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436章 洞悉阴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四南疆风云

    第436章洞悉阴谋

    作为一头六级妖兽,灵智早开,这个人类修士的气息一般,可带给它的威胁感十分强烈,双翅震动之下,似乎有无数螺旋气团把它整个包裹住,身形似利箭一般直刺高空。

    这时候姚泽自然不会放弃,他长笑一声,双手掐诀,一团蓝色的光芒直接尾随而去。

    此时他的“鲲鹏九变”已经掌握了第五变,对空间的理解也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一般的元婴大能也不能看到他的影子。

    这大雕显然有着飞行的天赋神通,虽然只有着六级修为,速度也是极为惊人,一人一雕竟保持着不变的距离。

    姚泽此时心中大定,此时大雕冲刺的速度才和自己相差无几,等它体内妖力枯竭,就是被擒获的那一刻,他才不信一头妖兽的法力可以和自己媲美。

    一人一雕的速度都是快的惊人,才短短一个时辰,竟跑了近六百里!不过那大雕的速度比刚开始要慢了一些,姚泽自然有所发觉,心中大喜,照这样下去,肯定不需要一个时辰就可以抓住它。

    大雕明显感觉到了威胁,双翅竭力地抖动,无奈速度早就达到极致,体内妖力已经消耗三成,再想加速也做不到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两者的距离已有原来的三百丈变成了一百丈,而且那大雕的速度明显的越来越慢,看来被追上是早晚的事。

    这大雕的灵智一点不低于人类,自然明白此时的处境,它昂头发出一声凄厉的长鸣,“呱……”

    然后转身就朝姚泽冲了过来,同时双翅抖动间,四周灵气一阵波动,海面上直接掀起一道冲天海浪,四道风刃交叉着切割过来。

    这时候姚泽才看清这头大雕的长相,心中不由得暗赞一声,双翼伸展开来,就像两扇门板一样,粗短的脖颈上面长着一颗西瓜大小的脑袋,金黄色的巨喙稍微弯曲,偏偏头上还长着一根彩色的羽翎,一双鸟爪大如蒲扇,一身金黄色的翎毛闪闪发亮,端的雄伟异常。

    他看到那风刃袭来,口中长笑一声,“原来是头迦罗神雕,你就认命吧!”

    在“妖物大全”中,对这种神雕也有描述,除了速度极快,头上的那根彩色的羽翎说明它是头雌性妖兽,如果那羽翎是金色的,那就是雄性的了。不过这羽翎可不是摆设,而是可以刷出火球,对付它姚泽自然没什么压力。

    身形微微晃动,那些风刃就擦身而过,右手虚握,四周的灵气一阵波动,一个巨大的黑手凭空出现,直接向那大雕狠狠地抓下,同时左手微扬,一道黑线倏然晃动,一闪不见!

    大雕知道不妙,口中的叫声越发凄厉,头上的羽翎一阵晃动,六七个火球刚发射出来,那巨大的黑手一把就抓住了它的脖颈,同时那道黑线也蓦地出现,直接把它缠个结结实实。

    姚泽伸出右手,那六个火球全部都击在他的手心上,一连串的“砰砰……”声音响过,那大雕的巨目中露出拟人化的惊惧之色。

    既然准备收服这神雕,自然就要让它折服,这种强势对攻自然是直截了当。

    那大雕被缚住,连叫声也无法发出,姚泽右手一招,那大雕就漂浮在身前,心中微动,直接用兽语和它交流,“你跟着我走,肯定比你自己在这里孤苦无助要好的多,甚至百年内都有可能化形成人。”

    突然听到兽语,那大雕巨目中露出疑惑之色,不过还是传递出一道信息,“人类,你快点放开我,我主人马上就会来到,等会你肯定会死的很难看!”

    “你有主人?”

    姚泽心中一惊,“既然有主人,你来这里做什么?”

    那大雕巨目中闪过一丝讥讽,“你也害怕我的主人?我主人可是布吉岛的少岛主,他一到你就会魂飞魄散!快把本小姐放了!”

    姚泽自然没有听过什么布吉岛,只是一听这鸟还自称本小姐,忍不住乐了,右手一指,那大雕就翻转过来,“我看看你到底是公是母?”

