,几步就来到最里面的一道门前,那乌良作为族内一个金丹强者,也只是到过这里,里面到底什么虚实,他也无从知道。

    右手轻轻搭在门帘上,一道蒙蒙的红光亮起,“法阵!”

    他没有感到惊讶,双手轻轻都放在那红光上面,很快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里的法阵应该起到警戒作用,偏偏是和整个帐篷连在一起的,任何暴力破开,有可能整座帐篷都会发生变故,到时候整个乌炼族都会知道这里出了问题。

    他眉头微皱,如果不想让帐篷的异变被人发现,就需要布置一个更大的幻阵把它笼罩起来,可目前这个条件也不允许他这么做。

    围着帐篷转了几圈,神识把这帐篷里面的布置都扫了几遍,也没有想出太好的办法,无意中神识扫过那道门时,竟没有受到任何阻隔,神识竟然不被屏蔽!

    他心中一喜,直接把里面的情况看个清清楚楚,里面果然别具洞天,一座不大的小山,还有条小溪围着小山绕过,山顶那些树木的掩映下,一座洞府若隐若现。

    里面的空间最多有三四里左右,不过也是极为难得了。

    突然他心中一动,这法阵对那些暴力有反应,神识却可以畅通无阻,是不是可以用神识破开?

    如果换作他人,自然不会想起这个方法,即使想起来也不会付诸实践,神识破阵,这得需要多庞大的神识啊!

    姚泽一时间兴奋起来,站在门前,默立片刻,心中微动,庞大的神识凝聚成一把利剑,狠狠地向前劈去。

    没有任何声音传出,也没有红光亮起,他的神识清楚地“看到”,那法阵似乎被一把无形的手分开一般,露出一个三尺左右的口子。

    一息之后,那口子又消失不见,似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果然有效!

    他心中大喜,根本就没有作任何迟疑,神识凝聚的利剑再次举起,同时身形晃动,眨眼间就消失在帐篷内。

    这处空间不大,灵气充沛异常,看来作为一个部族的至高存在,还是蛮享受的。

    神识扫过,这片小空间内没有一个生灵,他直接来到那处洞府前。

    这洞府并没有设置府门,看来那老祖对自己的这片空间很是放心。

    不过姚泽还是谨慎地一拍青魔囊,两头巨大的紫皇蜂就趴伏在洞府上,然后信步走了进去,才发现这洞府里面的设施简单之极,除了头顶镶嵌着一个发光石,四周有三个木制小门,别的竟空无一物,显然这里除了那老祖,也很少有人过来。

    他也没有客气,伸手就推开了最边上的那个小门,这里已经是单独一个空间,就是折腾出天来,外边也没人会知道。

    果然,那木制小门没有任何声息地打开了,房间有数丈方圆,可里面除了一个蒲团,竟空无一物,连块发光石也没有。

    他右手一招,那蒲团就飞到手里,仔细看了一会,摇摇头,直接放回了原处,这里显然是那位老祖平常打坐修炼之所,看得出这位也是苦修之士。

    只是既然苦修了,干嘛还去生下甲癸?难道觉得大道无望,就留下了血脉?

    他摇头无语一番,转身走到第二个门前。

    其实他的猜测与事实相差不远,这位乌炼族老祖也是位天资卓越之辈,晋级元婴后,一直励志苦修,谁知大道无情,八百多年过去了,依然卡在元婴初期,眼看寿元越来越少,这才不得已留下子嗣。

    那女子产后直接就被灭杀了,他用全部资源,花了二百多年的时间,就把甲癸培育出金丹大圆满修为,本来以为自己陨落之后,乌炼族应该无忧,没想到甲癸竟然被灭杀了!

    老祖极为震怒,不仅动用全族的力量寻找凶手,还请求九黎族帮助,全草原悬赏,甚至还请大酋长推演一番,却没有什么结果,只说不是九黎族部落的修士。

    这些姚泽自然不知道,伸手就推开了第二道房门,心中大喜。

    “传送法阵!”

    这房间上面镶嵌着一颗发光石,四周也没什么设施,只是地面上摆放着一个圆形法阵,上面刻画着横七竖八的条纹,四周有三十多个小孔。

    他围着法阵转了一圈,在法阵的中间放置着一块玉简,伸手取过,果然里面标注着朗月族和西力族。

    看来这两个部落和乌炼族关系不浅,至于什么关系,他也不会深想,右手一翻,又掏出一枚玉简,很快就欢呼起来。

    “西力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