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438章 出乎意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四南疆风云

    曾时拓虽然不能动一动,可耳朵却是可以听到的,他一听说姚泽请延少对付自己,不由得眼巴巴地瞅着延少,目光里传递着无数的信息。

    那延少却面色一滞,心中不由得暗骂:你小子明显怕曾时拓身后之人,却想拉自己下水!

    眼看着曾时拓就要飞到身前,延少勉力笑道:“道友,要不我们把这小子给废了,最好是把他变成傻子,这样谁也查不出来,大家都以为他一直在闭关修炼中,道友认为呢?”

    姚泽眼睛一亮,抚掌大笑,“哈哈,好,好,就按道友说的做!”

    曾时拓听的一清二楚,虽然无法动弹,双眼似乎要喷出火来,对这位延少的恨远远超过了姚泽。

    虽然姚泽那小子一直和自己作对,可都是明着打打杀杀的,可这位延少明明是自己的朋友,竟然想出这么恶毒的主意对付自己,如果自己有一丝法力,都要把他毙在掌下!

    他的身体一直飘到延少面前,双目的怒火似乎要燃烧起来,眼看着延少的脑袋凑了过来,目光中透着怜悯,“兄弟,这事真不怪我,如果你不死,我……”

    “你去死!”

    原本一动不动的曾时拓突然怒吼一声,右手直接拍在延少的脑袋上,海面上只听见“啪”的一声,似乎西瓜落地的声音,海水一片落红。

    亲手拍碎了延少的脑袋,曾时拓的心气才稍微平息下来,突然他似乎察觉了什么,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双手。

    “我能动了?我能动了!”

    他口中喃喃自语着,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姚泽没有管他,而是右手一招,那口金光闪闪的大钟和那个灰不溜秋的茶壶就飞到了手中,这大钟可是一件防御性的中品法宝,自己如果魔祭一番,就会变成一件上品法宝,这可是十分罕见的防御宝贝。

    至于茶壶他一时没能看出来,不过这威力至少也是件上品法宝,现在也不是研究它的时候。

    “轰……”

    突然海面上传来一声巨响,一片金光包裹的那位甲癸踉跄着飞出,他面色苍白,黑袍变成细条挂在身上,为了从那六方旗内脱身,他不惜自爆了一件宝物。

    大蟒早就漂浮在海面上一动不动了,旁边躺着延少那具没了脑袋的身体,分外扎眼。

    甲癸没有顾及自己的大蟒,而是不敢置信地望着曾时拓,“你杀了他?你竟然杀了他!”

    曾时拓这才如梦初醒,连忙摆动双手,“不是我,真不是我!是那小子把我送过来……”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再也说不下去了。

    甲癸没有再理会他,转身就要飞走,却看到姚泽似笑非笑地站在身后。

    “道友,你们的事我不会再掺和,放我离开!不是我吓唬你,我身后的人根本就不是你可以想象的。”

    姚泽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是吗?我这里自然没有问题,可我的朋友曾少费了这么大的劲,才布下这个局,怎么会轻易地放你离开呢?”

    那甲癸如梦初醒,转头看向曾时拓,咬牙切齿地怒视着,“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你在搞鬼,延少曾经说过你不能深交,连亲娘都会出卖!我还不相信,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你一直在图谋我俩!”

    “我没有,甲癸兄,你听我解释,这……”

    曾时拓心中大急,连忙解释道,旁边的姚泽却断喝一声,直接打断了他。

    “曾少,难道这一切不是你在布局!?”

    “是我,我是……”

    姚泽哪里还容他继续分辨,右手一挥,数道飞虹就朝那甲癸飞去,口中却大喝道:“曾少,如果他走脱了,延少的死你还能瞒住吗?”

    甲癸夹在两人中间,见姚泽攻来,心中大惊,右手一翻,一座黑色的小塔出现在手中,这小塔分为上下三层,甲癸随手一抛,那小塔迎风而长,阵阵黑雾从那塔里冒出,隐约还有一些嘶吼声传来。

    数道飞虹刚飞到黑雾中间,姚泽就大吃一惊,那些飞剑竟直接向海里掉落,同时还有“嗤嗤”的声音传出,等脱离了那些黑雾,和飞剑的联系才再次出现。

    “这黑雾有古怪,竟然可以切断神识!似乎还侵蚀法宝!”

    姚泽的脸色有些凝重,双手挥动,六方旗呼啸着向前激射而去,那些飞剑绕过那小塔,开始在四周盘旋。

    甲癸面露狰狞,张口就吐出一团精血,姚泽目光一凝,那血竟是乌黑发亮,还有阵阵的甜腥气味。

    “魔物?”