    大雕似乎被杀了一般,凄厉的嚎叫都能传出上百里,“放开我!可恶的人类,竟敢非礼本小姐,我要杀了你!”

    姚泽自然对它的威胁不以为意,口中恶狠狠地说道:“快说你为什么到这里来,不然我管你什么小姐不小姐,把你的毛全部拔掉,让你光着屁股,所有的生灵都看得见!”

    那大雕浑身哆嗦了一下,似乎毛被拔光比被杀了还可怕,姚泽不耐起来,伸手就抓住了它的尾羽,那大雕尖叫起来,“我说,我主人马上就要来了,他让我在铁棺崖附近飞动,等有人类追时,就把他引到岚风岛上去,谁知道你速度这么快……”

    姚泽心中一愣,竟然有人想引自己过去,看来是想对付自己,只是自己到铁棺崖,只有樱雪和水君蓝知道,她们肯定不会出卖自己,会是谁呢?

    自己来到这南疆大陆,得罪过祖荒教的人,可这里是九黎族的地盘,难道是……

    姚泽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倨傲男子,心中一动,看来真的是他了!

    他右手微一用力,“你主人什么修为?多少人在一起?”

    那大雕忙尖叫起来,“我说,我说,我主人也是六级修为,旁边还有两个人类,也都是六级修为,我都说了,别拔我的羽毛……”

    话还没说完,巨眼中竟隐然有水雾出现。

    姚泽当然不会真拔它的羽毛,听到三个人都是六级修为,心中也放心不少,只要不是元婴大能,自然没什么好怕的。

    他双手连续打出法决,那大雕叫着:“放了我……”

    很快它就被层层封印住,原本近丈大小的身躯,最后竟变成一尺大小,右手一挥,那大雕就直接消失不见。

    伸手向口中扔了一粒丹药,直接盘旋凌空而坐,既然知道了有人要对付自己,自然要把那些威胁扼杀在摇篮里,对待敌人他向来是不会心慈手软的!

    时间在等待中慢慢地流逝,两个时辰以后,姚泽的眉头微微一动,不过他没有睁开眼睛,而是继续打坐调息着,既然决定要把他们一网打尽,自然要保持最充沛的战斗力。

    一柱香的时间一晃而过,远处天空急速驶来三道遁光,在姚泽身边戛然而止,光芒散去,露出三位修士,飞快地呈鼎足之势把姚泽围在中间。

    姚泽睁开眼睛,果然在里面看到一道疯狂的目光,他也没有在意,目光转向另外两位修士。

    一位身着大红衣袍的年轻修士,双手抱臂,目露玩味,似乎对三人围住一个有些胜之不武,尖锐的鹰钩鼻显示此人很是自负。

    姚泽的目光只在他身上略一逗留,就直接转向了第三位修士。

    一身黑袍笼罩全身,整个人就像黑雾一般,若隐若现,而其相貌也很奇特,面部五官虽然长得紧凑些,却与常人无异,一双耳朵却又小又圆,就像两枚铜钱贴在脸后,显得十分怪异。

    此人也有着大圆满的修为,目光却如毒蛇一般,盯着姚泽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待时机,然后发出致命一击。

    凭直觉姚泽觉得黑袍男子不好相与,不过元婴大能以下的修士,他还没有惧过谁,目光转过,慢慢地站直了身形,随意抻了抻衣衫,却没有说话。

    “小子,你不是很拽吗?今天我要把你灵魂拘出来,我也不折磨你,只让你亲眼看着我是这样炮制樱雪那个小女人的!让你亲耳听见她的哀求却无法动作!让你想自杀都做不到!”

    看着那双细长挑花眼透露出来的疯狂,姚泽根本就没正眼看他,口中却轻轻地吐出两个字,“废物!”

    “你……”

    这两个字像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扇在他的脸上,原本倨傲的面孔早已扭曲,他咬牙切齿地看着姚泽,“你还想拖延时间,准备藏在女人的后面?今天谁来也救不了你!”

    那位身着红袍的年轻修士毫不在意地摇摇头,似乎对上一个结丹期后期的修士,却用三位大圆满修士来围攻,实在是滑稽之极,如果中间站着一位元婴大能还差不多。

    为了怕这小子逃脱,那曾时拓还大费周章地在岚风岛上摆下法阵,还让自己的神雕前来引诱,实在是浪费表情。

    “小子,见到本少的神雕吗?”

