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我独仙行

第433章 惊变迭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卷四南疆风云

    第433章惊变迭起

    声音刚刚传出,两道身影就都消失不见,后面的那位应该是九黎族的那位三酋长。

    姚泽愣了一会,连忙朝洞口奔去,那位三酋长所说的救人应该是大长老受伤了,即使不救人,他也要看看那些神涎还有没有。

    刚进入洞口他就为之一振,这里竟似一个单独的小空间,里面浓郁的灵气让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前就如同一个庞大的树林,不过这些树木全是扭曲生长,而且全都没有树叶,一个个直接通向那地面。

    原来这些密密麻麻的树木竟是那棵巨树的根系,那位大长老就趴在那树根之上,生死不知。

    姚泽忙上前一步,发现大长老的脸色苍白,竟没有一丝血色,再仔细看去,心中一惊,这位大长老整个左胸被打个对穿,鲜血把整片树根都染红了。

    即使修士再强大,心脏被击碎,大罗金仙也难救,除了用那还阳草还有一些希望,可是那还阳草已经送给东方云了,看来这位大长老也命该有此一劫吧。

    他把大长老移到一旁躺好,等自己出去时再把他带出去吧,自己既然来到这里,自然要看看那毕罗融神涎还在不在。

    这些树根都交错在一起,他围着这些树根走了一圈,很快就发现一个半人高的树洞,他低头就钻了进去,一个白玉制作的小槽静静地矗立在那里,上面有一根翠绿色的树根从上面延伸下来。

    他低头看了看那玉槽,里面空空如也,不过槽底有个瓶子的痕迹,显然那里应该有个玉瓶的,现在玉瓶不见,自己竟是白忙乎一场!

    想到这里,他心中极为郁闷,看着眼前这根明显和其它都不相同的翠绿树根,看来那些神涎就是从这里滴出来的。

    他抬头顺着这树根向上望去,口中忍不住“咦”了一声。

    在这树根的上方,竟然有一截尺许长的小枝斜伸出来,让他惊讶的是那小树枝上竟然有一片青翠欲滴的树叶。

    这个空间里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树根,可树叶就这么一小片,显得那么突兀,偏偏这片树叶又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他心中一动,难道这棵神树再次发芽了?说不定里面就是那神涎!

    一时间他心中又兴奋起来,忙飞身上前,右手握住那根小枝,用力一掰。出乎他意料的是那根小枝竟然一碰就掉,接口处真的有液珠渗出。

    他心中大喜,忙伸出左腕,任那液珠滴在那黑色的催命索上面,和想象中一样,那液珠很快就消失在催命索上面。

    抑制住心中的兴奋,他心中微动,那催命索直接变成丈许。

    “这……”

    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神涎!

    看了看手里的小枝,真想把它甩的远远的,如果没有希望也就算了,可偏偏给了希望,然后又破灭了,最是让人恼火。

    他再次看了看那接口,又有新的液珠渗出,有些郁闷地摇摇头,刚准备下去,心中又是一动,右手一拍,一头三尺大小的巨蜂直接盘旋而出,双翅展开竟把树洞塞的满满的,还没有来及和他亲热,直接飞到那接口处,伸出尺许长的巨大口器,那液珠瞬间就消失不见。

    这巨蜂自然就是他的宠兽紫皇蜂后了,自从它吞食了玄银胶,醒来后就晋级五级了,本来正忙着产卵,刚才突然给他传递了很迫切的信息,似乎很想吸食这液珠。

    此时的紫皇蜂后已经显得非常庞大了,头顶巨大的复眼闪动着令人惊悚的寒光,特别是那细长的口器更令人毛骨悚然。

    一滴液珠明显不太过瘾,那口器插在接口处,随着它那巨大的腹部不停地伸缩,在姚泽目瞪口呆地注视下,原本翠绿色的那个树根竟开始慢慢地变成浅绿色,然后发黄,最后竟变成灰色,和其它树根没什么区别。