    小塔闻见乌血,竟似活过来一般,直接把那团精血吸收干净,一道磅礴的气息慢慢地蔓延开来。

    姚泽稍微后退了一步,那气息给他带来一些压力,虽然没有拓跋前辈那么夸张,比罗尘宗老祖要强上一些。

    “塔里面藏着一位元婴大能?”

    小塔四周的黑雾越来越多,空中一阵扭曲,那些黑雾竟开始凝聚,很快一个怪兽就漂浮在半空。

    只见那怪兽高约六尺,身长足有一丈开外,全身黑雾缭绕,无法遮盖那对巨目中森然寒光。

    一张血盆般大嘴,四颗獠牙外露,口边不停地吞吐着黑雾,这怪物长相奇特,一看就知道凶恶无比。

    姚泽心中一凛,这怪物明显是个灵魂体,却从没有听说过是什么妖兽,右手一指,六方旗再次围着甲癸旋转起来。

    这怪物明显不好对付,只要先拿下甲癸,自然可以解决那怪物。

    甲癸面色疯狂,口中发出“嗬嗬”的声音,那怪物身形晃动,直接消失不见,再出现时,竟出现在曾时拓身边,张口血盆大口就咬了下去。

    “甲癸!你……”

    曾时拓面色大变,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甲癸竟会先对他下手,法宝早就消耗一空,他双手连续挥动,一个光罩在身前出现,同时两块玉简直接爆裂开来,自己的身形借着那些爆炸之力急速后退着。

    “啊……”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呼,后退中的曾时拓一个踉跄,雪白的衣袍溅满了血斑,只见他面色苍白,身形因疼痛而不停地颤抖,整个右臂却赫然消失。

    那怪物张开大口,不停地咀嚼着,那些黑雾更加浓郁起来,显然吞食了一条手臂,对它的魂力有所增加。

    姚泽不再等待,右手一指,那魔幻珠散发出无数黑线,直接朝那怪物席卷而去,六方旗一阵金光四射,一道巨大的光幕把甲癸完全包裹起来,那些飞虹穿过光幕,直接朝甲癸刺去。

    那怪物大口一张,一团黑雾直接升腾而起,挡住了那些黑线,怪物身形却朝姚泽扑了过来,血盆大口传出阵阵令人作呕的气息,一口就咬住了姚泽,那对巨目一阵兴奋,大嘴用力一合,准备享受一番,那巨目竟突然愣住了。

    怎么会没有那种血腥的美味呢?

    它又用力地咀嚼了一会,才终于明白自己口中什么都没有,刚才吞食的竟是道残影!

    这怪物是甲癸家族花费了近数百年才培育出来的变异魂体,不仅炼化了十几头五级六级妖兽的魂体,传给甲癸的时候,他又融合了一位结丹期大圆满修士的灵魂体,这才使其突破了七级,虽然和真正的元婴大能比起来有所不如,对付结丹期修士已经绰绰有余了。

    只见它昂头嘶吼一声,那声音竟如敲打锣鼓一般,转身去寻找那道蓝色身影,突然发现头顶竟漂浮着一个巨大的黒钵,那黒钵里竟慢慢地有个虚幻的身影在探头探脑地向外看着。

    怪物的嘶吼戛然而止,看着那道虚影竟开始颤抖起来,只见那道虚影慢慢地飘了出来,有些茫然地漂浮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那磅礴的气息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曾时拓似乎忘记了疼痛,张大了嘴巴,一副无法置信的模样,那位被六方旗紧紧困住的甲癸也似乎失去了抵抗的勇气,满眼的惊骇,愣愣地盯着黒钵里飘出的那道虚影。

    只见那虚影如同透明一般,连五官都无法分辨了,只能看出它身后竟然拖着四条虚幻的尾巴!

    这是位狐族前辈!化神大能!

    这小子到底是谁?怎么会有化神大能做宠物!?

    一旁观看的两人眼睛都直了,而那庞大的气息让旁边的怪物趴伏在半空中,巨大的脑袋早就深深地埋在前爪里,身形还在不停地颤抖着。

    姚泽没有理会他们的想法,放出花月的灵魂体也是无心之举,他原本是祭出黒钵对付那怪物的,没想到竟感应到黒钵里面的花月已经完全变了样。

    上次在鬼谷禁地收进了黒钵后,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年,那花月原本就是一些残魂在苟延残喘,早就被黒钵给磨去了意识,变成了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存在,不过那庞大的气息却无法掩饰,怪物虽有灵智,却在绝对的境界碾压下,只有颤抖的份。

    宅男福利,你懂的!!!在线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