    姚泽心中一动,看来这位就是大雕的主人,什么岛的少岛主了,他只是皱眉斜了他一眼,却没有理会。

    那年轻修士目中戾气大盛,显然平时就是骄纵异常,哪能容忍一个修为比他低下之人对他的无视。

    旁边那曾时拓口中发出阴测测的笑声,“延少,他就是一将死之人,拿住他拘出灵魂,想知道什么不是轻松之极?”

    “呵呵,也对,本少从来就不愿意和死人说话,小子,快点自尽吧,注意了,灵魂不要自己弄伤了,否则无法重入轮回,可怪不到本少。”

    那黑袍男子一直没有发出声音,一直像条毒蛇紧盯着姚泽,似乎在寻找着出手的良机。对此人姚泽没有大意,至于那两位,只要他愿意,完全可以瞬灭他们!

    如果那两位平时眼高于顶的修士知道姚泽心中的真实想法,肯定会气的七荤八素,此时那位红袍修士就抱臂等着姚泽自尽,旁边的曾时拓可不打算如此,上次自己的宠兽没来及释放出来,自己就莫名其妙地被大长老困住了,这次自然要找回面子。

    “延少,你和甲癸兄在旁边掠阵,我自己就把他给虐死!”

    曾时拓转身看着姚泽,目中的嫉恨像两道实质般的火焰,“小子,你这次……”

    “聒噪!”

    姚泽冷哼一声,右手在胸前虚握,四周灵气一阵波动,空中一片乌云凭空出现,那乌云一阵翻滚,竟形成一个黑色的大手。

    那曾时拓虽然狂妄自大,可那个宠兽寒冰蟾不是摆设,极品法宝会不会被损坏,自己心中也没有底,不过对付此人还用不到法宝。

    那曾时拓见他抢先出手,目中戾色一闪,“小子,不使用法宝我就会放过你吗?”

    话音未落,右手在左腕上一抹,整个海面似乎都变得阴冷下来,原本微波荡漾的海水竟开始铺上一层白霜,一只白玉般的小蟾蜍,瞪着两只血红的眼睛,瞬间就朝姚泽扑了过来。

    看来那曾时拓虽然口中对姚泽蔑视无比,行动上却无比重视,竟抢先祭出了寒冰蟾,同时一团黑色的东西直接在头顶散开,竟是一张丈许宽的黑网,直接向头顶那大手裹去。

    对这头千年寒冰蟾,姚泽也是有些头疼,双手连续挥动,两块兽皮一上一下旋转着飞出,随着他手势变幻,兽皮同时飞出一黄一黑两道光芒,直接朝寒冰蟾罩去。

    让他惊讶的是那两块兽皮刚发出光芒竟然在空中凝固住一般,和那兽皮的联系竟完全中断了,同时身前的灵气似乎也要停滞下来,自己的身体已经大受影响。

    他右手在身前一点,“砰!”

    随着一声巨响,一块玉简在身前直接爆炸开来,四周的灵气一阵剧烈的波动,很快他的身体重新感觉自如起来,再看身下的海水早就变成冰面了。

    那曾时拓脸上露出一丝得意,寒冰蟾还没有吐出精气,这小子就手忙脚乱了,他右手一挥,一道黑色的光圈似闪电般朝姚泽飞去。

    正当他心中得意之时,突然觉得头顶有异,那张黑网和自己的联系竟然开始减弱,这宝贝可是件中品法宝,攻防俱佳,平时也是自己的钟爱之物,难道这黑手有古怪?

    他心急之下,连忙催动法力,那黑网直接发出刺目的黑光,意图挣脱出来,可那黑色巨手竟如同活过来一般,反而把黑网团团包裹,任它如何挣扎也无法摆脱。

    曾时拓心中大骇,知道都是对面的小子在捣鬼,心中一急,那寒冰蟾红色的眼睛一闪,大嘴一张,“呱”的一声响起,姚泽只觉得身形一滞,四周的空间像被冻住了一般,那黑色的光圈直接击在他的右臂之上。

    :,,gegegengxin!!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