    姚泽这才惊醒过来,连忙把紫皇蜂后招了回来,如果这样吸下去,说不定会把这棵毕罗神树给吸死掉,那自己就会变成整个九黎族的敌人了。

    紫皇蜂后心满意足地伸出口器,在他身上摩擦了一会,这才回到了青魔囊。

    姚泽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小枝,此时更显得青翠欲滴。

    他拿出一个玉盒,小心地把小枝放了进去,又连续打了几个法决,这个时候心里才好受一点。虽然没有见到那毕罗融神涎,可得到这棵小树苗,紫皇蜂后貌似也有了奇遇,对其修为也是大有好处,这一趟也算有所收获。

    又围着那些树根转了一圈,确认没什么遗漏的,这才对着那位挂掉的大长老一招手,准备把他带上去。

    刚一入手,他又“咦”了一声,这位大长老好像还有些动静,难道他失去心脏还没有死去?他惊奇地看了起来,很快就发现了问题所在,不禁摇头叹息,这大长老运气也太好了。

    人类的心脏都是长在左胸膛的,所以姚泽一看到他的左胸都被打个大窟窿,肯定无救了。没想到这位大长老和一般人都不一样,心脏竟然长在右侧!

    他连忙打出一道法决,青色的光芒直接把大长老全身笼罩,很快那位大长老浑身抽搐了一下,然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入眼看到姚泽,一时间竟有些发愣,不过很快就清醒过来,脸色一变,“姚道友,那神涎……”

    姚泽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

    那大长老面色微变,身形一动,就要挣扎着坐起来。

    姚泽连忙帮助他盘膝坐正,胸口还“咕咕”地向外冒着鲜血,那大长老看来也是位狠人,竟对那伤口视而不见,往口中扔了一粒丹药,直接运转法力,勉强调息起来。

    半个时辰以后,大长老睁开双眼,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右手一挥,一件崭新的紫袍笼罩全身,只是原本微黄的脸膛已然煞白一片。

    “姚道友,这次的事不是我等可以参与的,等三酋长回来后应该有个说法。”

    姚泽摆了摆手,“弘道友不必如此,还是先上去疗伤再说吧。”

    两人出了洞口,那位三酋长果然没有回来,大长老打算送姚泽前往驿馆,他连忙拒绝了。此时这位大长老急需闭关调息,这些繁文缛节自然不必再讲究。

    大长老也知道自己的情况,自然稍微客气一番,就径直匆匆地离去了。

    姚泽站在山脚下,回头看了眼那高耸入云的圣山峰顶,不禁摇头惊叹。也不知道是哪位前辈高人,竟然冒充那水朮羽瞒过了那么多的人,如果不是那个神魔雕像,估计连那位三酋长都被骗过了。

    不过那个神魔雕像更非同一般,听那假冒水朮羽的那人提及这神魔是什么犼魔,还有了一丝神念,这些都不是自己可以想象的。

    转身就往住处赶去,那阳淳棉等人如果知道此事还不知道如何惊讶呢。

    刚绕过一座山峰,他突然停了下来,有些疑惑地左右看了看,见没什么发现,眉头略皱,直接加快速度向住处飞去。

    让他惊讶的是樱雪和那水君蓝已然在驿馆等待了,旁边的阳淳棉一直在那里相陪。

    显然阳淳棉一脸的无奈,等见到三长老进来了,他才松了口气,连忙迎了上来。两女一直在逼着他说出三长老的事,可他也是才接触三长老两次,如何知道三长老的事?

    “三长老,属下需要尽快地传送回去。”

    姚泽眉头微皱,“怎么这么急?有事?”

    那阳淳棉忙解释道:“三长老,那神涎必须在三个时辰以内才有效果,如果超过了三个时辰,就会变成清水。”

    “哦,这个啊,神涎没有了,这里出了点变故。”

    “变故!?”

    二人同时惊呼一声,樱雪虽然没有说话,也露出关心的目光。

    姚泽自然不会说什么有大能抢夺,而是轻描淡写地说取神涎时出现点故障,这次的神涎都没有了。

    水君蓝显得十分惊讶,“故障?难道是弘老头耍赖了?不对,肯定是二长老受伤,自然也需要神涎,不行,我去找他们!”

    她不容分说,拉着樱雪就向外走,其实姚泽很想问下樱雪怎么跑到南疆来了,可那位水君蓝心急火燎地样子,樱雪也有些苦笑地看着他,和水君蓝一起离开了。

    阳淳棉从原来的震惊,慢慢地变成了满脸的失望,本来星河殿近百年来第一次在三族比试中获胜,众人都兴奋莫名,回去之后肯定要受到奖励了。

    只是现在神涎没了,那些奖励肯定也跟着不见了。

    姚泽自然没有他们那么多的想法,如果不是为了想问清樱雪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早就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如果那位三酋长看到毕罗神树的根部有了变化,不知道会不会怀疑道自己头上。

    他对阳淳棉几人吩咐一声不要出门,然后转身就进了静室内。右手一拍青魔囊,房间的门上很快就趴满了紫皇蜂,然后那头巨大的紫皇蜂后就漂浮在他面前,巨大的口器晃动着,显得十分恐怖。

    这次神树之行,收获最大的反而是这个紫皇蜂后,那些液汁应该是神树体内的精华所在,被它吸食了那么多,虽然不会立刻晋级,对它产卵应该帮助极大。

    和紫皇蜂后玩耍了一会,刚要收起来,突然一道苍老的低笑声突兀地响起:“不错,竟然有头紫皇蜂后做宠兽,老夫很看好你。”

    姚泽大吃一惊,右手一挥,紫皇蜂后就消失不见,六面金色的小旗围着他急速旋转起来,头顶一颗拳头大小的圆珠洒然飘下无数的黑线,把整个房间都笼罩其中。

    这些动作做完也只不过刚过了一息,那道苍老的声音又“啧啧”赞叹起来,“不错,小子,看的出来你经常和别人厮杀,难怪敕儿不是你的对手。”

    姚泽面色凝重,“前辈,您不会是来戏弄在下的吧,还请前辈现身一见。”

    “呵呵,现身?老夫不是一直在你身后吗?”

    姚泽大惊,连忙转身,哪里有什么影子?他放出神识,很快目光盯住前方一处空地。

    “前辈,还是不要戏弄在下了,如果惊动了九黎族的人,只怕在下有口也说不清了。”

    “呵呵,小子,真有你的,神识果然和一般人不同,这么快就发现老夫了。”

    话音刚落,前方那块空地上空间一阵扭曲,慢慢地显现出一道身影。

    姚泽目光微凝,只见那身影高不过三尺,绿衣裹体,头上却戴着一顶尖尖的白色帽子,眼睛不大,鼻子很尖,颌下却留着一撮金色的山羊胡。

    这位面相奇特,脸上笑吟吟的,浑身的气息却让人颤栗,肯定是位不折不扣的大能前辈了。

    姚泽不敢怠慢,连忙收起了法宝,上前一步施礼道:“见过前辈。”

    这位前辈的气息比那位拓跋前辈还要强悍几分,自己在他面前舞弄法宝,估计连祭出的时间都没有,这位对自己应该没有敌意,否则挥手间就可以制住自己。

    只是让他有些奇怪的是,这位前辈的气息有些奇怪,似乎一会凌厉,一会又有些散乱。

    那人摸了摸山羊胡,口中微微低咳了一声,脸色瞬间变白,然后又变得潮红。

    姚泽不敢多问,那人深吸了一口气,很快那脸色又变得正常起来。

    “呵呵,小友见笑了,老夫受了重伤,所以不得不来此冒险,只是本来属于你的毕罗融神涎却被老夫拿走了,想来还是欠你个人情。”

    姚泽连忙摆手,“前辈说笑了,在下平时想孝敬您还没有门路呢,再说那些神涎还不是在下之物,谈不上人情。”

    那人目光微闪,又摸了摸山羊胡,摇了摇头,那顶尖尖的帽子一阵晃动,姚泽真担心它会掉下来。

    “小友真不错,不过如果你知道老夫是谁,也许你就不这么说了,郝连敕是老夫的弟子。”

    “啊!”

    姚泽面色一变,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前辈……”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